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大方广佛华严经八十卷(第四十六卷~第五十卷)(49-50)  

2014-09-22 08:15:31|  分类: 汉传佛教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四十九 

普贤行品第三十六

   尔时,普贤菩萨摩诃萨复告诸菩萨大众言:“佛子,如向所演,此但随众生根器所宜,略说如来少分境界。何以故?诸佛世尊,为诸众生,无智作恶,计我、我所,执著于身,颠倒疑惑,邪见分别,与诸结缚恒共相应,随生死流远如来道故,出兴于世。佛子,我不见一法为大过失,如诸菩萨于他菩萨起瞋心者。何以故?佛子,若诸菩萨于余菩萨起瞋恚心,即成就百万障门故。何等为百万障?所谓:不见菩提障;不闻正法障;生不净世界障;生诸恶趣障;生诸难处障;多诸疾病障;多被谤毁障;生顽钝诸趣障;坏失正念障;缺少智慧障;眼障;耳障;鼻障;舌障;身障;意障;恶知识障;恶伴党障;乐习小乘障;乐近凡庸障;不信乐大威德人障;乐与离正见人同住障;生外道家障;住魔境界障;离佛正教障;不见善友障;善根留难障;增不善法障;得下劣处障;生边地障;生恶人家障;生恶神中障;生恶龙、恶夜叉、恶乾闼婆、恶阿修罗、恶迦楼罗、恶紧那罗、恶摩睺罗伽、恶罗刹中障;不乐佛法障;习童蒙法障;乐著小乘障;不乐大乘障;性多惊怖障;心常忧恼障;爱著生死障;不专佛法障;不喜见闻佛自在神通障;不得菩萨诸根障;不行菩萨净行障;退怯菩萨深心障;不生菩萨大愿障;不发一切智心障;于菩萨行懈怠障;不能净治诸业障;不能摄取大福障;智力不能明利障;断于广大智慧障;不护持菩萨诸行障;乐诽谤一切智语障;远离诸佛菩提障;乐住众魔境界障;不专修佛境界障;不决定发菩萨弘誓障;不乐与菩萨同住障;不求菩萨善根障;性多见疑障;心常愚暗障;不能行菩萨平等施故,起不舍障;不能持如来戒故,起破戒障;不能入堪忍门故,起愚痴、恼害、瞋恚障;不能行菩萨大精进故,起懈怠垢障;不能得诸三昧故,起散乱障;不修治般若波罗蜜故,起恶慧障;于处、非处中无善巧障;于度众生中无方便障;于菩萨智慧中不能观察障;于菩萨出离法中不能了知障;不成就菩萨十种广大眼故,眼如生盲障;耳不闻无碍法故,口如哑羊障;不具相好故,鼻根破坏障;不能辨了众生语言故,成就舌根障;轻贱众生故,成就身根障;心多狂乱故,成就意根障;不持三种律仪故,成就身业障;恒起四种过失故,成就语业障;多生贪、瞋、邪见故,成就意业障;贼心求法障;断绝菩萨境界障;于菩萨勇猛法中心生退怯障;于菩萨出离道中心生懒惰障;于菩萨智慧光明门中心生止息障;于菩萨念力中心生劣弱障;于如来教法中不能住持障;于菩萨离生道不能亲近障;于菩萨无失坏道不能修习障;随顺二乘正位障;远离三世诸佛菩萨种性障。

   “佛子,若菩萨于诸菩萨起一瞋心,则成就如是等百万障门。何以故?佛子,我不见有一法为大过恶,如诸菩萨于余菩萨起瞋心者。是故,诸菩萨摩诃萨欲疾满足诸菩萨行,应勤修十种法。何等为十?所谓:心不弃舍一切众生,于诸菩萨生如来想,永不诽谤一切佛法,知诸国土无有穷尽,于菩萨行深生信乐,不舍平等虚空法界菩提之心,观察菩提入如来力,精勤修习无碍辩才,教化众生无有疲厌,住一切世界心无所著。是为十。

   “佛子,菩萨摩诃萨安住此十法已,则能具足十种清净。何等为十?所谓:通达甚深法清净,亲近善知识清净,护持诸佛法清净,了达虚空界清净,深入法界清净,观察无边心清净,与一切菩萨同善根清净,不著诸劫清净,观察三世清净,修行一切诸佛法清净。是为十。

   “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十法已,则具足十种广大智。何等为十?所谓:知一切众生心行智,知一切众生业报智,知一切佛法智,知一切佛法深密理趣智,知一切陀罗尼门智,知一切文字辩才智,知一切众生语言、音声、辞辩善巧智,于一切世界中普现其身智,于一切众会中普现影像智,于一切受生处中具一切智智。是为十。

   “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十智已,则得入十种普入。何等为十?所谓:一切世界入一毛道,一毛道入一切世界;一切众生身入一身,一身入一切众生身;不可说劫入一念,一念入不可说劫;一切佛法入一法,一法入一切佛法;不可说处入一处,一处入不可说处;不可说根入一根,一根入不可说根;一切根入非根,非根入一切根;一切想入一想,一想入一切想;一切言音入一言音,一言音入一切言音;一切三世入一世,一世入一切三世。是为十。

   “佛子,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察已,则住十种胜妙心。何等为十?所谓:住一切世界语言、非语言胜妙心,住一切众生想念无所依止胜妙心,住究竟虚空界胜妙心,住无边法界胜妙心,住一切深密佛法胜妙心,住甚深无差别法胜妙心,住除灭一切疑惑胜妙心,住一切世平等无差别胜妙心,住三世诸佛平等胜妙心,住一切诸佛力无量胜妙心。是为十。

