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大方广佛华严经八十卷(第三十六卷~第四十卷)(36-38)  

2014-09-22 08:08:40|  分类: 汉传佛教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六卷

 

 

十地品第二十六之三

    佛子闻此广大行,可乐深妙殊胜法,心皆勇悦大欢喜,普散众华供养佛。

    演说如是妙法时,大地海水皆震动,一切天女咸欢喜,悉吐妙音同赞叹。

    自在天王大欣庆,雨摩尼宝供养佛,赞言佛为我出兴,演说第一功德行。

    如是智者诸地义,于百千劫甚难得,我今忽然而得闻,菩萨胜行妙法音。

    愿更演说聪慧者,后地决定无余道,利益一切诸天人,此诸佛子皆乐闻!

    勇猛大心解脱月,请金刚藏言佛子,从此转入第四地,所有行相愿宣说!

   尔时,金刚藏菩萨告解脱月菩萨言:“佛子,菩萨摩诃萨第三地善清净已,欲入第四焰慧地,当修行十法明门。何等为十?所谓观察众生界、观察法界、观察世界、观察虚空界、观察识界、观察欲界、观察色界、观察无色界、观察广心信解界、观察大心信解界。菩萨以此十法明门,得入第四焰慧地。

   “佛子,菩萨住此焰慧地,则能以十种智成熟法故,得彼内法,生如来家。何等为十?所谓:深心不退故;于三宝中生净信,毕竟不坏故;观诸行生灭故;观诸法自性无生故;观世间成坏故;观因业有生故;观生死涅槃故;观众生国土业故;观前际后际故;观无所有尽故。是为十。佛子,菩萨住此第四地,观内身循身观,勤勇念知,除世间贪忧;观外身循身观,勤勇念知,除世间贪忧;观内外身循身观,勤勇念知,除世间贪忧;如是,观内受、外受、内外受循受观,观内心、外心、内外心循心观,观内法、外法、内外法循法观,勤勇念知,除世间贪忧。复次,此菩萨未生诸恶不善法为不生故,欲生勤精进发心正断;已生诸恶不善法为断故,欲生勤精进发心正断;未生诸善法为生故,欲生勤精进发心正行;已生诸善法为住不失故,修令增广故,欲生勤精进发心正行。复次,此菩萨修行欲定断行,成就神足,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修行精进定、心定、观定断行,成就神足,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复次,此菩萨修行信根,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修行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复次,此菩萨修行信力,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修行精进力、念力、定力、慧力,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复次,此菩萨修行念觉分,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修行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复次,此菩萨修行正见,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修行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依止厌,依止离,依止灭,回向于舍。菩萨修行如是功德,为不舍一切众生故,本愿所持故,大悲为首故,大慈成就故,思念一切智智故,成就庄严佛土故,成就如来力、无所畏、不共佛法、相好音声悉具足故,求于上上殊胜道故,随顺所闻甚深佛解脱故,思惟大智善巧方便故。

   “佛子,菩萨住此焰慧地,所有身见为首,我、人、众生、寿命、蕴、界、处所起执著,出没思惟;观察治故,我所故,财物故,著处故,于如是等一切皆离。此菩萨若见业是如来所诃、烦恼所染,皆悉舍离;若见业是顺菩萨道、如来所赞,皆悉修行。

   “佛子,此菩萨随所起方便慧,修习于道及助道分,如是而得润泽心、柔软心、调顺心、利益安乐心、无杂染心、求上上胜法心、求殊胜智慧心、救一切世间心、恭敬尊德无违教命心、随所闻法皆善修行心。此菩萨知恩、知报恩,心极和善,同住安乐,质直柔软,无稠林行,无有我慢,善受教诲,得说者意。此菩萨如是忍成就,如是调柔成就,如是寂灭成就,如是忍、调柔、寂灭成就;净治后地业,作意修行时,得不休息精进、不杂染精进、不退转精进、广大精进、无边精进、炽然精进、无等等精进、无能坏精进、成熟一切众生精进、善分别道非道精进。是菩萨心界清净,深心不失,悟解明利,善根增长,离世垢浊,断诸疑惑,明断具足,喜乐充满,佛亲护念,无量志乐皆悉成就。

   “佛子,菩萨住此焰慧地,以愿力故,得见多佛。所谓:见多百佛,见多千佛,见多百千佛,乃至见多百千亿那由他佛。皆恭敬尊重,承事供养,衣服、卧具、饮食、汤药,一切资生悉以奉施,亦以供养一切众僧,以此善根皆悉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彼佛所,恭敬听法,闻已受持,具足修行。复于彼诸佛法中出家修道,又更修治深心信解,经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令诸善根转复明净。佛子,譬如金师炼治真金作庄严具,余所有金皆不能及;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住于此地所有善根,下地善根所不能及。如摩尼宝清净光轮能放光明,非诸余宝之所能及,风雨等缘悉不能坏;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住于此地,下地菩萨所不能及,众魔烦恼悉不能坏。此菩萨于四摄中,同事偏多;十波罗蜜中,精进偏多;余非不修,但随力随分。

   “佛子,是名略说菩萨摩诃萨第四焰慧地。菩萨住此地,多作须夜摩天王,以善方便能除众生身见等惑,令住正见。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如是一切诸所作业,皆不离念佛,不离念法,不离念僧,乃至不离念具足一切种、一切智智。复作是念:‘我当于一切众生中为首、为胜、为殊胜、为妙、为微妙、为上、为无上,乃至为一切智智依止者。’是菩萨若发勤精进,于一念顷,得入亿数三昧,得见亿数佛,得知亿数佛神力,能动亿数世界,乃至能示现亿数身,一一身亿数菩萨以为眷属;若以菩萨殊胜愿力自在示现,过于此数,百劫、千劫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不能数知。”

   尔时,金刚藏菩萨欲重宣其义而说颂言:

   “菩萨已净第三地,次观众生世法界,空界识界及三界,心解悉了能趣入。

    始登焰地增势力,生如来家永不退,于佛法僧信不坏,观法无常无有起。

    观世成坏业有生,生死涅槃刹等业,观前后际亦观尽,如是修行生佛家。

    得是法已增慈愍,转更勤修四念处,身受心法内外观,世间贪爱皆除遣。

    菩萨修治四勤行,恶法除灭善增长,神足根力悉善修,七觉八道亦如是。

    为度众生修彼行,本愿所护慈悲首,求一切智及佛土,亦念如来十种力,

    四无所畏不共法,殊特相好深美音;亦求妙道解脱处,及大方便修行彼。

    身见为首六十二,我及我所无量种,蕴界处等诸取著,此四地中一切离。

    如来所诃烦恼行,以无义利皆除断;智者修行清净业,为度众生无不作。

    菩萨勤修不懈怠,即得十心皆具足,专求佛道无厌倦,志期受职度众生。

    恭敬尊德修行法,知恩易诲无愠暴,舍慢离谄心调柔,转更精勤不退转。

    菩萨住此焰慧地,其心清净永不失,悟解决定善增长,疑网垢浊悉皆离。

    此地菩萨人中胜,供那由他无量佛,听闻正法亦出家,不可沮坏如真金。

    菩萨住此具功德,以智方便修行道,不为众魔心退转,譬如妙宝无能坏。

    住此多作焰天王,于法自在众所尊,普化群生除恶见,专求佛智修善业。

    菩萨勤加精进力,获三昧等皆亿数;若以愿智力所为,过于此数无能知。

    如是菩萨第四地,所行清净微妙道,功德义智共相应,我为佛子已宣说。”

  

    菩萨闻此胜地行,于法解悟心欢喜,空中雨华赞叹言:善哉大士金刚藏!

    自在天王与天众,闻法踊跃住虚空,普放种种妙光云,供养如来喜充遍。

    天诸婇女奏天乐,亦以言辞歌赞佛,悉以菩萨威神故,于彼声中发是言:

    佛愿久远今乃满,佛道久远今乃得,释迦文佛至天宫,利天人者久乃见。

    大海久远今始动,佛光久远今乃放,众生久远始安乐,大悲音声久乃闻。

    功德彼岸皆已到,憍慢黑暗皆已灭,最极清净如虚空,不染世法犹莲华。

    大牟尼尊现于世,譬如须弥出巨海,供养能尽一切苦,供养必得诸佛智;

    此应供处供无等,是故欢心供养佛。

    如是无量诸天女,发此言辞称赞已,一切恭敬喜充满,瞻仰如来默然住。

    是时大士解脱月,复请无畏金刚藏:第五地中诸行相,唯愿佛子为宣说!

