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唱论---燕南芝庵(元代)  

2015-03-29 08:33:48|  分类: 国学一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戏曲音乐论著。元代燕南芝庵著。作者真实姓名不可考。全文1800余字,分27条,扼要地论述了唱曲要领。从对声音、唱字的要求到艺术表现,以及十七宫调的基本情调,乐曲的地方特色,审美要求等均有涉及,并有不少精辟之见。对后世戏曲声乐艺术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由于文字过于简略,多用当时的方言和术语,后人尚难以作出准确的理解。

简介折叠编辑本段

古典戏曲音乐论著。作者燕南芝庵,其真实姓名及生平均不可考。元至正元年(1341)以前人。《唱论》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声乐论著,它总结了前人歌唱艺术的实践经验,为研究中国宋元声乐艺术,提供了重要的历史资料。全书1800余字,分27条,扼要地论述了唱曲要领。从对声音、唱字的要求,到艺术表现,以及十七宫调的基本情调,乐曲的地方特色,审美要求及对歌者的评论等都有涉及,并有不少精辟之见。如对声音的要求:“声要圆熟,腔要彻满”,避免散、焦、乾、冽等毛病。演唱必须注意雄壮而不可“村沙”,轻巧而不可“闲贱”。还要掌握抑扬顿挫,推题宛转等技法,并忌“字样讹、文理差”的弊病。这些论述,对后世戏曲声乐艺术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由于文字过于简略,并多用当时的方言和名词术语,不易为后人完全理解。

《唱论》有元至正刻本,附刊于元人杨朝英所编《乐府新编阳春白雪》卷首,后元人陶宗仪所著《辍耕录》、明人朱权《太和正音谱·词林须知》、明臧懋循所编<元曲选>、近人任讷辑<新曲苑>等书,均有收录或节录。1957年收入傅惜华校辑的《古典戏曲声乐论著丛编》,1959年收入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的<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

作者及成书年代折叠编辑本段

《唱论》的现存最早版本是附刻于元人杨朝英所编散曲选集《阳春白雪》卷首的本子,题“燕南芝庵先生撰”。论者多以为“燕南”为作者里籍,“芝庵”系作者别号,很对。《阳春白雪》“选中古今姓氏”表中所列第十七人为“芝庵”,应与《唱论》作者为同一人。看来他还是一位具有实践经验的散曲作者。细按此表人物次序,虽非严格依年代排列,但还是可以看出其中大致有着前后辈分的区别。芝庵位在金末第一代散曲作家之后,被置于第二代的徐琰、卢挚、胡紫山等之间,表明他也是元初人。又,杨朝英敬称之“先生”,而自谦为“后学”(注:见《阳春白雪》元刊十卷本与明抄六卷本卷一题署。);周德清《中原音韵》数引《唱论》称“前辈曰”或“古人曰”(注:《中原音韵》中有多处引用《唱论》,如《正语作词起例》的“乐府335章”后有“凡作乐府,古人云:‘有文章曰乐府’。”又《作词十法》中有“前辈云:‘街市小令唱尖新茜意’、‘成文章曰乐府’是也”。),将芝庵与关汉卿白朴等“诸公”、“先贤”同而视之,是知芝庵必为杨、周父师一辈,可能与关、白同时。他在周书编写的泰定年(1324)已经作古,不可能如某些人所想象的能活到元末至正间,这一点应是可以肯定的。

元初人王恽《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卷九有《赠僧芝庵》诗一篇,记述了他们在“西溪”席上认识以及芝庵后来的行迹。有人说此僧芝庵即燕南芝庵。由其“南游梁园东入鲁”的行踪看,倒是与《唱论》“凡唱曲有地所”提及的“东平唱【木兰花慢】”、“南京唱【生查子】”的情况相合。“西溪”为王博文(1223~1288)之号,曾官河东山西道提弄按察使大名路总管、礼部尚书等,与白朴、卢挚、胡紫山等皆有交。与前述资料相参,这位与王恽、王博文同时,由吏员出身的名僧或即《唱论》作者。

关于《唱论》的成书年代,学术界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般认为产生于元末至正之前。有人说,《唱论》与《中原音韵》中共有的有关十七宫调的记载“究竟孰先孰后,论者所见不一,或许是两人分别记录了已为作曲家所遵循的一种通行的艺术准则。”(注:叶长海《中国戏剧学史稿》63页。)但也有人认为该书“是在元曲盛行之前(尤其是在元杂剧盛行之前)出现的。(注:孙玄龄《元散曲的音乐》上册164页。)”这个问题关系到对该书内容性质的理解,故有必要进行深入研讨。《唱论》成书的时间下限肯定不迟于泰定元年(1324),早于周德清《中原音韵》则是不争的事实。这是因为周书自序已明确提及刊载《唱论》的《阳春白雪》,并对选中所收杨朝英的三支曲子进行了点名批评(注:《中原音韵序》:“有《阳春白雪》集【德胜令】‘花影压重檐’……有同集【殿前欢】二段俱八句……。”《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一册《中原音韵》校勘记【四】说:“此《阳春白雪集》非杨朝英所编的《乐府新编阳春白雪》。”失考。周氏所说正是杨氏选编之书。杨书通行的元刊十卷本确实不载被周氏点名的二调,但却见于该书的残元刊二卷本及近年新发现的明抄六卷本。校记之误当为仅见十卷本而未查他本所致。),表明《唱论》不仅在周书之前且为周氏所见。因此,二书中有关十七宫调的相同文字,只能是周氏抄引芝庵,而不会是“分别记录”,更绝不可能是芝庵转抄周书。此外,为杨朝英《阳春白雪》作序的贯云石卒泰定元年,杨书编定必在此前,而为所载录的《唱论》的成书时间当然更要提前。