   “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十种胜妙心已,则得十种佛法善巧智。何等为十?所谓:了达甚深佛法善巧智,出生广大佛法善巧智,宣说种种佛法善巧智,证入平等佛法善巧智,明了差别佛法善巧智,悟解无差别佛法善巧智,深入庄严佛法善巧智,一方便入佛法善巧智,无量方便入佛法善巧智,知无边佛法无差别善巧智,以自心自力于一切佛法不退转善巧智。是为十。

   “佛子,菩萨摩诃萨闻此法已,咸应发心,恭敬受持。何以故?菩萨摩诃萨持此法者,少作功力,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得具足一切佛法,悉与三世诸佛法等。”

   尔时,佛神力故,法如是故,十方各有十不可说百千亿那由他佛刹微尘数世界六种震动,雨出过诸天一切华云、香云、末香云、衣盖、幢幡、摩尼宝等及以一切庄严具云,雨众妓乐云,雨诸菩萨云,雨不可说如来色相云,雨不可说赞叹如来善哉云,雨如来音声充满一切法界云,雨不可说庄严世界云,雨不可说增长菩提云,雨不可说光明照耀云,雨不可说神力说法云。如此世界四天下菩提树下菩提场菩萨宫殿中,见于如来成等正觉演说此法,十方一切诸世界中悉亦如是。

   尔时,佛神力故,法如是故,十方各过十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外,有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摩诃萨来诣此土,充满十方,作如是言:“善哉!善哉!佛子,乃能说此诸佛如来最大誓愿授记深法。佛子,我等一切同名普贤,各从普胜世界普幢自在如来所来诣此土,悉以佛神力故,于一切处演说此法;如此众会,如是所说,一切平等无有增减。我等皆承佛威神力,来此道场为汝作证。如此道场,我等十佛刹微尘数菩萨而来作证,十方一切诸世界中悉亦如是。”

   尔时,普贤菩萨摩诃萨以佛神力、自善根力,观察十方洎于法界,欲开示菩萨行,欲宣说如来菩提界,欲说大愿界,欲说一切世界劫数,欲明诸佛随时出现,欲说如来随根熟众生出现令其供养,欲明如来出世功不唐捐,欲明所种善根必获果报,欲明大威德菩萨为一切众生现形说法令其开悟,而说颂言:

   “汝等应欢喜,舍离于诸盖,一心恭敬听,菩萨诸愿行。

    往昔诸菩萨,最胜人师子,如彼所修行,我当次第说。

    亦说诸劫数,世界并诸业,及以无等尊,于彼而出兴。

    如是过去佛,大愿出于世,云何为众生,灭除诸苦恼?

    一切论师子,所行相续满,得佛平等法,一切智境界。

    见于过去世,一切人师子,放大光明网,普照十方界。

    思惟发是愿:我当作世灯,具足佛功德,十力一切智。

    一切诸众生,贪恚痴炽然;我当悉救脱,令灭恶道苦。

    发如是誓愿,坚固不退转,具修菩萨行,获十无碍力。

    如是誓愿已,修行无退怯,所作皆不虚,说名论师子。

    于一贤劫中,千佛出于世,彼所有普眼,我当次第说。

    如一贤劫中,无量劫亦然,彼未来佛行,我当分别说。

    如一佛刹种,无量刹亦然,未来十力尊,诸行我今说。

    诸佛次兴世,随愿随名号,随彼所得记,随其所寿命,

    随所修正法,专求无碍道;随所化众生,正法住于世;

    随所净佛刹,众生及法轮,演说时非时,次第净群生;

    随诸众生业,所行及信解,上中下不同,化彼令修习。

    入于如是智,修其最胜行,常作普贤业,广度诸众生。

    身业无障碍,语业悉清净,意行亦如是,三世靡不然。

    菩萨如是行,究竟普贤道,出生净智日,普照于法界。

    未来世诸劫,国土不可说,一念悉了知,于彼无分别。

    行者能趣入,如是最胜地,此诸菩萨法,我当说少分。

    智慧无边际,通达佛境界,一切皆善入,所行不退转。

    具足普贤慧,成满普贤愿,入于无等智,我当说彼行。

    于一微尘中,悉见诸世界,众生若闻者,迷乱心发狂。

    如于一微尘,一切尘亦然,世界悉入中,如是不思议。

    一一尘中有,十方三世法,趣刹皆无量,悉能分别知。

    一一尘中有,无量种佛刹,种种皆无量,于一靡不知。

    法界中所有,种种诸异相,趣类各差别,悉能分别知。

    深入微细智,分别诸世界,一切劫成坏,悉能明了说。

    知诸劫修短,三世即一念,众行同不同,悉能分别知。

    深入诸世界,广大非广大,一身无量刹,一刹无量身。

    十方中所有,异类诸世界,广大无量相,一切悉能知。

    一切三世中,无量诸国土,具足甚深智,悉了彼成败。

    十方诸世界,有成或有坏,如是不可说,贤德悉深了。

    或有诸国土,种种地严饰;诸趣亦复然,斯由业清净。

    或有诸世界,无量种杂染;斯由众生感,一切如其行。

    无量无边刹,了知即一刹,如是入诸刹,其数不可知。

    一切诸世界,悉入一刹中,世界不为一,亦复无杂乱。

    世界有仰覆,或高或复下,皆是众生想,悉能分别知。

    广博诸世界,无量无有边,知种种是一,知一是种种。

    普贤诸佛子,能以普贤智,了知诸刹数,其数无边际。

    知诸世界化,刹化众生化,法化诸佛化,一切皆究竟。

    一切诸世界,微细广大刹,种种异庄严,皆由业所起。

    无量诸佛子,善学入法界,神通力自在,普遍于十方。

    众生数等劫,说彼世界名,亦不能令尽,唯除佛开示。

    世界及如来,种种诸名号,经于无量劫,说之不可尽。

    何况最胜智,三世诸佛法,从于法界生,充满如来地!