   尔时,金刚藏菩萨告解脱月菩萨言:“佛子,菩萨摩诃萨第四地所行道善圆满已,欲入第五难胜地,当以十种平等清净心趣入。何等为十?所谓:于过去佛法平等清净心、未来佛法平等清净心、现在佛法平等清净心、戒平等清净心、心平等清净心、除见疑悔平等清净心、道非道智平等清净心、修行智见平等清净心、于一切菩提分法上上观察平等清净心、教化一切众生平等清净心。菩萨摩诃萨以此十种平等清净心,得入菩萨第五地。

   “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第五地已,以善修菩提分法故,善净深心故,复转求上胜道故,随顺真如故,愿力所持故,于一切众生慈愍不舍故,积集福智助道故,精勤修习不息故,出生善巧方便故,观察照明上上地故,受如来护念故,念智力所持故,得不退转心。

   “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如实知此是苦圣谛、此是苦集圣谛、此是苦灭圣谛、此是苦灭道圣谛,善知俗谛,善知第一义谛,善知相谛,善知差别谛,善知成立谛,善知事谛,善知生谛,善知尽无生谛,善知入道智谛,善知一切菩萨地次第成就谛,乃至善知如来智成就谛。此菩萨随众生心乐令欢喜故,知俗谛;通达一实相故,知第一义谛;觉法自相、共相故,知相谛;了诸法分位差别故,知差别谛;善分别蕴、界、处故,知成立谛;觉身心苦恼故,知事谛;觉诸趣生相续故,知生谛;一切热恼毕竟灭故,知尽无生智谛;出生无二故,知入道智谛;正觉一切行相故,善知一切菩萨地次第相续成就,乃至如来智成就谛。以信解智力知,非以究竟智力知。

   “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得如是诸谛智已,如实知一切有为法虚妄、诈伪、诳惑愚夫。菩萨尔时,于诸众生转增大悲,生大慈光明。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得如是智力,不舍一切众生,常求佛智,如实观一切有为行前际、后际。知从前际无明、有、爱,故生生死流转,于诸蕴宅不能动出,增长苦聚;无我、无寿者、无养育者、无更数取后趣身者,离我、我所。如前际,后际亦如是,皆无所有。虚妄、贪著,断尽出离;若有若无,皆如实知。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复作是念:‘此诸凡夫愚痴无智,甚为可愍。有无数身已灭、今灭、当灭,如是尽灭,不能于身而生厌想,转更增长机关苦事,随生死流不能还返,于诸蕴宅不求出离,不知忧畏四大毒蛇,不能拔出诸慢见箭,不能息灭贪、恚、痴火,不能破坏无明黑暗,不能干竭爱欲大海,不求十力大圣导师;入魔意稠林,于生死海中,为觉观波涛之所漂溺。’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复作是念:‘此诸众生受如是苦,孤穷困迫,无救无依,无洲无舍,无导无目,无明覆翳,黑暗缠裹。我今为彼一切众生,修行福智助道之法,独一发心,不求伴侣;以是功德,令诸众生毕竟清净,乃至获得如来十力、无碍智慧。’佛子,此菩萨摩诃萨以如是智慧观察所修善根,皆为救护一切众生,利益一切众生,安乐一切众生,哀愍一切众生,成就一切众生,解脱一切众生,摄受一切众生;令一切众生离诸苦恼,令一切众生普得清净,令一切众生悉皆调伏,令一切众生入般涅槃。

   “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第五难胜地,名为念者,不忘诸法故;名为智者,能善决了故;名为有趣者,知经意趣,次第连合故;名为惭愧者,自护、护他故;名为坚固者,不舍戒行故;名为觉者,能观是处、非处故;名为随智者,不随于他故;名为随慧者,善知义、非义句差别故;名为神通者,善修禅定故;名为方便善巧者,能随世行故;名为无厌足者,善集福德故;名为不休息者,常求智慧故;名为不疲倦者,集大慈悲故;名为为他勤修者,欲令一切众生入涅槃故;名为勤求不懈者,求如来力、无畏、不共法故;名为发意能行者,成就庄严佛土故;名为勤修种种善业者,能具足相好故;名为常勤修习者,求庄严佛身、语、意故;名为大尊重恭敬法者,于一切菩萨法师处如教而行故;名为心无障碍者,以大方便常行世间故;名为日夜远离余心者,常乐教化一切众生故。

   “佛子,菩萨摩诃萨如是勤修行时,以布施教化众生,以爱语、利行、同事教化众生,示现色身教化众生,演说诸法教化众生,开示菩萨行教化众生,显示如来大威力教化众生,示生死过患教化众生,称赞如来智慧利益教化众生,现大神通力教化众生,以种种方便行教化众生。佛子,此菩萨摩诃萨能如是勤方便教化众生,心恒相续,趣佛智慧;所作善根,无有退转,常勤修学殊胜行法。

   “佛子,此菩萨摩诃萨为利益众生故,世间技艺靡不该习。所谓:文字、算数、图书、印玺;地、水、火、风,种种诸论,咸所通达;又善方药,疗治诸病──颠狂、干消、鬼魅、蛊毒,悉能除断;文笔、赞咏、歌舞、妓乐、戏笑、谈说,悉善其事;国城、村邑、宫宅、园苑、泉流、陂池、草树、花药,凡所布列,咸得其宜;金银、摩尼、真珠、琉璃、螺贝、璧玉、珊瑚等藏,悉知其处,出以示人;日月星宿、鸟鸣地震、夜梦吉凶,身相休咎,咸善观察,一无错谬;持戒入禅,神通无量,四无色等及余一切世间之事,但于众生不为损恼,为利益故咸悉开示,渐令安住无上佛法。

   “佛子,菩萨住是难胜地,以愿力故,得见多佛。所谓:见多百佛,见多千佛,见多百千佛,乃至见多百千亿那由他佛。悉恭敬尊重,承事供养,衣服、饮食、卧具、汤药,一切资生悉以奉施,亦以供养一切众僧,以此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诸佛所,恭敬听法,闻已受持,随力修行。复于彼诸佛法中而得出家;既出家已,又更闻法,得陀罗尼,为闻持法师。住此地中,经于百劫,经于千劫,乃至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所有善根转更明净。佛子,譬如真金,以砗磲磨莹,转更明净;此地菩萨所有善根亦复如是,以方便慧思惟观察,转更明净。佛子,菩萨住此难胜地,以方便智成就功德,下地善根所不能及。佛子,如日月星宿、宫殿光明,风力所持,不可沮坏,亦非余风所能倾动;此地菩萨所有善根亦复如是,以方便智随逐观察,不可沮坏,亦非一切声闻、独觉世间善根所能倾动。此菩萨,十波罗蜜中,禅波罗蜜偏多;余非不修,但随力随分。

   “佛子,是名略说菩萨摩诃萨第五难胜地。菩萨住此地,多作兜率陀天王,于诸众生所作自在,摧伏一切外道邪见,能令众生住实谛中。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如是一切诸所作业,皆不离念佛,不离念法,不离念僧,乃至不离念具足一切种、一切智智。复作是念:‘我当于众生中为首、为胜、为殊胜、为妙、为微妙、为上、为无上,乃至为一切智智依止者。’此菩萨若发勤精进,于一念顷,得千亿三昧,见千亿佛,知千亿佛神力,能动千亿佛世界,乃至示现千亿身,一一身示千亿菩萨以为眷属;若以菩萨殊胜愿力自在示现,过于此数,百劫、千劫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不能数知。”

   尔时,金刚藏菩萨欲重宣其义而说颂曰;

   “菩萨四地已清净,思惟三世佛平等,戒心除疑道非道,如是观察入五地。

    念处为弓根利箭,正勤为马神足车,五力坚铠破怨敌,勇健不退入五地。

    惭愧为衣觉分鬘,净戒为香禅涂香,智慧方便妙庄严,入总持林三昧苑。

    如意为足正念颈,慈悲为眼智慧牙,人中师子无我吼,破烦恼怨入五地。

    菩萨住此第五地,转修胜上清净道,志求佛法不退转,思念慈悲无厌倦。

    积集福智胜功德,精勤方便观上地,佛力所加具念慧,了知四谛皆如实。

    善知世谛胜义谛,相谛差别成立谛,事谛生尽及道谛,乃至如来无碍谛。

    如是观谛虽微妙,未得无碍胜解脱,以此能生大功德,是故超过世智慧。

    既观谛已知有为,体性虚伪无坚实,得佛慈愍光明分,为利众生求佛智。

    观诸有为先后际,无明黑暗爱缠缚,流转迟回苦聚中,无我无人无寿命。

    爱取为因受来苦,欲求边际不可得,迷妄漂流无返期,此等可愍我应度。

    蕴宅界蛇诸见箭,心火猛炽痴暗重,爱河漂转不暇观,苦海沦胥缺明导。

    如是知已勤精进,所作皆为度众生,名为有念有慧者,乃至觉解方便者。

    习行福智无厌足,恭敬多闻不疲倦,国土相好皆庄严,如是一切为众生。

    为欲教化诸世间,善知书数印等法,亦复善解诸方药,疗治众病悉令愈。

    文辞歌舞皆巧妙,宫宅园池悉安隐,宝藏非一咸示人,利益无量众生故。

    日月星宿地震动,乃至身相亦观察,四禅无色及神通,为益世间皆显示。

    智者住此难胜地,供那由佛亦听法,如以妙宝磨真金,所有善根转明净。

    譬如星宿在虚空,风力所持无损动,亦如莲华不著水,如是大士行于世。

    住此多作兜率王,能摧异道诸邪见,所修诸善为佛智,愿得十力救众生。

    彼复修行大精进,即时供养千亿佛,得定动刹亦复然,愿力所作过于是。

    如是第五难胜地,人中最上真实道,我以种种方便力,为诸佛子宣说竟。”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十七 十地品第二十六之四

    菩萨既闻诸胜行,其心欢喜雨妙华,放净光明散宝珠,供养如来称善说。

    百千天众皆欣庆,共在空中散众宝,华鬘璎珞及幢幡,宝盖涂香咸供佛。

    自在天王并眷属,心生欢喜住空中,散宝成云持供养,赞言佛子快宣说!