从《唱论》所记十七宫调多于元曲用调,以及书中提到的人物最晚者如金章宗、邓千江、吴彦高等为金末人的情况看,似乎“是在元曲盛行之前”的金代成书,但有不少迹象表明,该书写定的最早时限不超出元世祖至元十二年(1275)。主要线索是“燕南”这个地名。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行政区划名,前人鲜见以此标属里籍者,这里应为元代肃政廉访司“燕南河北道”的简称。此道设于元初至元十二年(注:见《元史·百官志二》。),原本为特置的监察区划名,后来固定下来,被人们接受,就与行政区划名一样,具有了标记里籍的功能。《唱论》记述唱曲地所还提到一些地名,也表明是元代产物。其中“陕西”,当指元代的陕西行省。金代无此地名,宋代一般称“关西五路”或“陕西五路”(注:见《水浒传》二回及《东京梦华录》卷六《收灯都人出城探春》。);“南京”即开封,宋代一般称汴京或东京,为金朝所改,元朝虽又改回称汴京,但民间习惯仍称南京(注:关汉卿《救风尘》三折正旦白:“你在南京时,人说你周舍名字……”孙仲章《勘头巾》一折丑与正末自报家门皆为“祖居南京人氏。”两剧中的南京均指汴梁。);“大名”在宋代称北京,元代划为大名路。这些地名若视为金元旧称,或此有彼无,或杂乱无章,只有依元代称谓理解才显得清楚一致。

显示《唱论》写作年代的另一条线索是“歌之所忌”中提出的“南人不曲,北人不歌”之说,朱权《太和正音谱》卷上《词林须知》录本多出“北音为曲,南音为歌”两句,似是为解释此条所增,也可能是根据了《唱论》的另一版本。即使撇开《太和正音谱》本异文的参照,对这两句话除了解释为南人不宜唱北曲,北人也不适于唱南曲之外,似不存在其他理解的可能。南歌北曲的字面分别应当是宋金市井俗曲的实际情况,如吴曾《能改斋漫录》卷一中就有“北曲子”之说。到后来元明曲牌名称已无此严格区别。北曲牌调既有一些称“歌”者,如【醉高歌】、【尧民歌】、【采茶歌】、【大德歌】、【太清歌】等;南曲中也偶有称“曲”的牌子,如【桃红曲】、【金风曲】(集曲);同时还有【金娥神曲】等个别曲调为南北皆有。这大约是南北交流所产生的局部混合现象。而就南北曲的主流或基本状况着眼,得出“北音为曲,南音为歌”的直觉印象也并非无因。根据《唱论》“南人不曲,北人不歌”的主张,可以判断该书著成于南曲已流入北地,开始与北曲混合演唱的尝试时期;既不能晚于沈和创制的南北合腔获得社会公认之后,也不应早于南北统一南曲传入北方,开始与北曲发生交流之前。理论家所反对和禁止的,必是现实中发生着的。芝庵没必要去禁止实际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综合上述材料,参照作者生平,可以断定《唱论》成书上不出1275年,下不逾1324年,极可能写于1300年前后,相当于元成宗大德年间。这段时间恰是元曲的昌盛繁荣期,而不是什么“元曲盛行之前”。这是我们理解和评价芝庵《唱论》的背景与前提。

内容折叠编辑本段

窃闻古之善唱者三人:韩秦娥、沈古之、石存符。

帝王知音律者五人:唐玄宗、后唐庄宗、南唐李后主、宋徽宗、金章宗。

三教所唱,各有所尚:道家唱情,僧家唱性,儒家唱理。

大忌郑卫之淫声。续雅乐之后,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以其近之也。又云:取来歌里唱,胜向笛中吹。

近出所谓大乐:苏小小《蝶恋花》、邓千江《望海潮》、苏东坡《念奴娇》、辛稼轩《摸鱼子》、晏叔原《鹧鸪天》、柳耆卿《雨霖铃》、吴彦高《春草碧》、朱淑真《生查子》、蔡伯坚《石州慢》、张子野《天仙子》也。