    清净无碍念,无边无碍慧,分别说法界,得至于彼岸。

    过去诸世界,广大及微细,修习所庄严,一念悉能知。

    其中人师子,修佛种种行,成于等正觉,示现诸自在。

    如是未来世,次第无量劫,所有人中尊,菩萨悉能知。

    所有诸行愿,所有诸境界,如是勤修行,于中成正觉。

    亦知彼众会,寿命化众生,以此诸法门,为众转法轮。

    菩萨如是知,住普贤行地,智慧悉明了,出生一切佛。

    现在世所摄,一切诸佛土,深入此诸刹,通达于法界。

    彼诸世界中,现在一切佛,于法得自在,言论无所碍。

    亦知彼众会,净土应化力,尽无量亿劫,常思惟是事。

    调御世间尊,所有威神力,无尽智慧藏,一切悉能知。

    出生无碍眼,无碍耳鼻身,无碍广长舌,能令众欢喜。

    最胜无碍心,广大普清净,智慧遍充满,悉知三世法。

    善学一切化,刹化众生化,世化调伏化,究竟化彼岸。

    世间种种别,皆由于想住,入佛方便智,于此悉明了。

    众会不可说,一一为现身,悉使见如来,度脱无边众。

    诸佛甚深智,如日出世间,一切国土中,普现无休息。

    了达诸世间,假名无有实,众生及世界,如梦如光影。

    于诸世间法,不生分别见,善离分别者,亦不见分别。

    无量无数劫,解之即一念,知念亦无念,如是见世间。

    无量诸国土,一念悉超越,经于无量劫,不动于本处。

    不可说诸劫,即是须臾顷,莫见修与短,究竟刹那法。

    心住于世间,世间住于心,于此不妄起,二非二分别。

    众生世界劫,诸佛及佛法,一切如幻化,法界悉平等。

    普于十方刹,示现无量身,知身从缘起,究竟无所著。

    依于无二智,出现人师子,不著无二法,知无二非二。

    了知诸世间,如焰如光影,如响亦如梦,如幻如变化。

    如是随顺入,诸佛所行处,成就普贤智,普照深法界。

    众生刹染著,一切皆舍离,而兴大悲心,普净诸世间。

    菩萨常正念,论师子妙法,清净如虚空,而兴大方便。

    见世常迷倒,发心咸救度,所行皆清净,普遍诸法界。

    诸佛及菩萨,佛法世间法,若见其真实,一切无差别。

    如来法身藏,普入世间中,虽在于世间,于世无所著。

    譬如清净水,影像无来去;法身遍世间,当知亦如是。

    如是离染著,身世皆清净,湛然如虚空,一切无有生。

    知身无有尽,无生亦无灭,非常非无常,示现诸世间。

    除灭诸邪见,开示于正见,法性无来去,不著我我所。

    譬如工幻师,示现种种事,其来无所从,去亦无所至。

    幻性非有量,亦复非无量,于彼大众中,示现量无量。

    以此寂定心,修习诸善根,出生一切佛,非量非无量。

    有量及无量,皆悉是妄想,了达一切趣,不著量无量。

    诸佛甚深法,广大深寂灭,甚深无量智,知甚深诸趣。

    菩萨离迷倒,心净常相续,巧以神通力,度无量众生。

    未安者令安,安者示道场,如是遍法界,其心无所著。

    不住于实际,不入于涅槃,如是遍世间,开悟诸群生。

    法数众生数,了知而不著,普雨于法雨,充洽诸世间。

    普于诸世界,念念成正觉,而修菩萨行,未曾有退转。

    世间种种身,一切悉了知;如是知身法,则得诸佛身。

    普知诸众生,诸劫及诸刹,十方无涯际,智海无不入。

    众生身无量,一一为现身;佛身无有边,智者悉观见。

    一念之所知,出现诸如来,经于无量劫,称扬不可尽。

    诸佛能现身,处处般涅槃,一念中无量,舍利各差别。

    如是未来世,有求于佛果,无量菩提心,决定智悉知。

    如是三世中,所有诸如来,一切悉能知,名住普贤行。

    如是分别知,无量诸行地,入于智慧处,其轮不退转。

    微妙广大智,深入如来境,入已不退转,说名普贤慧。

    一切最胜尊,普入佛境界,修行不退转,得无上菩提。

    无量无边心,各各差别业,皆由想积集,平等悉了知。

    染污非染污,学心无学心,不可说诸心,念念中悉知。

    了知非一二,非染亦非净,亦复无杂乱,皆从自想起。

    如是悉明见,一切诸众生,心想各不同,起种种世间。

    以如是方便,修诸最胜行,从佛法化生,得名为普贤。

    众生皆妄起,善恶诸趣想,由是或生天,或复堕地狱。

    菩萨观世间,妄想业所起,妄想无边故,世间亦无量。

    一切诸国土,想网之所现,幻网方便故,一念悉能入。

    眼耳鼻舌身,意根亦如是,世间想别异,平等皆能入。

    一一眼境界,无量眼皆入,种种性差别,无量不可说。