    无量天女空中住,共以乐音歌赞佛,音中悉作如是言:佛语能除烦恼病。

    法性本寂无诸相,犹如虚空不分别,超诸取著绝言道,真实平等常清净。

    若能通达诸法性,于有于无心不动。为欲救世勤修行,此佛口生真佛子。

    不取众相而行施,本绝诸恶坚持戒,解法无害常堪忍,知法性离具精进,

    已尽烦恼入诸禅,善达性空分别法,具足智力能博济,灭除众恶称大士。

    如是妙音千万种,赞已默然瞻仰佛。解脱月语金刚藏:以何行相入后地?

   尔时,金刚藏菩萨告解脱月菩萨言:“佛子,菩萨摩诃萨已具足第五地,欲入第六现前地,当观察十平等法。何等为十?所谓:一切法无相故平等,无体故平等,无生故平等,无灭故平等,本来清净故平等,无戏论故平等,无取舍故平等,寂静故平等,如幻、如梦、如影、如响、如水中月、如镜中像、如焰、如化故平等,有、无不二故平等。菩萨如是观一切法自性清净,随顺无违,得入第六现前地,得明利随顺忍,未得无生法忍。

   “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已,复以大悲为首、大悲增上、大悲满足,观世间生灭,作是念:‘世间受生皆由著我,若离此著,则无生处。’复作是念:‘凡夫无智,执著于我,常求有、无,不正思惟,起于妄行,行于邪道;罪行、福行、不动行,积集增长,于诸行中植心种子,有漏有取,复起后有生及老死。所谓:业为田,识为种,无明暗覆,爱水为润,我慢溉灌,见网增长,生名色芽,名色增长生五根,诸根相对生触,触对生受,受后希求生爱,爱增长生取,取增长生有;有生已,于诸趣中起五蕴身名;生,生已衰变为老,终殁为死。于老死时,生诸热恼;因热恼故,忧愁悲叹,众苦皆集。此因缘故,集无有集者,任运而灭亦无灭者。’菩萨如是随顺观察缘起之相。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复作是念:‘于第一义谛不了故名无明,所作业果是行,行依止初心是识,与识共生四取蕴为名色,名色增长为六处,根、境、识三事和合是触,触共生有受,于受染著是爱,爱增长是取,取所起有漏业为有,从业起蕴为生,蕴熟为老,蕴坏为死;死时离别,愚迷贪恋,心胸烦闷为愁,涕泗咨嗟为叹,在五根为苦,在意地为忧,忧苦转多为恼。如是但有苦树增长,无我、无我所,无作、无受者。’复作是念:‘若有作者,则有作事;若无作者,亦无作事,第一义中俱不可得。’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复作是念:‘三界所有,唯是一心。如来于此分别演说十二有支,皆依一心,如是而立。何以故?随事贪欲与心共生,心是识,事是行,于行迷惑是无明,与无明及心共生是名色,名色增长是六处,六处三分合为触,触共生是受,受无厌足是爱,爱摄不舍是取,彼诸有支生是有,有所起名生,生熟为老,老坏为死。’

   “佛子,此中无明有二种业,一令众生迷于所缘,二与行作生起因。行亦有二种业,一能生未来报,二与识作生起因。识亦有二种业,一令诸有相续,二与名色作生起因。名色亦有二种业,一互相助成,二与六处作生起因。六处亦有二种业,一各取自境界,二与触作生起因。触亦有二种业,一能触所缘,二与受作生起因。受亦有二种业,一能领受爱憎等事,二与爱作生起因。爱亦有二种业,一染著可爱事,二与取作生起因。取亦有二种业,一令诸烦恼相续,二与有作生起因。有亦有二种业,一能令于余趣中生,二与生作生起因。生亦有二种业,一能起诸蕴,二与老作生起因。老亦有二种业,一令诸根变异,二与死作生起因。死亦有二种业,一能坏诸行,二不觉知故相续不绝。

   “佛子,此中无明缘行,乃至生缘老死者,由无明乃至生为缘,令行乃至老死不断,助成故。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生灭则老死灭者,由无明乃至生不为缘,令诸行乃至老死断灭,不助成故。佛子,此中无明、爱、取不断是烦恼道,行、有不断是业道,余分不断是苦道;前后际分别灭三道断,如是三道离我、我所,但有生灭,犹如束芦。复次,无明缘行者,是观过去;识乃至受,是观现在;爱乃至有,是观未来。于是以后,展转相续。无明灭行灭者,是观待断。复次,十二有支名为三苦,此中无明、行乃至六处是行苦,触、受是苦苦,余是坏苦;无明灭行灭者,是三苦断。复次,无明缘行者,无明因缘能生诸行;无明灭行灭者,以无无明,诸行亦无,余亦如是。又无明缘行者,是生系缚;无明灭行灭者,是灭系缚。余亦如是。又无明缘行者,是随顺无所有观;无明灭行灭者,是随顺尽灭观。余亦如是。

   “佛子,菩萨摩诃萨如是十种逆顺观诸缘起。所谓:有支相续故,一心所摄故,自业差别故,不相舍离故,三道不断故,观过去、现在、未来故,三苦聚集故,因缘生灭故,生灭系缚故,无所有、尽观故。佛子,菩萨摩诃萨以如是十种相观诸缘起,知无我、无人、无寿命、自性空、无作者、无受者,即得空解脱门现在前。观诸有支皆自性灭,毕竟解脱,无有少法相生,即时得无相解脱门现在前。如是入空、无相已,无有愿求,唯除大悲为首,教化众生,即时得无愿解脱门现在前。菩萨如是修三解脱门,离彼、我想,离作者、受者想,离有、无想。

   “佛子,此菩萨摩诃萨大悲转增,精勤修习,为未满菩提分法令圆满故,作是念:‘一切有为,有和合则转,无和合则不转;缘集则转,缘不集则不转。我如是知有为法多诸过患,当断此和合因缘;然为成就众生故,亦不毕竟灭于诸行。’佛子,菩萨如是观察有为多诸过恶,无有自性,不生不灭,而恒起大悲,不舍众生,即得般若波罗蜜现前,名无障碍智光明。成就如是智光明已,虽修习菩提分因缘而不住有为中,虽观有为法自性寂灭亦不住寂灭中,以菩提分法未圆满故。

   “佛子,菩萨住此现前地,得入空三昧、自性空三昧、第一义空三昧、第一空三昧、大空三昧、合空三昧、起空三昧、如实不分别空三昧、不舍离空三昧、离不离空三昧。此菩萨得如是十空三昧门为首,百千空三昧皆悉现前;如是十无相、十无愿三昧门为首,百千无相、无愿三昧门皆悉现前。佛子,菩萨住此现前地,复更修习满足不可坏心、决定心、纯善心、甚深心、不退转心、不休息心、广大心、无边心、求智心、方便慧相应心,皆悉圆满。佛子,菩萨以此十心顺佛菩提,不惧异论,入诸智地,离二乘道,趣于佛智,诸烦恼魔无能沮坏,住于菩萨智慧光明,于空、无相、无愿法中皆善修习,方便智慧恒共相应,菩提分法常行不舍。佛子,菩萨住此现前地中,得般若波罗蜜行增上,得第三明利顺忍,以于诸法如实相随顺无违故。

   “佛子,菩萨住此现前地已,以愿力故,得见多佛。所谓:见多百佛,乃至见多百千亿那由他佛。悉以广大心、深心,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衣服、饮食、卧具、汤药,一切资生悉以奉施,亦以供养一切众僧,以此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诸佛所,恭敬听法,闻已受持,得如实三昧智慧光明,随顺修行,忆持不舍。又得诸佛甚深法藏,经于百劫,经于千劫,乃至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所有善根转更明净。譬如真金,以毗琉璃宝数数磨莹,转更明净;此地菩萨所有善根亦复如是,以方便慧,随逐观察,转更明净,转复寂灭,无能映蔽。譬如月光,照众生身,令得清凉,四种风轮所不能坏;此地菩萨所有善根亦复如是,能灭无量百千亿那由他众生烦恼炽火,四种魔道所不能坏。此菩萨,十波罗蜜中,般若波罗蜜偏多;余非不修,但随力随分。