歌之格调:抑扬顿挫,顶叠垛换,萦纡牵结,敦拖呜咽,推题丸转,捶欠遏透。

歌之节奏:停声,待拍,偷吹,拽棒,字真,句笃,依腔,贴调。

凡歌一声,声有四节:起末,过度,揾簪,攧落。

凡歌一句,声韵有一声平,一声背,一声圆。声要圆熟,腔要彻满。

凡一曲中,各有其声:变声,敦声,杌声,啀声,困声,三过声;有偷气,取气,换气,歇气,就气;爱者有一口气。

歌声变件,有:慢,滚,序,引,三台,破子,遍子,攧落,实催,全篇。尾声,有:赚煞,随煞,隔煞,羯煞,本调煞,拐子煞,三煞,七煞。

成文章曰“乐府”,有尾声名“套数”,时行小令唤“叶儿”。套数当有乐府气味,乐府不可似套数。街市小令,唱尖歌倩意。

凡唱曲之门户,有:小唱,寸唱,慢唱,坛唱,步虚,道情,撒炼,带烦,瓢叫。

凡唱曲所唱题目,有曲情,铁骑,故事,采莲,击壤,叩角,结席,添寿;有宫词,禾词,花词,汤词,酒词,灯词;有江景,雪景,夏景,冬景,秋景,春景;有凯歌,棹歌,渔歌,挽歌,楚歌,杵歌。

歌之所:桃花扇,竹叶樽,柳枝词,桃叶怨,尧民鼓腹,壮士击节,牛僮马仆,闾阎女子,天涯游客,洞里仙人,闺中怨女,江边商妇,场上少年,阛阓优伶,华屋兰堂,衣冠文会,小楼狭阁,月馆风亭,雨窗雪屋,柳外花前。

大凡声音,各应于律吕,分于六宫十一调,共计十七宫调:

仙吕调唱,清新绵邈。

南吕宫唱,感叹伤悲。

中吕宫唱,高下闪赚。

黄钟宫唱,富贵缠绵。

正宫唱,惆怅雄壮。

道宫唱,飘逸清幽。

大石唱,风流酝藉。

小石唱,旖旎妩媚。

高平唱,条物滉漾。

般涉唱,拾掇坑堑。

歇指唱,急并虚歇。

商角唱,悲伤宛转。

双调唱,健捷激袅。

商调唱,凄怆怨慕。

角调唱,呜咽悠扬。

宫调唱,典雅沉重。

越调唱,陶写冷笑。

有子母调,有姑舅兄弟,有字多声少,有声多字少,所谓一串骊珠也。比如仙吕《点绛唇》、大石《青杏儿》、人唤作杀唱的刽子。

有爱唱的。有学唱的。有能唱的。有会唱的。有高不揭,低不咽。有排字儿,打截儿,放褃儿,唱意儿。有明褃儿,暗褃儿,长褃儿,短褃儿,醉褃儿。

一曲入数调者,如:《啄木儿》、《女冠子》、《抛毬乐》、《斗鹌鹑》、《黄莺儿》、《金盏儿》类也。

凡唱曲有地所。东平唱《木兰花慢》,大名唱《摸鱼子》,南京唱《生查子》,彰德唱《木斛沙》,陕西唱《阳关三叠》、《黑漆弩》。

凡歌之所忌:子弟不唱作家歌,浪子不唱及时曲;男不唱艳词,女不唱雄曲;南人不曲,北人不歌。

凡人声音不等,各有所长。有川嗓,有堂声,背合破箫管。有唱得雄壮的,失之村沙。唱得蕴拭的,失之乜斜。唱得轻巧的,失之闲贱。唱得本分的,失之老实。唱得用意的,失之穿凿。唱得打搯的,失之本调。

凡歌节病,有唱得困的,灰的,涎的,叫的,大的。有乐官声,撒钱声,拽锯声,猫叫声。不入耳,不着人,不撒腔,不入调,工夫少,遍数少,步力少,官场少,字样讹,文理差,无丛林,无传授。嗓拗。劣调。落架。漏气。

有唱声病:散散,焦焦;乾乾,冽冽;哑哑,嗄嗄;尖尖,低低;雌雌,雄雄;短短,憨憨;浊浊,赸赸。有:格嗓,囊鼻,摇头,歪口,合眼,张口,撮唇,撇口,昂头,咳嗽。

凡添字节病:则他,兀那,是他家,俺子道,我不见,兀的,不呢。一条了,唇撒了;一片了,团圞了;破孩了;茄子了。

先唱的金门社,押班的舞对[石沈]。

词山曲海,千生万熟。三千小令,四十大曲。

意义折叠编辑本段

《唱论》是元人研究元曲的第一本专著,主要针对曲乐声腔,论及金元时期流行歌曲的品种、名目、结构、宫调以及流传地域和歌唱技术等一系列问题。全书虽不足三千字,但内容颇为驳杂。由于其用语简奥,且多为专业行话,又采用了漫谈式、提纲式的语录体著述方式,再加之著者芝庵的生平年月不明,故造成许多难题不易索解。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