    所见无差别,亦复无杂乱,各随于自业,受用其果报。

    普贤力无量,悉知彼一切,一切眼境界,大智悉能入。

    如是诸世间,悉能分别知,而修一切行,亦复无退转。

    佛说众生说,及以国土说,三世如是说,种种悉了知。

    过去中未来,未来中现在,三世互相见,一一皆明了。

    如是无量种,开悟诸世间,一切智方便,边际不可得。”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五十 

如来出现品第三十七之一

   尔时,世尊从眉间白毫相中放大光明,名如来出现,无量百千亿那由他阿僧祇光明以为眷属。其光普照十方尽虚空法界一切世界,右绕十匝,显现如来无量自在,觉悟无数诸菩萨众,震动一切十方世界,除灭一切诸恶道苦,映蔽一切诸魔宫殿,显示一切诸佛如来坐菩提座成等正觉及以一切道场众会;作是事已,而来右绕菩萨众会,入如来性起妙德菩萨顶。

   时,此道场一切大众身心踊跃,生大欢喜,作如是念:“甚奇希有!今者如来放大光明,必当演说甚深大法。”

   尔时,如来性起妙德菩萨于莲华座上,偏袒右肩,右跽合掌,一心向佛而说颂言:

   “正觉功德大智出,普达境界到彼岸,等于三世诸如来,是故我今恭敬礼。

    已升无相境界岸,而现妙相庄严身,放于离垢千光明,破魔军众咸令尽。

    十方所有诸世界,悉能震动无有余,未曾恐怖一众生,善逝威神力如是。

    虚空法界性平等,已能如是而安住,一切含生无数量,咸令灭恶除众垢。

    苦行勤劳无数劫,成就最上菩提道,于诸境界智无碍,与一切佛同其性。

    导师放此大光明,震动十方诸世界,已现无量神通力,而复还来入我身。

    决定法中能善学,无量菩萨皆来集,令我发起问法心,是故我今请法王。

    今此众会皆清净,善能度脱诸世间,智慧无边无染著,如是贤胜咸来集。

    利益世间尊导师,智慧精进皆无量,今以光明照大众,令我问于无上法。

    谁于大仙深境界,而能真实具开演?谁是如来法长子?世间尊导愿显示!”

   尔时,如来即于口中放大光明,名无碍无畏,百千亿阿僧祇光明以为眷属。普照十方尽虚空等法界一切世界,右绕十匝,显现如来种种自在,开悟无量诸菩萨众,震动一切十方世界,除灭一切诸恶道苦,映蔽一切诸魔宫殿,显示一切诸佛如来坐菩提座成等正觉及以一切道场众会;作是事已,而来右绕菩萨众会,入普贤菩萨摩诃萨口。其光入已,普贤菩萨身及师子座,过于本时及诸菩萨身座百倍,唯除如来师子之座。

   尔时,如来性起妙德菩萨问普贤菩萨摩诃萨言:“佛子,佛所示现广大神变,令诸菩萨皆生欢喜,不可思议,世莫能知,是何瑞相?”

   普贤菩萨摩诃萨言:“佛子,我于往昔见诸如来、应、正等觉示现如是广大神变,即说如来出现法门。如我惟忖,今现此相,当说其法。”说是语时,一切大地悉皆震动,出生无量问法光明。

   时,性起妙德菩萨问普贤菩萨言:“佛子,菩萨摩诃萨应云何知诸佛如来、应、正等觉出现之法?愿为我说!佛子,此诸无量百千亿那由他菩萨众会,皆久修净业,念慧成就,到于究竟大庄严岸,具一切佛威仪之行,正念诸佛未曾忘失,大悲观察一切众生,决定了知诸大菩萨神通境界,已得诸佛神力所加,能受一切如来妙法;具如是等无量功德,皆已来集。佛子,汝已曾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佛所承事供养,成就菩萨最上妙行,于三昧门皆得自在,入一切佛秘密之处,知诸佛法,断众疑惑,为诸如来神力所加,知众生根,随其所乐为说真实解脱之法,随顺佛智演说佛法到于彼岸,有如是等无量功德。善哉!佛子,愿说如来、应、正等觉出现之法,身相、言音、心意境界,所行之行,成道转法轮,乃至示现入般涅槃,见闻亲近所生善根;如是等事,愿皆为说!”

   时,如来性起妙德菩萨欲重明此义,向普贤菩萨而说颂曰:

   “善哉无碍大智慧,善觉无边平等境,愿说无量佛所行,佛子闻已皆欣庆!

    菩萨云何随顺入,诸佛如来出兴世?云何身语心境界?及所行处愿皆说!

    云何诸佛成正觉?云何如来转法轮?云何善逝般涅槃?大众闻已心欢喜。

    若有见佛大法王,亲近增长诸善根,愿说彼诸功德藏,众生见已何所获?

    若有得闻如来名,若现在世若涅槃,于彼福藏生深信,有何等利愿宣说!

    此诸菩萨皆合掌,瞻仰如来仁及我,大功德海之境界,净众生者愿为说!

    愿以因缘及譬喻,演说妙法相应义,众生闻已发大心,疑尽智净如虚空。

    如遍一切国土中,诸佛所现庄严身,愿以妙音及因喻,示佛菩提亦如彼。

    十方千万诸佛土,亿那由他无量劫,如今所集菩萨众,于彼一切悉难见。

    此诸菩萨咸恭敬,于微妙义生渴仰,愿以净心具开演,如来出现广大法!”