   “佛子,是名略说菩萨摩诃萨第六现前地。菩萨住此地,多作善化天王,所作自在,一切声闻所有问难无能退屈,能令众生除灭我慢、深入缘起。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如是一切诸所作业,皆不离念佛,乃至不离念具足一切种、一切智智。复作是念:‘我当于一切众生中为首、为胜,乃至为一切智智依止者。’此菩萨若勤行精进,于一念顷,得百千亿三昧,乃至示现百千亿菩萨以为眷属;若以愿力自在示现,过于此数,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不能数知。”

   尔时,金刚藏菩萨欲重宣其义而说颂曰:

   “菩萨圆满五地已,观法无相亦无性,无生无灭本清净,无有戏论无取舍,

    体相寂灭如幻等,有无不二离分别,随顺法性如是观,此智得成入六地。

    明利顺忍智具足,观察世间生灭相,以痴暗力世间生,若灭痴暗世无有。

    观诸因缘实义空,不坏假名和合用,无作无受无思念,诸行如云遍兴起。

    不知真谛名无明,所作思业愚痴果,识起共生是名色,如是乃至众苦聚。

    了达三界依心有,十二因缘亦复然,生死皆由心所作,心若灭者生死尽。

    无明所作有二种,缘中不了为行因,如是乃至老终殁,从此苦生无有尽。

    无明为缘不可断,彼缘若尽悉皆灭,愚痴爱取烦恼支,行有是业余皆苦。

    痴至六处是行苦,触受增长是苦苦,所余有支是坏苦,若见无我三苦灭。

    无明与行为过去,识至于受现在转,爱取有生未来苦,观待若断边际尽。

    无明为缘是生缚,于缘得离缚乃尽,从因生果离则断,观察于此知性空。

    随顺无明起诸有,若不随顺诸有断,此有彼有无亦然,十种思惟心离著。

    有支相续一心摄,自业不离及三道,三际三苦因缘生,系缚起灭顺无尽。

    如是普观缘起行,无作无受无真实,如幻如梦如光影,亦如愚夫逐阳焰。

    如是观察入于空,知缘性离得无相,了其虚妄无所愿,唯除慈愍为众生。

    大士修行解脱门,转益大悲求佛法,知诸有为和合作,志乐决定勤行道。

    空三昧门具百千,无相无愿亦复然,般若顺忍皆增上,解脱智慧得成满。

    复以深心多供佛,于佛教中修习道,得佛法藏增善根,如金琉璃所磨莹。

    如月清凉被众物,四风来触无能坏;此地菩萨超魔道,亦息群生烦恼热。

    此地多作善化王,化导众生除我慢,所作皆求一切智,悉已超胜声闻道。

    此地菩萨勤精进,获诸三昧百千亿,亦见若干无量佛,譬如盛夏空中日。

    甚深微妙难见知,声闻独觉无能了,如是菩萨第六地,我为佛子已宣说。”

  

    是时天众心欢喜,散宝成云在空住,普发种种妙音声,告于最胜清净者:

    了达胜义智自在,成就功德百千亿,人中莲华无所著,为利群生演深行。

    自在天王在空中,放大光明照佛身,亦散最上妙香云,普供除忧烦恼者。

    尔时天众皆欢喜,悉发美音同赞述:我等闻斯地功德,则为已获大善利。

    天女是时心庆悦,竞奏乐音千万种,悉以如来神力故,音中共作如是言:

    威仪寂静最无比,能调难调世应供,已超一切诸世间,而行于世阐妙道。

    虽现种种无量身,知身一一无所有,巧以言辞说诸法,不取文字音声相。

    往诣百千诸国土,以诸上供供养佛,智慧自在无所著,不生于我佛国想。

    虽勤教化诸众生,而无彼己一切心;虽已修成广大善,而于善法不生著。

    以见一切诸世间,贪恚痴火常炽然,于诸想念悉皆离,发起大悲精进力。

    一切诸天及天女,种种供养称赞已,悉共同时默然住,瞻仰人尊愿闻法。

    时解脱月复请言:此诸大众心清净,第七地中诸行相,唯愿佛子为宣说!

   尔时,金刚藏菩萨告解脱月菩萨言:“佛子,菩萨摩诃萨具足第六地行已,欲入第七远行地,当修十种方便慧起殊胜道。何等为十?所谓:虽善修空、无相、无愿三昧,而慈悲不舍众生,虽得诸佛平等法,而乐常供养佛;虽入观空智门,而勤集福德;虽远离三界,而庄严三界;虽毕竟寂灭诸烦恼焰,而能为一切众生起灭贪、瞋、痴烦恼焰;虽知诸法如幻、如梦、如影、如响、如焰、如化、如水中月、如镜中像、自性无二,而随心作业无量差别;虽知一切国土犹如虚空,而能以清净妙行庄严佛土;虽知诸佛法身本性无身,而以相好庄严其身;虽知诸佛音声性空寂灭不可言说,而能随一切众生出种种差别清净音声;虽随诸佛了知三世唯是一念,而随众生意解分别,以种种相、种种时、种种劫数而修诸行。菩萨以如是十种方便慧起殊胜行,从第六地入第七地;入已,此行常现在前,名为住第七远行地。

   “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第七地已,入无量众生界,入无量诸佛教化众生业,入无量世界网,入无量诸佛清净国土,入无量种种差别法,入无量诸佛现觉智,入无量劫数,入无量诸佛觉了三世智,入无量众生差别信解,入无量诸佛示现种种名色身,入无量众生欲乐诸根差别,入无量诸佛语言音声令众生欢喜,入无量众生种种心行,入无量诸佛了知广大智,入无量声闻乘信解,入无量诸佛说智道令信解,入无量辟支佛所成就,入无量诸佛说甚深智慧门令趣入,入无量诸菩萨方便行,入无量诸佛所说大乘集成事令菩萨得入。此菩萨作是念:‘如是无量如来境界,乃至于百千亿那由他劫不能得知,我悉应以无功用无分别心成就圆满。’

   “佛子,此菩萨以深智慧如是观察,常勤修习方便慧起殊胜道,安住不动,无有一念休息废舍;行、住、坐、卧乃至睡梦,未曾暂与盖障相应,常不舍于如是想念。此菩萨于念念中,常能具足十波罗蜜。何以故?念念皆以大悲为首,修行佛法,向佛智故。所有善根,为求佛智,施与众生,是名檀那波罗蜜;能灭一切诸烦恼热,是名尸罗波罗蜜;慈悲为首,不损众生,是名羼提波罗蜜;求胜善法,无有厌足,是名毗梨耶波罗蜜;一切智道常现在前,未尝散乱,是名禅那波罗蜜;能忍诸法无生无灭,是名般若波罗蜜;能出生无量智,是名方便波罗蜜;能求上上胜智,是名愿波罗蜜;一切异论及诸魔众无能沮坏,是名力波罗蜜;如实了知一切法,是名智波罗蜜。佛子,此十波罗蜜,菩萨于念念中皆得具足;如是,四摄、四持、三十七品、三解脱门,略说乃至一切菩提分法,于念念中皆悉圆满。”

   尔时,解脱月菩萨问金刚藏菩萨言:“佛子,菩萨但于此第七地中满足一切菩提分法,为诸地中亦能满足?”

   金刚藏菩萨言:“佛子,菩萨于十地中皆能满足菩提分法,然第七地最为殊胜。何以故?此第七地功用行满,得入智慧自在行故。佛子,菩萨于初地中,缘一切佛法愿求故,满足菩提分法;第二地离心垢故,第三地愿转增长得法光明故,第四地入道故,第五地顺世所作故,第六地入甚深法门故,第七地起一切佛法故,皆亦满足菩提分法。何以故?菩萨从初地乃至第七地,成就智功用分。以此力故,从第八地乃至第十,无功用行皆悉成就。佛子,譬如有二世界,一处杂染,一处纯净,是二中间难可得过,唯除菩萨有大方便神通愿力。佛子,菩萨诸地亦复如是,有杂染行,有清净行,是二中间难可得过,唯除菩萨有大愿力方便智慧乃能得过。”

   解脱月菩萨言:“佛子,此七地菩萨,为是染行?为是净行?”

