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周代祭祀礼仪中的”灌“礼  

2016-03-15 16:4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


《礼记·礼运》:孔子曰:“于呼哀哉!我观周道,幽厉伤之,吾舍鲁何适矣!鲁之郊禘,非礼也,周公其衰矣!杞之郊也,禹也;宋之郊也,契也。是天子之事守也。故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

 [集解]孔曰:“禘祫之礼,为序昭穆,故毁庙之主及群庙之主皆合食於太祖。灌者,酌郁鬯灌於太祖,以降神也。既灌之後,列尊卑,序昭穆。而鲁逆祀,跻僖公,乱昭穆,故不欲观之矣。”

邢疏:此章言鲁禘祭非礼之事。禘者,五年大祭之名。灌者,将祭,酌郁鬯於太祖,以降神也。既灌之後,列尊卑,序昭穆。而鲁逆祀,跻僖公,乱昭穆,故孔子曰:“禘祭自既灌己往,吾则不欲观之也。”

云“禘祫之礼,为序昭穆,故毁庙之主及群庙之主皆合食於太祖”者,郑玄曰:“鲁礼,三年丧毕,而祫於太祖。明年,春禘於群庙。自尔之後五年而再殷祭,以远主初始入祧,新死之主又当与先君相接,故礼因是而为大祭,以审序昭穆,故谓之禘。禘者,谛也,言使昭穆之次审谛而不乱也。”祫者,合也。文二年《公羊传》曰“大祫者何?合祭也。其合祭奈何?毁庙之主陈于太祖,未毁庙之主皆升合食於太祖”是也。云“灌者,酌郁鬯灌於太祖,以降神”者,《郊特牲》云:“周人尚臭,灌用鬯臭,郁合鬯,臭阴达於渊泉,灌以圭璋,用玉气也。既灌,然後迎牲,致阴气也。”郑注云:“灌,谓以圭瓒酌鬯,始献神也。”郁,郁金草,酿秬为酒,煮郁金草和之,其气芬芳调畅,故曰郁鬯。言未杀牲,先酌郁鬯酒灌地,以求神於太祖庙也。云“既灌之後,列尊卑,序昭穆”者,言既灌地降神之後,始列木主,以尊卑陈列太祖前。太祖东乡,昭南乡,穆北乡。其馀孙从王父,父曰昭,子曰穆。昭取其乡明,穆取其北面尚敬。三年一祫,五年一禘,祫所以异於禘者,毁庙之主,陈於太祖,与禘同;未毁庙之主,则各就其庙而祭也。云“而鲁逆祀,跻僖公,乱昭穆,故不欲观之”者,《春秋》“文二年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太庙,跻僖公”。《公羊传》曰:“跻者何?升也。何言乎升僖公?讥。何讥尔?逆祀也。”何休云:“升,谓西上礼。昭穆,指父子。近取法《春秋》惠公与庄公当同南面西上,隐、桓与闵、僖亦当同北面西上,继闵者在下。文公缘僖公於闵公为庶兄,置僖公於闵公上,失先後之义,故讥之。”是知当闵在僖上。今升僖先闵,故云逆祀。二公位次之逆,非昭穆乱也。此注云“乱昭穆”,及《鲁语》云“将跻僖公,宗有司曰:‘非昭穆也。’弗忌曰:‘我为宗伯,明者为昭,其次为穆,何常之有?’”如彼所言,又似闵、僖异昭穆者,位次之逆,如昭穆之乱,假昭穆以言之,非谓异昭穆也。若兄弟相代,即异昭穆,设今兄弟四人皆立为君,则祖父之庙即己从毁,知其理必不然,故先儒无作此说。以此逆祀失礼,故孔子不欲观之也。