   尔时,普贤菩萨摩诃萨告如来性起妙德等诸菩萨大众言:“佛子,此处不可思议,所谓如来、应、正等觉以无量法而得出现。何以故?非以一缘,非以一事,如来出现而得成就;以十无量百千阿僧祇事而得成就。何等为十?所谓:过去无量摄受一切众生菩提心所成故,过去无量清净殊胜志乐所成故,过去无量救护一切众生大慈大悲所成故,过去无量相续行愿所成故,过去无量修诸福智心无厌足所成故,过去无量供养诸佛教化众生所成故,过去无量智慧方便清净道所成故,过去无量清净功德藏所成故,过去无量庄严道智所成故,过去无量通达法义所成故。佛子,如是无量阿僧祇法门圆满,成于如来。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非以一缘,非以一事,而得成就,以无量缘、无量事,方乃得成。所谓:兴布大云,降霔大雨,四种风轮相续为依。其四者何?一名能持,能持大水故;二名能消,能消大水故;三名建立,建立一切诸处所故;四名庄严,庄严分布咸善巧故。如是皆由众生共业及诸菩萨善根所起,令于其中一切众生各随所宜而得受用。佛子,如是等无量因缘乃成三千大千世界,法性如是,无有生者,无有作者,无有知者,无有成者,然彼世界而得成就。如来出现亦复如是,非以一缘,非以一事,而得成就;以无量因缘,无量事相,乃得成就。所谓:曾于过去佛所听闻受持大法云雨,因此能起如来四种大智风轮。何等为四?一者、念持不忘陀罗尼大智风轮,能持一切如来大法云雨故;二者、出生止观大智风轮,能消竭一切烦恼故;三者、善巧回向大智风轮,能成就一切善根故;四者、出生离垢差别庄严大智风轮,令过去所化一切众生善根清净,成就如来无漏善根力故。如来如是成等正觉,法性如是,无生无作而得成就。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一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将欲成时,大云降雨,名曰洪霔,一切方处所不能受、所不能持,唯除大千界将欲成时。佛子,如来、应、正等觉亦复如是,兴大法云,雨大法雨,名成就如来出现,一切二乘心志狭劣所不能受、所不能持,唯除诸大菩萨心相续力。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二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譬如众生以业力故,大云降雨,来无所从,去无所至。如来、应、正等觉亦复如是,以诸菩萨善根力故,兴大法云,雨大法雨,亦无所从来,无所至去。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三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譬如大云降霔大雨,大千世界一切众生,无能知数,若欲算计,徒令发狂;唯大千世界主──摩醯首罗,以过去所修善根力故,乃至一滴无不明了。佛子,如来、应、正等觉亦复如是,兴大法云,雨大法雨,一切众生、声闻、独觉所不能知,若欲思量,心必狂乱;唯除一切世间主──菩萨摩诃萨,以过去所修觉慧力故,乃至一文一句,入众生心,无不明了。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四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譬如大云降雨之时,有大云雨,名为能灭,能灭火灾;有大云雨,名为能起,能起大水;有大云雨,名为能止,能止大水;有大云雨,名为能成,能成一切摩尼诸宝;有大云雨,名为分别,分别三千大千世界。佛子,如来出现亦复如是,兴大法云,雨大法雨,有大法雨,名为能灭,能灭一切众生烦恼;有大法雨,名为能起,能起一切众生善根;有大法雨,名为能止,能止一切众生见惑;有大法雨,名为能成,能成一切智慧法宝;有大法雨,名为分别,分别一切众生心乐。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五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譬如大云雨一味水,随其所雨,无量差别。如来出现亦复如是,雨于大悲一味法水,随宜说法,无量差别。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六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初始成时,先成色界诸天宫殿,次成欲界诸天宫殿,次成于人及余众生诸所住处。佛子,如来出现亦复如是,先起菩萨诸行智慧,次起缘觉诸行智慧,次起声闻善根诸行智慧,次起其余众生有为善根诸行智慧。佛子,譬如大云雨一味水,随诸众生善根异故,所起宫殿种种不同。如来大悲一味法雨,随众生器而有差别。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七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譬如世界初欲成时,有大水生,遍满三千大千世界;生大莲华,名如来出现功德宝庄严,遍覆水上,光照十方一切世界。时,摩醯首罗、净居天等见是华已,即决定知于此劫中有尔所佛出兴于世。佛子,尔时,其中有风轮起,名善净光明,能成色界诸天宫殿。有风轮起,名净光庄严,能成欲界诸天宫殿。有风轮起,名坚密无能坏,能成大小诸轮围山及金刚山。有风轮起,名胜高,能成须弥山王。有风轮起,名不动,能成十大山王。何等为十?所谓:佉陀罗山、仙人山、伏魔山、大伏魔山、持双山、尼民陀罗山、目真邻陀山、摩诃目真邻陀山、香山、雪山。有风轮起,名为安住,能成大地。有风轮起,名为庄严,能成地天宫殿、龙宫殿、乾闼婆宫殿。有风轮起,名无尽藏,能成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大海。有风轮起,名普光明藏,能成三千大千世界诸摩尼宝。有风轮起,名坚固根,能成一切诸如意树。佛子,大云所雨一味之水,无有分别;以众生善根不同故,风轮不同;风轮差别故,世界差别。佛子,如来出现亦复如是,具足一切善根功德,放于无上大智光明,名不断如来种不思议智,普照十方一切世界,与诸菩萨一切如来灌顶之记:当成正觉出兴于世。佛子,如来出现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清净离垢,能成如来无漏无尽智。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普照,能成如来普入法界不思议智。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持佛种性,能成如来不倾动力。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迥出无能坏,能成如来无畏无坏智。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一切神通,能成如来诸不共法、一切智智。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出生变化,能成如来令见闻亲近所生善根不失坏智。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普随顺,能成如来无尽福德智慧之身,为一切众生而作饶益。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不可究竟,能成如来甚深妙智,随所开悟,令三宝种永不断绝。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种种庄严,能成如来相好严身,令一切众生皆生欢喜。复有无上大智光明,名不可坏,能成如来法界、虚空界等殊胜寿命无有穷尽。佛子,如来大悲一味之水无有分别,以诸众生欲乐不同、根性各别,而起种种大智风轮,令诸菩萨成就如来出现之法。佛子,一切如来同一体性,大智轮中出生种种智慧光明。佛子,汝等应知,如来于一解脱味出生无量不可思议种种功德,众生念言:‘此是如来神力所造。’佛子,此非如来神力所造。佛子,乃至一菩萨,不于佛所曾种善根,能得如来少分智慧,无有是处。但以诸佛威德力故,令诸众生具佛功德,而佛如来无有分别,无成无坏,无有作者,亦无作法。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八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如依虚空起四风轮,能持水轮。何等为四?一名安住,二名常住,三名究竟,四名坚固。此四风轮能持水轮,水轮能持大地令不散坏。是故说:地轮依水轮,水轮依风轮,风轮依虚空,虚空无所依。虽无所依,能令三千大千世界而得安住。佛子,如来出现亦复如是,依无碍慧光明起佛四种大智风轮,能持一切众生善根。何等为四?所谓:普摄众生皆令欢喜大智风轮,建立正法令诸众生皆生爱乐大智风轮,守护一切众生善根大智风轮,具一切方便通达无漏界大智风轮。是为四。佛子,诸佛世尊,大慈救护一切众生,大悲度脱一切众生,大慈大悲普遍饶益。然大慈大悲依大方便善巧,大方便善巧依如来出现,如来出现依无碍慧光明,无碍慧光明无有所依。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九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复次,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既成就已,饶益无量种种众生。所谓:水族众生得水饶益,陆地众生得地饶益,宫殿众生得宫殿饶益,虚空众生得虚空饶益。如来出现亦复如是,种种饶益无量众生。所谓:见佛生欢喜者,得欢喜益;住净戒者,得净戒益;住诸禅定及无量者,得圣出世大神通益;住法门光明者,得因果不坏益;住无所有光明者,得一切法不坏益。是故说言:‘如来出现,饶益一切无量众生。’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第十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