   金刚藏菩萨言:“佛子,从初地至七地,所行诸行皆舍离烦恼业,以回向无上菩提故,分得平等道故,然未名为超烦恼行。佛子,譬如转轮圣王乘天象宝游四天下,知有贫穷困苦之人,而不为彼众患所染,然未名为超过人位;若舍王身,生于梵世,乘天宫殿,见千世界,游千世界,示现梵天光明威德,尔乃名为超过人位。佛子,菩萨亦复如是,始从初地至于七地,乘波罗蜜乘游行世间,知诸世间烦恼过患,以乘正道故,不为烦恼过失所染,然未名为超烦恼行;若舍一切有功用行,从第七地入第八地,乘菩萨清净乘游行世间,知烦恼过失不为所染,尔乃名为超烦恼行,以得一切尽超过故。佛子,此第七地菩萨尽超过多贪等诸烦恼众住此地,不名有烦恼者,不名无烦恼者。何以故?一切烦恼不现行故,不名有者;求如来智心未满故,不名无者。

   “佛子,菩萨住此第七地,以深净心,成就身业,成就语业,成就意业。所有一切不善业道──如来所诃,皆已舍离;一切善业──如来所赞,常善修行。世间所有经书、技术,如五地中说,皆自然而行,不假功用。此菩萨于三千大千世界中为大明师,唯除如来及八地已上其余菩萨,深心妙行无与等者,诸禅三昧、三摩钵底、神通解脱皆得现前。然是修成,非如八地报得成就。此地菩萨于念念中具足修习方便智力及一切菩提分法,转胜圆满。

   “佛子,菩萨住此地,入菩萨善观择三昧、善择义三昧、最胜慧三昧、分别义藏三昧、如实分别义三昧、善住坚固根三昧、智慧神通门三昧、法界业三昧、如来胜利三昧、种种义藏生死涅槃门三昧,入如是等具足大智神通门百千三昧,净治此地。是菩萨得此三昧,善治净方便慧故,大悲力故,超过二乘地,得观察智慧地。佛子,菩萨住此地,善净无量身业无相行,善净无量语业无相行,善净无量意业无相行故,得无生法忍光明。”

   解脱月菩萨言:“佛子,菩萨从初地来所有无量身、语、意业,岂不超过二乘耶?”

   金刚藏菩萨言:“佛子,彼悉超过,然但以愿求诸佛法故,非是自智观察之力;今第七地自智力故,一切二乘所不能及。譬如王子,生在王家,王后所生,具足王相,生已即胜一切臣众,但以王力,非是自力;若身长大,艺业悉成,乃以自力超过一切。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初发心时,以志求大法故,超过一切声闻、独觉;今住此地,以自所行智慧力故,出过一切二乘之上。佛子,菩萨住此第七地,得甚深远离无行、常行身语意业,勤求上道而不舍离,是故菩萨虽行实际而不作证。”

   解脱月菩萨言:“佛子,菩萨从何地来,能入灭定?”

   金刚藏菩萨言:“佛子,菩萨从第六地来,能入灭定。今住此地,能念念入,亦念念起,而不作证。故此菩萨名为成就不可思议身、语、意业,行于实际而不作证。譬如有人乘船入海,以善巧力不遭水难;此地菩萨亦复如是,乘波罗蜜船行实际海,以愿力故而不证灭。

   “佛子,此菩萨得如是三昧智力,以大方便,虽示现生死,而恒住涅槃;虽眷属围绕,而常乐远离;虽以愿力三界受生,而不为世法所染;虽常寂灭,以方便力而还炽然,虽燃不烧;虽随顺佛智,而示入声闻、辟支佛地;虽得佛境界藏,而示住魔境界;虽超魔道,而现行魔法;虽示同外道行,而不舍佛法;虽示随顺一切世间,而常行一切出世间法;所有一切庄严之事,出过一切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及非人、帝释、梵王、四天王等之所有者,而不舍离乐法之心。

   “佛子,菩萨成就如是智慧,住远行地,以愿力故,得见多佛。所谓:见多百佛,乃至见多百千亿那由他佛。于彼佛所,以广大心、增胜心,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衣服、饮食、卧具、医药,一切资生悉以奉施,亦以供养一切众僧,以此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于佛所恭敬听法,闻已受持,获如实三昧智慧光明,随顺修行。于诸佛所护持正法,常为如来之所赞喜,一切二乘所有问难无能退屈,利益众生,法忍清净。如是经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所有善根转更增胜。譬如真金,以众妙宝间错庄严,转更增胜,倍益光明,余庄严具所不能及;菩萨住此第七地所有善根亦复如是,以方便慧力转更明净,非是二乘之所能及。佛子,譬如日光,星月等光无能及者,阎浮提地所有泥潦悉能干竭;此远行地菩萨亦复如是,一切二乘无有能及,悉能干竭一切众生诸惑泥潦。此菩萨,十波罗蜜中,方便波罗蜜偏多;余非不修,但随力随分。

   “佛子,是名略说菩萨摩诃萨第七远行地。菩萨住此地,多作自在天王,善为众生说证智法,令其证入。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如是一切诸所作业,皆不离念佛,乃至不离念具足一切种、一切智智。复作是念:‘我当于一切众生中为首、为胜,乃至为一切智智依止者。’此菩萨若发勤精进,于一念顷,得百千亿那由他三昧,乃至示现百千亿那由他菩萨以为眷属;若以菩萨殊胜愿力自在示现,过于此数,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不能数知。”

   尔时,金刚藏菩萨欲重宣其义而说颂曰:

   “第一义智三昧道,六地修行心满足,即时成就方便慧,菩萨以此入七地。

    虽明三脱起慈悲,虽等如来勤供佛,虽观于空集福德,菩萨以此升七地。

    远离三界而庄严,灭除惑火而起焰,知法无二勤作业,了刹皆空乐严土,

    解身不动具诸相,达声性离善开演,入于一念事各别,智者以此升七地。

    观察此法得明了,广为群迷兴利益,入众生界无有边,佛教化业亦无量。

    国土诸法与劫数,解欲心行悉能入,说三乘法亦无限,如是教化诸群生。

    菩萨勤求最胜道,动息不舍方便慧,一一回向佛菩提,念念成就波罗蜜。

    发心回向是布施,灭惑为戒不害忍,求善无厌斯进策,于道不动即修禅,

    忍受无生名般若,回向方便希求愿,无能摧力善了智,如是一切皆成满。

    初地攀缘功德满,二地离垢三诤息,四地入道五顺行,第六无生智光照,

    七住菩提功德满,种种大愿皆具足,以是能令八地中,一切所作咸清净。

    此地难过智乃超,譬如世界二中间,亦如圣王无染著,然未名为总超度。

    若住第八智地中,尔乃逾于心境界,如梵观世超人位,如莲处水无染著。

    此地虽超诸惑众,不名有惑非无惑,以无烦恼于中行,而求佛智心未足。

    世间所有众技艺,经书辞论普明了,禅定三昧及神通,如是修行悉成就。

    菩萨修成七住道,超过一切二乘行,初地愿成此由智,譬如王子力具足。

    成就甚深仍进道,心心寂灭不取证;譬如乘船入海中,在水不为水所溺。

    方便慧行功德具,一切世间无能了,供养多佛心益明,如以妙宝庄严金。

    此地菩萨智最明,如日舒光竭爱水,又作自在天中主,化导群生修正智。

    若以勇猛精勤力,获多三昧见多佛,百千亿数那由他,愿力自在复过是。

    此是菩萨远行地,方便智慧清净道,一切世间天及人,声闻独觉无能知。”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十八 十地品第二十六之五

    是时天王及天众,闻此胜行皆欢喜,为欲供养于如来,及以无央大菩萨,

    雨妙华幡及幢盖,香鬘璎珞与宝衣,无量无边千万种,悉以摩尼作严饰。

    天女同时奏天乐,普发种种妙音声,供养于佛并佛子,共作是言而赞叹:

    一切见者两足尊,哀愍众生现神力,令此种种诸天乐,普发妙音咸得闻。

    于一毛端百千亿,那由他国微尘数,如是无量诸如来,于中安住说妙法。

    一毛孔内无量刹,各有四洲及大海,须弥铁围亦复然,悉见在中无迫隘。

    一毛端处有六趣,三种恶道及人天,诸龙神众阿修罗,各随自业受果报。

    于彼一切刹土中,悉有如来演妙音,随顺一切众生心,为转最上净法轮。

    刹中种种众生身,身中复有种种刹,人天诸趣各各异,佛悉知已为说法。

    大刹随念变为小,小刹随念亦变大,如是神通无有量,世间共说不能尽。

    普发此等妙音声,称赞如来功德已,众会欢喜默然住,一心瞻仰欲听说。

    时解脱月复请言:今此众会皆寂静,愿说随次之所入,第八地中诸行相!