[唐以前古注]皇疏:此章明鲁祭失礼也。

禘者,大祭名也。周礼四时祭,名春曰祠,夏曰礿,秋曰尝,冬曰蒸。又四时之外,五年之中,别作二大祭,一名禘,一名衿。而先儒论之不同,今不具说,且依注梗概而谈也。谓为禘者谛也,谓审谛昭穆也。灌者献也,酌郁鬯酒献尸,灌地以求神也。礼,禘必以毁庙之主陈在太祖庙,未毁庙之主亦升于太祖庙,序谛昭穆而后共合食堂上。未陈列主之前,王与祝入太祖庙室中,以酒献尸,尸以祭灌于地以求神,求神竟而出堂,列定昭穆,备成祭礼。时鲁家逆祀,尸主飜次,当于灌时,未列昭穆,犹有可观,既灌以后,逆列已定,故孔子云不欲观也。往,犹后也。不言衿唯云禘者,随尔时所见也。

列诸主在太祖庙堂,太祖之主在西壁东向,太祖之子为昭,在太祖之东而南向;太祖之孙为穆,对太祖之子而北向,以次东陈在北者曰昭,在南者曰穆,所谓父昭子穆也。昭者,明也,尊父故曰明也;穆,敬也,子宜敬于父也。

孔及先儒义云:禘、衿礼同,皆取毁庙之主及未毁庙之主,并升列昭穆,在太祖庙堂也。

郁鬯,煮郁金之草取汁,酿黒秬一柸二米者为酒,酒成则气芬芳调畅,故呼为鬯,亦曰秬鬯也。若又捣郁金取汁,和莎泲于此,畅则呼为郁鬯。但先儒旧论灌法不同,一云:于太祖室里龛前东向,束白茅置地上,而持鬯酒灌白茅上,使酒味渗入渊泉以求神也,而郑康成不正的道灌地,或云灌尸,或云灌神,故郊特牲云“周人尚臭,灌用鬯臭,郁合鬯臭,阴达于渊泉,灌以珪璋,用玉气也,既灌然后迎牲,致阴气也”,郑注云:灌,谓以圭瓒酌;畅,始献神也。又祭统云:“君执圭瓒灌尸,太宗执璋瓒亚灌。”郑注云:“天子诸侯之祭礼先有灌尸之事,及后迎牲。”案郑二注或神或尸,故解者或云灌神是灌地之礼,灌尸是灌人之礼,而郑注尚书大传则云,灌是献尸,尸乃得献,乃祭酒以灌地也。

谓灌竟尸出堂时也。

跻,升也。僖公、闵公倶是庄公之子。僖庶子而年长,闵嫡而幼,庄公薨而立闵公为君,则僖为臣事闵,闵薨而僖立为君,僖后虽为君,而昔是经闵臣。至僖薨,列主应在闵下,而鲁之宗人夏父弗忌佞僖公之子文公,云“吾闻新鬼大故鬼小”,故升僖于闵上,而逆祀乱昭穆,故孔子不欲观之也。

[朱子集注]赵伯循曰:“禘,王者之大祭也。王者既立始祖之庙,又推始祖所自出之帝,祀之于始祖之庙,而以始祖配之也。成王以周公有大勋劳,赐鲁重祭。故得禘于周公之庙,以文王为所出之帝,而周公配之,然非礼矣。”灌者,方祭之始,用郁鬯之酒灌地,以降神也。鲁之君臣,当此之时,诚意未散,犹有可观,自此以后,则浸以懈怠而无足观矣。盖鲁祭非礼,孔子本不欲观,至此而失礼之中又失礼焉,故发此叹也。谢氏曰:“夫子尝曰:‘我欲观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征也;我欲观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征也。’又曰:‘我观周道,幽厉伤之,吾舍鲁何适矣。鲁之郊禘非礼也,周公其衰矣!’考之杞宋已如彼,考之当今又如此,孔子所以深叹也。”