   “佛子,菩萨摩诃萨知如来出现,则知无量;知成就无量行故,则知广大;知周遍十方故,则知无来去;知离生住灭故,则知无行、无所行;知离心、意、识故,则知无身;知如虚空故,则知平等;知一切众生皆无我故,则知无尽;知遍一切刹无有尽故,则知无退;知尽后际无断绝故,则知无坏;知如来智无有对故,则知无二;知平等观察为、无为故,则知一切众生皆得饶益,本愿回向自在满足故。”

   尔时,普贤菩萨摩诃萨欲重明此义而说颂言:

   “十力大雄最无上,譬如虚空无等等,境界广大不可量,功德第一超世间。

    十力功德无边量,心意思量所不及,人中师子一法门,众生亿劫莫能知。

    十方国土碎为尘,或有算计知其数;如来一毛功德量,千万亿劫无能说。

    如人持尺量虚空,复有随行计其数,虚空边际不可得,如来境界亦如是。

    或有能于刹那顷,悉知三世众生心,设经众生数等劫,不能知佛一念性。

    譬如法界遍一切,不可见取为一切;十力境界亦复然,遍于一切非一切。

    真如离妄恒寂静,无生无灭普周遍;诸佛境界亦复然,体性平等不增减。

    譬如实际而非际,普在三世亦非普;导师境界亦如是,遍于三世皆无碍。

    法性无作无变易,犹如虚空本清净;诸佛性净亦如是,本性非性离有无。

    法性不在于言论,无说离说恒寂灭;十力境界性亦然,一切文辞莫能辩。

    了知诸法性寂灭,如鸟飞空无有迹,以本愿力现色身,令见如来大神变。

    若有欲知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远离妄想及诸取,令心所向皆无碍。

    是故佛子应善听,我以少譬明佛境,十力功德不可量,为悟众生今略说。

    导师所现于身业,语业心业诸境界,转妙法轮般涅槃,一切善根我今说。

    譬如世界初安立,非一因缘而可成,无量方便诸因缘,成此三千大千界。

    如来出现亦如是,无量功德乃得成,刹尘心念尚可知,十力生因莫能测。

    譬如劫初云澍雨,而起四种大风轮,众生善根菩萨力,成此三千各安住。

    十力法云亦如是,起智风轮清净意,昔所回向诸众生,普导令成无上果。

    如有大雨名洪澍,无有处所能容受,唯除世界将成时,清净虚空大风力。

    如来出现亦如是,普雨法雨充法界,一切劣意无能持,唯除清净广大心。

    譬如空中澍大雨,无所从来无所去,作者受者悉亦无,自然如是普充洽。

    十力法雨亦如是,无去无来无造作,本行为因菩萨力,一切大心咸听受。

    譬如空云澍大雨,一切无能数其滴,唯除三千自在王,具功德力悉明了。

    善逝法雨亦如是,一切众生莫能测,唯除于世自在人,明见如观掌中宝。

    譬如空云澍大雨,能灭能起亦能断,一切珍宝悉能成,三千所有皆分别。

    十力法雨亦如是,灭惑起善断诸见,一切智宝皆使成,众生心乐悉分别。

    譬如空中雨一味,随其所雨各不同,岂彼雨性有分别,然随物异法如是。

    如来法雨非一异,平等寂静离分别,然随所化种种殊,自然如是无边相。

    譬如世界初成时,先成色界天宫殿,次及欲天次人处,乾闼婆宫最后成。

    如来出现亦如是,先起无边菩萨行,次化乐寂诸缘觉,次声闻众后众生。

    诸天初见莲华瑞,知佛当出生欢喜;水缘风力起世间,宫殿山川悉成立。

    如来宿善大光明,巧别菩萨与其记;所有智轮体皆净,各能开示诸佛法。

    譬如树林依地有,地依于水得不坏,水轮依风风依空,而其虚空无所依。

    一切佛法依慈悲,慈悲复依方便立,方便依智智依慧,无碍慧身无所依。

    譬如世界既成立,一切众生获其利,地水所住及空居,二足四足皆蒙益。

    法王出现亦如是,一切众生获其利,若有见闻及亲近,悉使灭除诸惑恼。

    如来出现法无边,世间迷惑莫能知,为欲开悟诸含识,无譬喻中说其譬。

   “佛子,诸菩萨摩诃萨应云何见如来、应、正等觉身?

   “佛子,诸菩萨摩诃萨应于无量处见如来身。何以故?诸菩萨摩诃萨不应于一法、一事、一身、一国土、一众生见于如来,应遍一切处见于如来。佛子,譬如虚空遍至一切色、非色处,非至、非不至。何以故?虚空无身故。如来身亦如是,遍一切处,遍一切众生,遍一切法,遍一切国土,非至、非不至。何以故?如来身无身故,为众生故示现其身。佛子,是为如来身第一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虚空宽广非色,而能显现一切诸色,而彼虚空无有分别亦无戏论。如来身亦复如是,以智光明普照明故,令一切众生世、出世间诸善根业皆得成就,而如来身无有分别亦无戏论。何以故?从本已来,一切执著、一切戏论皆永断故。佛子,是为如来身第二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日出于阎浮提,无量众生皆得饶益。所谓:破暗作明,变湿令燥,生长草木,成熟谷稼,廓彻虚空,开敷莲华,行者见道,居者办业。何以故?日轮普放无量光故。佛子,如来智日亦复如是,以无量事普益众生。所谓:灭恶生善,破愚为智,大慈救护,大悲度脱;令其增长根、力、觉分;令生深信,舍离浊心;令得见闻,不坏因果;令得天眼,见殁生处;令心无碍,不坏善根;令智修明,开敷觉华;令其发心,成就本行。何以故?如来广大智慧日身,放无量光普照耀故。佛子,是为如来身第三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日出于阎浮提,先照一切须弥山等诸大山王,次照黑山,次照高原,然后普照一切大地。