   尔时,金刚藏菩萨告解脱月菩萨言:“佛子,菩萨摩诃萨于七地中,善修习方便慧,善清净诸道,善集助道法。大愿力所摄,如来力所加,自善力所持,常念如来力、无所畏、不共佛法,善清净深心思觉,能成就福德智慧,大慈大悲不舍众生,入无量智道,入一切法,本来无生、无起、无相、无成、无坏、无尽、无转、无性为性,初、中、后际皆悉平等,无分别如如智之所入处,离一切心、意、识分别想,无所取著犹如虚空,入一切法如虚空性,是名得无生法忍。

   “佛子,菩萨成就此忍,即时得入第八不动地,为深行菩萨难可知无差别,离一切相、一切想、一切执著,无量无边,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及,离诸喧诤,寂灭现前。譬如比丘,具足神通,得心自在,次第乃至入灭尽定,一切动心、忆想分别悉皆止息。此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住不动地,即舍一切功用行,得无功用法,身、口、意业念务皆息,住于报行。譬如有人,梦中见身堕在大河,为欲渡故,发大勇猛,施大方便;以大勇猛、施方便故,即便觉寤,既觉寤已,所作皆息。菩萨亦尔,见众生身在四流中,为救度故,发大勇猛,起大精进;以勇猛、精进故,至不动地;既至此已,一切功用靡不皆息,二行、相行悉不现前。佛子,如生梵世,欲界烦恼皆不现前;住不动地亦复如是,一切心、意、识行皆不现前。此菩萨摩诃萨,菩萨心、佛心、菩提心、涅槃心尚不现起,况复起于世间之心!

   “佛子,此地菩萨本愿力故,诸佛世尊亲现其前与如来智,令其得入法流门中,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此忍第一,顺诸佛法。然善男子,我等所有十力、无畏、十八不共诸佛之法,汝今未得,汝应为欲成就此法勤加精进,勿复放舍于此忍门。又善男子,汝虽得是寂灭解脱,然诸凡夫未能证得,种种烦恼皆悉现前,种种觉观常相侵害,汝当愍念如是众生。又善男子,汝当忆念本所誓愿,普大饶益一切众生,皆令得入不可思议智慧之门。又善男子,此诸法法性,若佛出世,若不出世,常住不异,诸佛不以得此法故名为如来,一切二乘亦能得此无分别法。又善男子,汝观我等身相,无量智慧,无量国土,无量方便,无量光明,无量清净,音声亦无有量;汝今宜应成就此事。又善男子,汝今适得此一法明,所谓:一切法无生、无分别。善男子,如来法明,无量入,无量作,无量转,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不可得知;汝应修行,成就此法。又善男子,汝观十方无量国土、无量众生、无量法、种种差别,悉应如实通达其事。’

   “佛子,诸佛世尊与此菩萨如是等无量起智门,令其能起无量无边差别智业。佛子,若诸佛不与此菩萨起智门者,彼时即入究竟涅槃,弃舍一切利众生业。以诸佛与如是等无量无边起智门故,于一念顷所生智业,从初发心乃至七地所修诸行,百分不及一,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分亦不及一;如是,阿僧祇分,歌罗分,算数分,譬喻分,优波尼沙陀分,亦不及一。何以故?佛子,是菩萨先以一身起行,今住此地,得无量身、无量音声、无量智慧、无量受生、无量净国,教化无量众生,供养无量诸佛,入无量法门,具无量神通,有无量众会道场差别,住无量身、语、意业集一切菩萨行,以不动法故。佛子,譬如乘船欲入大海,未至于海,多用功力;若至海已,但随风去,不假人力以至大海,一日所行比于未至,其未至时设经百岁亦不能及。佛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积集广大善根资粮,乘大乘船到菩萨行海,于一念顷以无功用智入一切智智境界,本有功用行经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所不能及。

   “佛子,菩萨住此第八地,以大方便善巧智所起无功用觉慧,观一切智智所行境。所谓:观世间成,观世间坏;由此业集故成,由此业尽故坏。几时成?几时坏?几时成住?几时坏住?皆如实知。又知地界小相、大相、无量相、差别相,知水、火、风界小相、大相、无量相、差别相,知微尘细相、差别相、无量差别相。随何世界中所有微尘聚及微尘差别相,皆如实知;随何世界中所有地、水、火、风界各若干微尘,所有宝物若干微尘,众生身若干微尘,国土身若干微尘,皆如实知。知众生大身、小身各若干微尘成,知地狱身、畜生身、饿鬼身、阿修罗身、天身、人身各若干微尘成,得如是知微尘差别智。又知欲界、色界、无色界成,知欲界、色界、无色界坏,知欲界、色界、无色界小相、大相、无量相、差别相,得如是观三界差别智。

   “佛子,此菩萨复起智明,教化众生。所谓:善知众生身差别,善分别众生身,善观察所生处;随其所应而为现身,教化成熟。此菩萨于一三千大千世界,随众生身信解差别,以智光明普现受生;如是,若二、若三,乃至百千,乃至不可说三千大千世界,随众生身信解差别,普于其中示现受生。此菩萨成就如是智慧故,于一佛刹其身不动,乃至不可说佛刹众会中悉现其身。佛子,此菩萨随诸众生身心信解种种差别,于彼佛国众会之中而现其身。所谓:于沙门众中示沙门形,婆罗门众中示婆罗门形,刹利众中示刹利形;如是,毗舍众、首陀众、居士众、四天王众、三十三天众、夜摩天众、兜率陀天众、化乐天众、他化自在天众、魔众、梵众,乃至阿迦尼吒天众中,各随其类而为现形。又应以声闻身得度者,现声闻形;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现辟支佛形;应以菩萨身得度者,现菩萨形;应以如来身得度者,现如来形。佛子,菩萨如是于一切不可说佛国土中,随诸众生信乐差别,如是如是而为现身。

   “佛子,此菩萨远离一切身想分别,住于平等。此菩萨知众生身、国土身、业报身、声闻身、独觉身、菩萨身、如来身、智身、法身、虚空身。此菩萨知诸众生心之所乐,能以众生身作自身,亦作国土身、业报身,乃至虚空身。又知众生心之所乐,能以国土身作自身,亦作众生身、业报身,乃至虚空身。又知诸众生心之所乐,能以业报身作自身,亦作众生身、国土身,乃至虚空身。又知众生心之所乐,能以自身作众生身、国土身,乃至虚空身。随诸众生所乐不同,则于此身现如是形。此菩萨知众生集业身、报身、烦恼身、色身、无色身,又知国土身小相、大相、无量相、染相、净相、广相、倒住相、正住相、普入相、方网差别相,知业报身假名差别,知声闻身、独觉身、菩萨身假名差别,知如来身有菩提身、愿身、化身、力持身、相好庄严身、威势身、意生身、福德身、法身、智身,知智身善思量相、如实决择相、果行所摄相、世间出世间差别相、三乘差别相、共相、不共相、出离相、非出离相、学相、无学相,知法身平等相、不坏相、随时随俗假名差别相、众生非众生法差别相、佛法圣僧法差别相,知虚空身无量相、周遍相、无形相、无异相、无边相、显现色身相。

   “佛子,菩萨成就如是身智已,得命自在、心自在、财自在、业自在、生自在、愿自在、解自在、如意自在、智自在、法自在。得此十自在故,则为不思议智者、无量智者、广大智者、无能坏智者。此菩萨如是入已,如是成就已,得毕竟无过失身业、无过失语业、无过失意业。身、语、意业随智慧行,般若波罗蜜增上,大悲为首,方便善巧,善能分别,善起大愿,佛力所护,常勤修习利众生智,普住无边差别世界。佛子,举要言之:菩萨住此不动地,身、语、意业诸有所作,皆能积集一切佛法。佛子,菩萨住此地,得善住深心力,一切烦恼不行故;得善住胜心力,不离于道故;得善住大悲力,不舍利益众生故;得善住大慈力,救护一切世间故;得善住陀罗尼力,不忘于法故;得善住辩才力,善观察分别一切法故;得善住神通力,普往无边世界故;得善住大愿力,不舍一切菩萨所作故;得善住波罗蜜力,成就一切佛法故;得如来护念力,一切种、一切智智现前故。此菩萨得如是智力,能现一切诸所作事,于诸事中无有过咎。

   “佛子,此菩萨智地名为不动地,无能沮坏故;名为不退转地,智慧无退故;名为难得地,一切世间无能测故;名为童真地,离一切过失故;名为生地,随乐自在故;名为成地,更无所作故;名为究竟地,智慧决定故;名为变化地,随愿成就故;名为力持地,他不能动故;名为无功用地,先已成就故。佛子,菩萨成就如是智慧,入佛境界,佛功德照,顺佛威仪,佛境现前,常为如来之所护念,梵、释、四王、金刚力士常随侍卫,恒不舍离诸大三昧,能现无量诸身差别,于一一身有大势力,报得神通三昧自在,随有可化众生之处示成正觉。佛子,菩萨如是入大乘会,获大神通,放大光明,入无碍法界,知世界差别,示现一切诸大功德,随意自在,善能通达前际,后际,普伏一切魔邪之道,深入如来所行境界,于无量国土修菩萨行,以能获得不退转法,是故说名住不动地。