褅——关于“禘”之说,纷繁复杂,从汉代以来,就解释纷繁,难于一是。主要有三种说法:一曰序昭穆,如《集解》引孔安国云“禘祫之礼,为序昭穆,故毁庙之主及群庙之主皆合食於太祖”,或云“禘者,谛也,言使昭穆之次审谛而不乱也”(邢疏引郑玄注);一曰与族源有关的君王祭祀大典,与郊祭有关,《国语?鲁语上》所谓“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礼·大传》所谓“礼,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三曰时祭,时祭之一也,如《礼记?王制》云“天子诸侯宗庙之祭,春曰礿,夏曰禘,秋曰尝,冬曰蒸”,或如据《春秋繁露?四祭》 “四祭者,因四时所生孰而祭其先父母也。故春曰祠,夏曰礿,秋曰尝,冬曰蒸”之说,以为时祭并无禘祭。

愚以为禘祭应该是与族源有关的祭祀。鲁用王者之祀,以周公也。

同时,在与孔子有关的文献中,还出现了“郊祀、褅尝”(《中庸》:“明乎郊祀之礼,褅尝之义,治国其如视诸掌乎?”)、“郊社、尝褅”(《仲尼燕居》:子曰:“郊社之义,所以仁鬼神也。尝褅之礼,所以仁昭穆也。”又曰:“明乎郊社之义,尝褅之礼,治国其如指诸掌而已乎?”)两组概念,确实比较复杂,参见下章。

灌——祼之假借。惠士奇《礼说》:“献之属莫重于祼”(见程树德《论语集释》)。《书洛诰》:“王入太室祼。”以尸受酒为祼乎?或云灌地达阴,周人贵阴也;或云“以圭瓚酌鬱鬯之酒以獻尸,尸受祭而灌於地,因奠不飮謂之祼”。看来这里的“灌”就是祼的假借,是指重大祭祀开始时,降神的重要仪节。

尸”有数义,古礼以死者之子孙肖之者代为受祭礼者亦名为“尸”。死屍之“屍”今简化而与尸混矣。

往——犹后也。

那么,孔子到底对什么不满呢?据《礼记·礼运》记载:“鲁之郊禘,非礼也,周公其衰矣!杞之郊也,禹也;宋之郊也,契也。是天子之事守也。故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以及《国语》的记载,禘祭是关于族祖以及族神与“天”的重要祭祀,而鲁国因周公用王者之祀,但禘祭则不然,禘祭乃是与族源有关的君王祭祀大典,跻周公一系而用禘祭,既不能上溯以至“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那么“祼”后的各种礼仪,就不可能恰当,完全违背了禘祭的意思,所以“吾不欲观之矣”。或说是关于僖公、闵公兄弟的昭穆之序排列不对,是为逆祀。

这里到底是仪节有问题,还是本身就不该行禘祭呢?看来比较难于坐实。总的说来,从“祼”之后,就是仪式刚刚开始,即“不欲观之”,恐怕不是简单的顺序问题,其批评恐怕是指向禘祭本身吧。

度  禘是与“帝”有关的祭祀。“帝”字本身的字源学问题分歧很大,有说与斗极有关,有说与“蒂”相关。不过我认为,这个帝字恐怕与天文学相关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华夏天文学当中的“天官”概念起源相当古老,而神性祖先的处所所在即在斗极帝座。参考班大为《中国上古史实揭秘》与冯时《中国天文考古学》。

禘祭本身,与族源问题和神裔观念密切相关,是神裔时代的最大的祭祀和宗教。在神裔向超越神裔族群过渡时代,禘祭逐渐转化为君国问题。太庙和社稷成为王莽之后帝国的主要祭祀。

许倬云在《神祗与祖先》[1]一文中提出一种解释:

郊禘祭祀神祗,在郊外的“圜丘”举行,有巫觋为媒介,礼器用玉;祖宗祭祀祖灵,在宗庙举行,有子孙为媒介,礼器有日常用(品)转化。……商人的先王先妣祀典,是祖灵信仰的极致,周人又一次兼采神祗与祖灵信仰,合并为郊禘祖宗的大祭系统。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