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大宝积经(全文完整版)第六十六卷至第七十卷 (69---70)  

2014-09-20 17:03:42|  分类: 汉传佛教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宝积经卷第六十九


菩萨见实会第十六之九广果天授记品第二十二

  尔时,八亿广果诸天,见诸阿修罗、伽楼罗、龙及龙女、鸠槃茶、乾闼婆、夜叉、紧那罗、摩睺罗伽、诃罗伽阇天、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摩天、光音天、遍净天等,供养如来,闻授记已,欣喜踊跃,皆得称心;入一一法门,从一一法门见无量法门,于一切法门得无量辩、不断辩、相应辩、解脱辩、无著辩、无碍辩、微细辩、甚深辩、种种辩、美妙辩、相续辩;于诸辩才皆悉知已,于如来所敬信尊重,而作是言:“世尊,有陀罗尼名无量门,若有菩萨修集是陀罗尼者,当知得彼不断辩等,于一切境界中心不迷惑,是诸境界无有一法非陀罗尼。是菩萨摩诃萨得是陀罗尼时,于诸法中悉得陀罗尼解辩才无碍。若菩萨住是无量法门陀罗尼时,于五阴入、十二入,入十八界,入于诸根,入四谛,入十二因缘,入于众生入及非众生,入于有入非有,入于取相入非取相,入于依入非依,入于空入于我,入于相入非相,入于愿入非愿,入于有为入无为,入如是一切处,得不坏辩才。是菩萨于阴入中得陀罗尼,所谓色阴者即非成就。何以故?无有少色法得成就者。何以故?地地界性非成就。如是水、火、风界性亦非成就。何以故?地性离故。若法无体性,是名非成就;如是水、火、风性自离故,以法无体性,是故非成就。如是色非成就,以非成就故,不可说名过去、现在及以未来。何以故?色非有法故,是故不可得。若色不生者即是不灭,以不生灭故,即不可说。复有如是说,所有过去色、现在未来色,此等和合名为色阴,其色体性亦不可得,何有过去、现在、未来?是故色阴非是可说。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故阴入即是陀罗尼入,以陀罗尼入故,阴不可得;以阴不可得故,陀罗尼亦不可得;以陀罗尼入不可得,唯是但名,但用,但假,但是世俗,但是言说,但是施设,非阴、非色,亦非色入,亦非陀罗尼体性可得。何以故?所谓阴等非是作法,以非作法故,无有积聚;以积聚故,得名为阴。譬如世间多物积聚,假名城屋、舍宅、殿堂、重阁、楼阙、窗牖、栏楯、城壁、女墙、却敌、寮孔,周回具足名之为城。彼色性即不可得,无有积聚;以无积聚故,即便无色,亦无色阴。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性不可得,无有积聚;以无积聚故,即便无识亦无识阴,彼诸阴入应如是知。彼眼入者是谁入?谓苦入。何者是眼?谓清净四大所造色名为眼。何等是四大?谓清净地界、水火风界。彼净地界性自离故,以法体不可得,彼即非成就。如是清净水、火、风界体性自离,以法体不可得,彼即非成就。如是眼入非成就,是故不可说言过去、现在、未来。何以故?眼入非物,以非物故不生不灭,若不生灭者即是不可说。如是眼不生灭,入亦不生灭;以不生灭故,即是不可说,应当如是知,唯是但名,但用,但假,但是世俗,但是言说,彼名名体亦离自性。何以故?无有一法得名为眼,名为入,名为苦;以名不可得,是故眼入亦不可得;以眼不可得即是陀罗尼入,是陀罗尼入亦不可得。何以故?性自离故,但名,但用,但假施设、世俗言说,如是以眼入入得陀罗尼,得陀罗尼已便得辩才。当知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亦皆如是。于彼界入得陀罗尼眼,眼体不可得,界体不可得。何以故?眼离眼性故,界离界性故,以法体不可得,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不生不灭;以不生灭故,彼即非过去、非现在、非未来,但名,但用,但假,但世俗,但言说,但施设。彼名离名自性,乃至施设亦离施设自性。若法无自性不可得者,即是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即非生灭;以不生灭故,彼即非过去、非现在、非未来。若于三世所不摄者,彼名即非相,亦非想,非用非假,非有为非可说,非来非去,非可为他说非可显示,非可知非可识,非黑非白,非窟宅离窟宅故,非至非可至故,非得非可得故,非证非可证故,非凡夫亦非凡夫地,非声闻亦非声闻地,非缘觉亦非缘觉地,非菩萨亦非菩萨地,非佛亦非佛地,非地亦非非地,此即是真如不异如非非如,寂灭无相但用但假。谓如来者,但世俗故说名如来,非第一义有如来也。何以故?彼法不可得故无如来。于彼界入,应当入如是眼耳鼻舌身意界、法界、意识界。如是一切余界亦应知,应当如是广入法界。
  “世尊,彼法界说言阴时,而不坏彼法界本性;说言入时说言界时,说言四谛时,说言十二因缘时,亦不坏本法界体性。彼法界随所说处,一切诸法建立名字,皆不坏彼法界体性。世尊,譬如地界随其所在作异名字,而不坏彼本地界性。世尊,如是法界随其所在作异名字,亦复不坏法界本性。如是水、火、风界亦复如是。世尊,譬如虚空随其所在差别异用,而不坏彼虚空体性。世尊,如是法界随其所在差别名用,而不坏彼法界体性。世尊,入诸根时即是入法界。言诸根者,所谓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男根、女根、命根、乐根、苦根、喜根、忧根、舍根、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未知欲知根、知根、知己根。彼眼眼体不可得根,根体不可得。何以故?是眼离眼自性故。以法无体性,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彼即不生,若不生者即是不灭;以不生灭故,不可说言彼是过去、现在、未来;若于三世中不生灭者,彼即非眼亦非眼根,云何有用?应如是知。世尊,譬如空拳虚诳无物,但有名字乃至言说,于第一义中空拳亦无如是眼及眼根。犹如空拳虚妄非实而现虚相诳惑凡夫,但有名字乃至言说,于第一义眼及眼根俱不可得。如是世尊得一切智已,为度众生故说名为根;彼等诸根于第一义,性自离故根体皆空。其法体空者用亦虚妄,非有非实诳惑凡愚。离自性故不生不灭,不生灭者不得说言彼是过去、现在、未来。若于三世中无者彼即无名无相,非可说非可为他说,非生非可生,非已知非当知,非已闻非当闻,非识非可识,非已证非当证,非已得非当得,非已见非当见,非已到非当到。何以故?彼非有故。世尊,譬如有人于其梦中受乐喜笑呓语游戏,是人尔时从寐寤已,忆念梦中受乐游戏,念已求之不见不得。何以故?彼人梦中受乐喜笑呓语游戏,尚自无实,何况寤时?若见若得,无有是处。世尊,如是诸根,犹如梦中受乐游戏,实不可得;如是一切诸法体性亦不可得,以不可得故,不可说言彼是过去、现在、未来;若于三世中不可得者,彼即不可说。一切诸根当如是知。世尊,若入法界即入一切法,入一切法即是入法界。