日不作念:‘我先照此,后照于彼。’但以山地有高下故,照有先后。如来、应、正等觉亦复如是,成就无边法界智轮,常放无碍智慧光明,先照菩萨摩诃萨等诸大山王,次照缘觉,次照声闻,次照决定善根众生,随其心器示广大智,然后普照一切众生,乃至邪定亦皆普及,为作未来利益因缘令成熟故。而彼如来大智日光不作是念:‘我当先照菩萨大行,乃至后照邪定众生。’但放光明平等普照,无碍无障,无所分别。佛子,譬如日月随时出现,大山、幽谷普照无私。如来智慧复亦如是,普照一切无有分别,随诸众生根欲不同,智慧光明种种有异。佛子,是为如来身第四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日出,生盲众生无眼根故,未曾得见。虽未曾见,然为日光之所饶益。何以故?因此得知昼夜时节,受用种种衣服、饮食,令身调适离众患故。如来智日亦复如是,无信、无解、毁戒、毁见、邪命自活生盲之类无信眼故,不见诸佛智慧日轮。虽不见佛智慧日轮,亦为智日之所饶益。何以故?以佛威力,令彼众生所有身苦及诸烦恼、未来苦因皆消灭故。佛子,如来有光明,名积集一切功德;有光明,名普照一切;有光明,名清净自在照;有光明,名出大妙音;有光明,名普解一切语言法令他欢喜;有光明,名示现永断一切疑自在境界;有光明,名无住智自在普照;有光明,名永断一切戏论自在智;有光明,名随所应出妙音声;有光明,名出清净自在音庄严国土成熟众生。佛子,如来一一毛孔放如是等千种光明,五百光明普照下方,五百光明普照上方。种种刹中种种佛所诸菩萨众,其菩萨等见此光明,一时皆得如来境界,十头、十眼、十耳、十鼻、十舌、十身、十手、十足、十地、十智,皆悉清净。彼诸菩萨先所成就诸处诸地,见彼光明转更清净,一切善根皆悉成熟,趣一切智;住二乘者,灭一切垢;其余一分生盲众生,身既快乐,心亦清净,柔软调伏,堪修念智;地狱、饿鬼、畜生诸趣所有众生,皆得快乐,解脱众苦,命终皆生天上、人间。佛子,彼诸众生不觉不知,以何因缘、以何神力而来生此?彼生盲者作如是念:‘我是梵天!我是梵化!’是时,如来住普自在三昧,出六十种妙音而告之言:‘汝等非是梵天,亦非梵化,亦非帝释护世所作,皆是如来威神之力。’彼诸众生闻是语已,以佛神力皆知宿命,生大欢喜;心欢喜故,自然而出优昙华云、香云、音乐云、衣云、盖云、幢云、幡云、末香云、宝云、师子幢半月楼阁云、歌咏赞叹云、种种庄严云,皆以尊重心供养如来。何以故?此诸众生得净眼故,如来与彼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佛子,如来智日如是利益生盲众生,令得善根,具足成熟。佛子,是为如来身第五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月轮有四奇特未曾有法。何等为四?一者、映蔽一切星宿光明;二者、随逐于时示现亏盈;三者、于阎浮提澄净水中影无不现;四者、一切见者皆对目前,而此月轮无有分别、无有戏论。佛子,如来身月亦复如是,有四奇特未曾有法。何等为四?所谓:映蔽一切声闻、独觉、学、无学众;随其所宜,示现寿命修短不同,而如来身无有增减;一切世界净心众生菩提器中,影无不现;一切众生有瞻对者皆谓如来唯现我前,随其心乐而为说法,随其地位令得解脱,随所应化令见佛身,而如来身无有分别、无有戏论,所作利益皆得究竟。佛子,是为如来身第六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大梵天王,以少方便于大千世界普现其身,一切众生皆见梵王现在己前,而此梵王亦不分身、无种种身。佛子,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无有分别,无有戏论,亦不分身,无种种身,而随一切众生心乐示现其身,亦不作念现若干身。佛子,是为如来身第七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医王善知众药及诸咒论,阎浮提中诸所有药用无不尽,复以宿世诸善根力、大明咒力,为方便故,众生见者病无不愈。彼大医王知命将终,作是念言:‘我命终后,一切众生无所依怙,我今宜应为现方便。’是时,医王合药涂身,明咒力持,令其终后身不分散、不萎不枯,威仪视听与本无别,凡所疗治悉得除差。佛子,如来、应、正等觉无上医王亦复如是,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炼治法药已得成就,修学一切方便善巧大明咒力皆到彼岸,善能除灭一切众生诸烦恼病及住寿命;经无量劫,其身清净无有思虑、无有动用,一切佛事未尝休息,众生见者诸烦恼病悉得消灭。佛子,是为如来身第八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大海有大摩尼宝,名集一切光明毗卢遮那藏;若有众生触其光者,悉同其色;若有见者,眼得清净。随彼光明所照之处,雨摩尼宝,名为安乐,令诸众生离苦调适。佛子,诸如来身亦复如是,为大宝聚一切功德大智慧藏;若有众生触佛身宝智慧光者,同佛身色;若有见者,法眼清净。随彼光明所照之处,令诸众生离贫穷苦,乃至具足佛菩提乐。佛子,如来法身无所分别亦无戏论,而能普为一切众生作大佛事。佛子,是为如来身第九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