   “佛子,菩萨住此不动地已,以三昧力,常得现见无量诸佛,恒不舍离承事供养。此菩萨于一一劫、一一世界,见无量百佛、无量千佛,乃至无量百千亿那由他佛,恭敬尊重,承事供养,一切资生悉以奉施。于诸佛所得于如来甚深法藏,受世界差别等无量法明;若有问难世界差别如是等事,无能屈者。如是经于无量百劫、无量千劫,乃至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所有善根转增明净。譬如真金治作宝冠,置阎浮提主圣王顶上,一切臣民诸庄严具无与等者;此地菩萨所有善根亦复如是,一切二乘乃至第七地菩萨所有善根无能及者,以住此地大智光明,普灭众生烦恼黑暗,善能开阐智慧门故。佛子,譬如千世界主大梵天王,能普运慈心,普放光明,满千世界;此地菩萨亦复如是,能放光明,照百万佛刹微尘数世界,令诸众生灭烦恼火而得清凉。此菩萨,十波罗蜜中,愿波罗蜜增上;余波罗蜜非不修行,但随力随分。

   “是名略说诸菩萨摩诃萨第八不动地;若广说者,经无量劫不可穷尽。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地,多作大梵天王,主千世界,最胜自在,善说诸义,能与声闻、辟支佛、诸菩萨波罗蜜道;若有问难世界差别,无能退屈。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如是一切诸所作业,皆不离念佛,乃至不离念一切种、一切智智。复作是念:‘我当于一切众生中为首、为胜,乃至为一切智智依止者。’此菩萨若以发起大精进力,于一念顷,得百万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三昧,乃至示现百万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菩萨以为眷属;若以菩萨殊胜愿力自在示现,过于是数,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不能数知。”

   尔时,金刚藏菩萨欲重宣其义而说颂曰:

   “七地修治方便慧,善集助道大愿力,复得人尊所摄持,为求胜智登八住。

    功德成就恒慈愍,智慧广大等虚空,闻法能生决定力,是则寂灭无生忍。

    知法无生无起相,无成无坏无尽转,离有平等绝分别,超诸心行如空住。

    成就是忍超戏论,甚深不动恒寂灭,一切世间无能知,心相取著悉皆离。

    住于此地不分别,譬如比丘入灭定,如梦渡河觉则无,如生梵天绝下欲。

    以本愿力蒙劝导,叹其忍胜与灌顶,语言我等众佛法,汝今未获当勤进。

    汝虽已灭烦恼火,世间惑焰犹炽然,当念本愿度众生,悉使修因趣解脱。

    法性真常离心念,二乘于此亦能得,不以此故为世尊,但以甚深无碍智。

    如是人天所应供,与此智慧令观察,无边佛法悉得成,一念超过曩众行。

    菩萨住兹妙智地,则获广大神通力,一念分身遍十方,如船入海因风济。

    心无功用任智力,悉知国土成坏住,诸界种种各殊异,小大无量皆能了。

    三千世界四大种,六趣众生身各别,及以众宝微尘数,以智观察悉无余。

    菩萨能知一切身,为化众生同彼形,国土无量种种别,悉为现形无不遍。

    譬如日月住虚空,一切水中皆现影;住于法界无所动,随心现影亦复然。

    随其心乐各不同,一切众中皆现身,声闻独觉与菩萨,及以佛身靡不现。

    众生国土业报身,种种圣人智法身,虚空身相皆平等,普为众生而示作。

    十种圣智普观察,复顺慈悲作众业,所有佛法皆成就,持戒不动如须弥。

    十力成就不动摇,一切魔众无能转,诸佛护念天王礼,密迹金刚恒侍卫。

    此地功德无边际,千万亿劫说不尽,复以供佛善益明,如王顶上庄严具。

    菩萨住此第八地,多作梵王千界主,演说三乘无有穷,慈光普照除众惑。

    一念所获诸三昧,百万世界微尘等,诸所作事悉亦然,愿力示现复过是。

    菩萨第八不动地,我为汝等已略说,若欲次第广分别,经于亿劫不能尽。”

  

    说此菩萨八地时,如来现大神通力,震动十方诸国土,无量亿数难思议。

    一切知见无上尊,其身普放大光明,照耀彼诸无量土,悉使众生获安乐。

    菩萨无量百千亿,俱时踊在虚空住,以过诸天上妙供,供养说中最胜者。

    大自在王自在天,悉共同心喜无量,各以种种众供具,供养甚深功德海。

    复有天女千万亿,身心欢喜悉充遍,各奏乐音无量种,供养人中大导师。

    是时众乐同时奏,百千万亿无量别,悉以善逝威神力,演出妙音而赞叹:

    寂静调柔无垢害,随所入地善修习,心如虚空诣十方,广说佛道悟群生。

    天上人间一切处,悉现无等妙庄严,以从如来功德生,令其见者乐佛智。

    不离一刹诣众土,如月普现照世间,音声心念悉皆灭,譬犹谷响无不应。

    若有众生心下劣,为彼演说声闻行;若心明利乐辟支,则为彼说中乘道。

    若有慈悲乐饶益,为说菩萨所行事;若有最胜智慧心,则示如来无上法。

    譬如幻师作众事,种种形相皆非实,菩萨智幻亦如是,虽现一切离有无。

    如是美音千万种,歌赞佛已默然住。解脱月言今众净,愿说九地所行道!

   尔时,金刚藏菩萨告解脱月菩萨言:“佛子,菩萨摩诃萨以如是无量智思量观察,欲更求转胜寂灭解脱,复修习如来智慧,入如来秘密法,观察不思议大智性,净诸陀罗尼三昧门,具广大神通,入差别世界,修力、无畏、不共法,随诸佛转法轮,不舍大悲本愿力,得入菩萨第九善慧地。

   “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善慧地,如实知善不善无记法行、有漏无漏法行、世间出世间法行、思议不思议法行、定不定法行、声闻独觉法行、菩萨行法行、如来地法行、有为法行、无为法行。此菩萨以如是智慧,如实知众生心稠林、烦恼稠林、业稠林、根稠林、解稠林、性稠林、乐欲稠林、随眠稠林、受生稠林、习气相续稠林、三聚差别稠林。此菩萨如实知众生心种种相,所谓:杂起相、速转相、坏不坏相、无形质相、无边际相、清净相、垢无垢相、缚不缚相、幻所作相、随诸趣生相;如是百千万亿乃至无量,皆如实知。又知诸烦恼种种相,所谓:久远随行相、无边引起相、俱生不舍相、眠起一义相、与心相应不相应相、随趣受生而住相、三界差别相、爱见痴慢如箭深入过患相、三业因缘不绝相;略说乃至八万四千,皆如实知。又知诸业种种相,所谓:善不善无记相、有表示无表示相、与心同生不离相、因自性刹那坏而次第集果不失相、有报无报相、受黑黑等众报相、如田无量相、凡圣差别相、现受生受后受相、乘非乘定不定相;略说乃至八万四千,皆如实知。又知诸根软中胜相、先际后际差别无差别相、上中下相、烦恼俱生不相离相、乘非乘定不定相、淳熟调柔相、随根网轻转坏相、增上无能坏相、退不退差别相、远随共生不同相;略说乃至八万四千,皆如实知。又知诸解软中上、诸性软中上、乐欲软中上;皆略说乃至八万四千。又知诸随眠种种相,所谓:与深心共生相、与心共生相、心相应不相应差别相、久远随行相、无始不拔相、与一切禅定解脱三昧三摩钵底神通相违相、三界相续受生系缚相、令无边心相续现起相、开诸处门相、坚实难治相、地处成就不成就相、唯以圣道拔出相。又知受生种种相,所谓:随业受生相、六趣差别相、有色无色差别相、有想无想差别相、业为田爱水润无明暗覆识为种子生后有芽相、名色俱生不相离相、痴爱希求续有相、欲受欲生无始乐著相、妄谓出三界贪求相。又知习气种种相,所谓:行不行差别相、随趣熏习相、随众生行熏习相、随业烦恼熏习相、善不善无记熏习相、随入后有熏习相、次第熏习相、不断烦恼远行不舍熏习相、实非实熏习相、见闻亲近声闻独觉菩萨如来熏习相。又知众生正定邪定不定相,所谓:正见正定相、邪见邪定相、二俱不定相、五逆邪定相、五根正定相、二俱不定相、八邪邪定相、正性正定相、更不作二俱离不定相、深著邪法邪定相、习行圣道正定相、二俱舍不定相。佛子,菩萨随顺如是智慧,名住善慧地;住此地已,了知众生诸行差别,教化调伏,令得解脱。

   “佛子,此菩萨善能演说声闻乘法、独觉乘法、菩萨乘法、如来地法;一切行处,智随行故,能随众生根、性、欲、解、所行有异、诸聚差别,亦随受生、烦恼、眠、缚、诸业习气而为说法,令生信解,增益智慧,各于其乘而得解脱。