  “世尊,入四谛法即是入法界。何等为四?谓苦、集、灭、道。世尊亦说一切诸法皆悉是空,非众生、非命、非补特伽罗、非想、非相,我等于此法中无有疑虑。世尊,以无众生故亦复无苦。何以故?众生无处苦谛亦无。以无苦故集谛亦无。何以故?无如是因而无果者。世尊,以无集故灭谛亦无。何以故?无集谛故亦无断集。以无灭故道谛亦无。何以故?无有是道不断集者。世尊,道果者谓是灭谛,彼烦恼不可得断,烦恼灭亦不可得,以灭不可得故道亦不可得,无有如是道而无其果。此四圣谛但是分别虚妄非有,以非有故,不可说言过去、现在及以未来;若于三世中不可得者,彼即非生非灭,非相非想,非设非可设,非示非可示,非显非可显,非语言非可语言,非言辞非可言词,非说非可说,非见非可见,非知非可知,非识非可识,非测非可测,非达非可达,非到非可到,非得非可得,非闻非可闻,非见非可见,非对非可对,非证非可证,非白非黑,非明非暗,非去非来,非浅非深,非清非浊,非畏非安,非缚非解,非憎非爱,非烦恼非清净,非智非非智,非路非非路,非坏非非坏,非摄受非非摄受,非生死非非生死,非可得非不可得,非众生非非众生,非命非非命,非寿者非非寿者,非我非非我,非物非非物,非空非不空,非相非非相,非愿非不愿,非依非不依,非有为非无为,非断非常,非邪非正,非实非妄,非妄想非非妄想,非处非非处,非宅非非宅,非知非不知,非舍非修,非生死非涅槃,非觉非不觉,非凡夫境界,非声闻境界,非缘觉境界,非菩萨境界,非佛境界,非境界非非境界,非作非不作。如是入谛即是入法界,入法界已即得陀罗尼,得陀罗尼已即得辩才。
  “入十二因缘即是入法界,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渴爱,渴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是众苦大聚。如是无明灭则行灭,乃至忧悲苦恼灭众苦大聚灭。世尊,彼无明无明体不可得。何以故?性自离故。若法无体性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非生非灭,非生灭者即非过去、非现在、非未来;若于三世中不可得者,无名无形,无相无想,亦非差别,是但名,但假,但用,但世俗,但言说。为教化一切凡夫众生故,彼无明于第一义实不可得,不可得者即非差别用,亦不可说。世尊,若是但名乃至但施设,彼即非实,唯是虚妄、言说分别、觉观非定,但是戏论。彼无明若无自性者,云何能生行?无明无故行亦不生,以不生故,彼即不老不病不死不流转即不生。何以故?若不生者云何有老?以无老故乃至不生。若不生不死者,即是一切过现未来诸佛菩提,但世俗名字,非第一义。所言无明即是菩提,当知诸有支亦复如是。如是入十二因缘,当知即是入于法界。
  “世尊,如来不生,一切诸法亦不生,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如来不灭,一切诸法亦不灭,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世尊,如来无相,一切诸法亦无相,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略而言之,如是无相不可得,非垢非净,非爱非憎,法界不可识,亦复不可知。世尊,真如者即是如来,一切诸法即是真如,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世尊,实际者即是如来,一切诸法即是实际,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世尊,随所法中即有如来,于其法中即有一切法,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世尊,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彼诸众生是计著见。何以故?如来不二,菩提亦不二;不二者,不能觉悟于不二。世尊,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如来转于无上法轮。’彼诸众生是执著见。何以故?如来非进退。世尊,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如来灭度无量众生。’彼等一切皆是执见。何以故?一切诸法实无众生,是故无有得灭度者。世尊,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如来利益无量众生。’彼等一切是取著见。何以故?如来不为利益众生,亦复不为不利众生出现于世。世尊,若复有人于未来世作如是言:‘如来舍寿。’彼诸众生皆是执见。何以故?法界无摄受亦无舍故。世尊,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如来入于无余涅槃界。’彼诸众生是计著见。何以故?法界非生死,亦非涅槃。世尊,若复有人于我所说法,能决定知者,彼诸众生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不退转。世尊,假使法界有其变异,是诸善男子、善女人能如是信者,必定当觉无上菩提无有变退。”
  尔时,八亿广果诸天,于世尊所演说自己所证法已,头面礼足,右绕三匝,却住一面,合掌而立,异口同声,以偈赞佛:

    如是彼诸佛正法, 具足兴显于世间,
   饶益无量诸众生, 彼教如法大兴盛。
   如是闻佛所说已, 一切大众皆信解,
   必当得成佛世尊, 广能利益诸群生。
   是时众会悉欣喜, 头面礼拜如来足,
   无等恭敬于善逝, 如法供养天人师。
   是故踊跃发精进, 犹如有人救头燃,
   常应亲近善知识, 勤修般若波罗蜜。
   此是见实胜进行, 汝等比丘应修习,
   当成无上二足尊, 功德如山利世间。”

大宝积经卷第七十


菩萨见实会第十六净居天子赞偈品第二十三之一

  尔时,净居诸天子,知无量众生得住菩提,于佛法中无有疑虑已,称意踊悦,各以妙偈赞佛功德:

  尔时,信施天子以偈赞曰:

  “所爱妻子施, 并舍所重身,至王位财, 我礼檀度者。”

  尔时,乐持戒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本持戒, 一切无所著,获果到彼岸, 我礼戒度者。”

  尔时,乐忍天子以偈赞曰:

  “佛昔修忍辱, 堪受解支节,初无悔恼心, 我礼忍度者。”

  尔时,乐精进天子以偈赞曰:

  “不退勇健首, 精进有大力,已得上菩提, 我礼进度者。”

  尔时,乐禅天子以偈赞曰:

  “佛本修禅定, 世间所不知,三际得平等, 我礼禅度者。”

  尔时,威德天子以偈赞曰:

  “大雄于般若, 相续而修行,获得无尽慧, 我礼智度者。”

  尔时,界慧天子以偈赞曰:

  “布施及爱语, 利益与同事,以此度众生, 我礼大导师。”

  尔时,净慧天子以偈赞曰:

  “于大慈悲喜, 长夜常修习,以是济群生, 归命大船师。”