   “复次,佛子,譬如大海有大如意摩尼宝王,名一切世间庄严藏,具足成就百万功德,随所住处,令诸众生灾患消除、所愿满足;然此如意摩尼宝王非少福众生所能得见。如来身如意宝王亦复如是,名为能令一切众生皆悉欢喜,若有见身、闻名、赞德,悉令永离生死苦患;假使一切世界一切众生,一时专心欲见如来,悉令得见,所愿皆满。佛子,佛身非是少福众生所能得见,唯除如来自在神力所应调伏;若有众生因见佛身便种善根乃至成熟,为成熟故,乃令得见如来身耳。佛子,是为如来身第十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见。以其心无量遍十方故,所行无碍如虚空故,普入法界故,住真实际故,无生无灭故,等住三世故,永离一切分别故,住尽后际誓愿故,严净一切世界故,庄严一一佛身故。”

   尔时,普贤菩萨摩诃萨欲重明此义而说颂言:

   “譬如虚空遍十方,若色非色有非有,三世众生身国土,如是普在无边际。

    诸佛真身亦如是,一切法界无不遍,不可得见不可取,为化众生而现形。

    譬如虚空不可取,普使众生造众业,不念我今何所作?云何我作为谁作?

    诸佛身业亦如是,普使群生修善法,如来未曾有分别:我今于彼种种作。

    譬如日出阎浮提,光明破暗悉无余,山树池莲地众物,种种品类皆蒙益。

    诸佛日出亦如是,生长人天众善行,永除痴暗得智明,恒受尊荣一切乐。

    譬如日光出现时,先照山王次余山,后照高原及大地,而日未始有分别。

    善逝光明亦如是,先照菩萨次缘觉,后照声闻及众生,而佛本来无动念。

    譬如生盲不见日,日光亦为作饶益,令知时节受饮食,永离众患身安隐。

    无信众生不见佛,而佛亦为兴义利,闻名及以触光明,因此乃至得菩提。

    譬如净月在虚空,能蔽众星示盈缺,一切水中皆现影,诸有观瞻悉对前。

    如来净月亦复然,能蔽余乘示修短,普现天人净心水,一切皆谓对其前。

    譬如梵王住自宫,普现三千诸梵处,一切人天咸得见,实不分身向于彼。

    诸佛现身亦如是,一切十方无不遍,其身无数不可称,亦不分身不分别。

    如有医王善方术,若有见者病皆愈,命虽已尽药涂身,令其作务悉如初。

    最胜医王亦如是,具足方便一切智,以昔妙行现佛身,众生见者烦恼灭。

    譬如海中有宝王,普出无量诸光明,众生触者同其色,若有见者眼清净。

    最胜宝王亦如是,触其光者悉同色,若有得见五眼开,破诸尘暗住佛地。

    譬如如意摩尼宝,随有所求皆满足,少福众生不能见,非是宝王有分别。

    善逝宝王亦如是,悉满所求诸欲乐,无信众生不见佛,非是善逝心弃舍。

 

 

大方广佛华严经八十卷(第五十一卷~第五十五卷)

http://www.fotuozhengfa.com/archives/8580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