   “佛子,菩萨住此善慧地,作大法师,具法师行,善能守护如来法藏,以无量善巧智,起四无碍辩,用菩萨言辞而演说法。此菩萨常随四无碍智转,无暂舍离。何等为四?所谓:法无碍智、义无碍智、辞无碍智、乐说无碍智。此菩萨以法无碍智,知诸法自相;义无碍智,知诸法别相;辞无碍智,无错谬说;乐说无碍智,无断尽说。复次,以法无碍智,知诸法自性;义无碍智,知诸法生灭;辞无碍智,安立一切法不断说;乐说无碍智,随所安立,不可坏无边说。复次,以法无碍智,知现在法差别;义无碍智,知过去、未来法差别;辞无碍智,于去、来、今法无错谬说;乐说无碍智,于一一世无边法明了说。复次,以法无碍智,知法差别;义无碍智,知义差别;辞无碍智,随其言音说;乐说无碍智,随其心乐说。复次,法无碍智,以法智知差别不异;义无碍智,以比智知差别如实;辞无碍智,以世智差别说;乐说无碍智,以第一义智善巧说。复次,法无碍智,知诸法一相不坏;义无碍智,知蕴、界、处、谛、缘起善巧;辞无碍智,以一切世间易解了美妙音声、文字说;乐说无碍智,以转胜无边法明说。复次,法无碍智,知一乘平等性;义无碍智,知诸乘差别性;辞无碍智,说一切乘无差别;乐说无碍智,说一一乘无边法。复次,法无碍智,知一切菩萨行、智行、法行智随证;义无碍智,知十地分位义差别;辞无碍智,说地道无差别相;乐说无碍智,说一一地无边行相。复次,法无碍智,知一切如来一念成正觉;义无碍智,知种种时、种种处等各差别;辞无碍智,说成正觉差别;乐说无碍智,于一一句法无量劫说不尽。复次,法无碍智,知一切如来语、力、无所畏、不共佛法,大慈大悲,辩才方便,转法轮,一切智智随证;义无碍智,知如来随八万四千众生心、行、根、解、差别音声;辞无碍智,随一切众生行,以如来音声差别说;乐说无碍智,随众生信解,以如来智清净行圆满说。

   “佛子,菩萨住第九地,得如是善巧无碍智,得如来妙法藏,作大法师,得义陀罗尼、法陀罗尼、智陀罗尼、光照陀罗尼、善慧陀罗尼、众财陀罗尼、威德陀罗尼、无碍门陀罗尼、无边际陀罗尼、种种义陀罗尼,如是等百万阿僧祇陀罗尼门皆得圆满,以百万阿僧祇善巧音声辩才门而演说法。此菩萨得如是百万阿僧祇陀罗尼门已,于无量佛所一一佛前,悉以如是百万阿僧祇陀罗尼门听闻正法,闻已不忘,以无量差别门为他演说。此菩萨初见于佛,头顶礼敬,即于佛所得无量法门;此所得法门,非彼闻持诸大声闻,于百千劫所能领受。此菩萨得如是陀罗尼、如是无碍智,坐于法座而说于法;大千世界满中众生,随其心乐差别为说;唯除诸佛及受职菩萨,其余众会威德光明无能与比。此菩萨处于法座,欲以一音,令诸大众皆得解了,即得解了;或时欲以种种音声,令诸大众皆得开悟;或时心欲放大光明,演说法门;或时心欲于其身上一一毛孔,皆演法音;或时心欲乃至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一切形、无形物,皆悉演出妙法言音;或时心欲发一言音,周遍法界,悉令解了;或时心欲一切言音,皆作法音,恒住不灭;或时心欲一切世界箫、笛、钟、鼓及以歌咏,一切乐声皆演法音;或时心欲于一字中,一切法句言音差别,皆悉具足;或时心欲令不可说无量世界地、水、火、风四大聚中所有微尘,一一尘中皆悉演出不可说法门。如是所念,一切随心,无不得者。

   “佛子,此菩萨,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咸至其前,一一皆以无量言音而兴问难,一一问难各各不同;菩萨于一念顷悉能领受,仍以一音普为解释,令随心乐,各得欢喜。如是乃至不可说世界所有众生,一刹那间,一一皆以无量言音而兴问难,一一问难各各不同;菩萨于一念顷悉能领受,亦以一音普为解释,各随心乐,令得欢喜。乃至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满中众生,菩萨皆能随其心乐、随根、随解而为说法,承佛神力广作佛事,普为一切作所依怙。佛子,此菩萨复更精进,成就智明。假使一毛端处有不可说世界微尘数诸佛众会,一一众会有不可说世界微尘数众生,一一众生有不可说世界微尘数性、欲,彼诸佛随其性、欲各与法门;如一毛端处,一切法界处悉亦如是。如是所说无量法门,菩萨于一念中悉能领受,无有忘失。

   “佛子,菩萨住此第九地,昼夜专勤更无余念,唯入佛境界亲近如来,入诸菩萨甚深解脱,常在三昧,恒见诸佛,未曾舍离。一一劫中见无量佛、无量百佛、无量千佛,乃至无量百千亿那由他佛,恭敬尊重,承事供养,于诸佛所种种问难,得说法陀罗尼,所有善根转更明净。譬如真金,善巧金师用作宝冠,转轮圣王以严其首,四天下内一切小王及诸臣民诸庄严具无与等者;此第九地菩萨善根亦复如是,一切声闻、辟支佛及下地菩萨所有善根无能与等。佛子,譬如二千世界主大梵天王,身出光明,二千界中幽远之处悉能照耀,除其黑暗;此地菩萨所有善根亦复如是,能出光明照众生心,烦恼黑暗皆令息灭。此菩萨,十波罗蜜中,力波罗蜜最胜;余波罗蜜非不修行,但随力随分。

   “佛子,是名略说菩萨摩诃萨第九善慧地;若广说者,于无量劫亦不能尽。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地,多作二千世界主大梵天王,善能统理,自在饶益,能为一切声闻、缘觉及诸菩萨分别演说波罗蜜行;随众生心,所有问难无能屈者。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如是一切诸所作业,皆不离念佛,乃至不离念一切种、一切智智。复作是念:‘我当于一切众生中为首、为胜,乃至为一切智智依止者。’此菩萨若发勤精进,于一念顷,得百万阿僧祇国土微尘数三昧,乃至示现百万阿僧祇国土微尘数菩萨以为眷属;若以菩萨殊胜愿力自在示现,过于此数,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不能数知。”

   尔时,金刚藏菩萨欲重宣其义而说颂曰:

   “无量智力善观察,最上微妙世难知,普入如来秘密处,利益众生入九地。

    总持三昧皆自在,获大神通入众刹,力智无畏不共法,愿力悲心入九地。

    住于此地持法藏,了善不善及无记,有漏无漏世出世,思不思议悉善知。

    若法决定不决定,三乘所作悉观察,有为无为行差别,如是而知入世间。

    若欲知诸众生心,则能以智如实知,种种速转坏非坏,无质无边等众相。

    烦恼无边恒共伴,眠起一义续诸趣,业性种种各差别,因坏果集皆能了。

    诸根种种下中上,先后际等无量别,解性乐欲亦复然,八万四千靡不知。

    众生惑见恒随缚,无始稠林未除翦,与志共俱心并生,常相羁系不断绝。

    但唯妄想非实物,不离于心无处所,禅定境排仍退转,金刚道灭方毕竟。

    六趣受生各差别,业田爱润无明覆,识为种子名色芽,三界无始恒相续。

    惑业心习生诸趣,若离于此不复生;众生悉在三聚中,或溺于见或行道。

    住于此地善观察,随其心乐及根解,悉以无碍妙辩才,如其所应差别说。

    处于法座如师子,亦如牛王宝山王,又如龙王布密云,霔甘露雨充大海。

    善知法性及奥义,随顺言辞能辩说,总持百万阿僧祇,譬如大海受众雨。

    总持三昧皆清净,能于一念见多佛,一一佛所皆闻法,复以妙音而演畅。

    若欲三千大千界,教化一切诸群生,如云广布无不及,随其根欲悉令喜。

    毛端佛众无有数,众生心乐亦无极,悉应其心与法门,一切法界皆如是。

    菩萨勤加精进力,复获功德转增胜,闻持尔所诸法门,如地能持一切种。

    十方无量诸众生,咸来亲近会中坐,一念随心各问难,一音普对悉充足。

    住于此地为法王,随机诲诱无厌倦,日夜见佛未曾舍,入深寂灭智解脱。

    供养诸佛善益明,如王顶上妙宝冠,复使众生烦恼灭,譬如梵王光普照。

    住此多作大梵王,以三乘法化众生,所行善业普饶益,乃至当成一切智。

    一念所入诸三昧,阿僧祇刹微尘数,见佛说法亦复然,愿力所作复过此。

    此是第九善慧地,大智菩萨所行处,甚深微妙难可见,我为佛子已宣说。”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