  尔时,净心天子以偈赞曰:

  “以度无诤行, 调心大牟尼,能调未调者, 我礼调御师。”

  尔时,无垢慧天子以偈赞曰:

  “广心柔软心, 心调及诸根,知诸众生心, 我礼悉知者。”

  尔时,净意天子以偈赞曰:

  “具足正念者, 安住坚慧中,明达悉了知, 礼觉觉他者。”

  尔时,庄严心天子以偈赞曰:

  “佛久心清净, 亦净佛国土,及净群生慧, 我礼净法王。”

  尔时,无胜天子以偈赞曰:

  “所愿无能坏, 降伏魔怨力,满足诸大愿, 悦喻诸天众。”

  尔时,速营事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速知法, 亦疾净众生,已见难见法, 我礼速事者。”

  尔时,坚精进天子以偈赞曰:

  “处处悉解脱, 离痴无诸漏,已度彼岸住, 我礼坚固力。”

  尔时,乐威仪天子以偈赞曰:

  “离欲无诸过, 除闇得漏尽,为世胜福田, 我礼应供者。”

  尔时,善住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住正法, 三界所供养,一道安隐行, 是故我敬礼。”

  尔时,无动天子以偈赞曰:

  “佛如坚固山, 不为风所动,毁誉常平等, 是故今敬礼。”

  尔时,得平等天子以偈赞曰:

  “大雄色殊胜, 具三十二相,有大深智慧, 我礼端正智。”

  尔时,深慧天子以偈赞曰:

  “非身大身者, 安住真如法,显说于实际, 世间无与等。”

  尔时,无等碍慧天子以偈赞曰:

  “究竟同不二, 勇健能伏魔,不疑于深义, 照法到彼岸。”

  尔时,喜意天子以偈赞曰:

  “喜意本勇健, 所学皆通利,弃舍此三界, 如蛇脱故皮。”

  尔时,定意天子以偈赞曰:

  “譬如闇室灯, 油尽故明灭,智者如是灭, 由闻佛法故。”

  尔时,住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普观察, 为欲所结缚,佛能断彼罥, 由执智剑故。”

  尔时,多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定心及定行, 定威仪境界,佛能灭烦恼, 我礼伏怨者。”

  尔时,无畏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学佛舍摩他, 菩萨得名称,正定导引故, 成就定心佛。”

  尔时,定食天子以偈赞曰:

  “寂灭一切法, 大雄所演说,解彼大智者, 疾成于如来。”

  尔时,常观天子以偈赞曰:

  “常观诸众生, 悉随如来学,获得胜菩提, 满足大智慧。”

  尔时,持德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智彼岸, 菩萨修学故,成世大威德, 能见无量法。”

  尔时,造光天子以偈赞曰:

  “彼得不思光, 当获无垢乐,照世如来所, 得闻智境界。”

  尔时,无垢光天子以偈赞曰:

  “诸法无分别, 以善方便故,修习如是智, 故成妙丈夫。”

  尔时,无所住天子以偈赞曰:

  “无住无触娆, 诸法无所觉,不觉于自他, 佛依真实见。”

  尔时,宅慧天子以偈赞曰:

  “诸法无窟宅, 导师如是见,为众生说故, 随顺取法相。”

  尔时,无依慧天子以偈赞曰:

  “诸法无所依, 远离于彼此,如来显真实, 如掌庵罗果。”

  尔时,虚空行天子以偈赞曰:

  “知法如虚空, 不生亦不灭,佛见法如是, 故能离世间。”

  尔时,无积聚天子以偈赞曰:

  “无求亦无慢, 无觉无不觉,依真无自性, 是佛见世间。”

  尔时,修慧天子以偈赞曰:

  “犹如巧幻师, 幻作种种事,非实而见实, 故佛无与等。”

  尔时,喜悟天子以偈赞曰:

  “譬如镜中像, 虽见非真实,佛如是见法, 不迷于世间。”

  尔时,除疑天子以偈赞曰:

  “佛如呼声响, 诸法亦复然,说闻俱非实, 是佛见世间。”

  尔时,无碍辩天子以偈赞曰:

  “安住正法者, 辩才深妙说,世尊久证法, 故能具足辩。”

  尔时,无障智天子以偈赞曰:

  “依真无自性, 一切法如是,如来如实知, 故能除闇冥。”

  尔时,无忧天子以偈赞曰:

  “无忧亦无恼, 无静无娆浊,诸法无垢染, 佛见真实性。”

  尔时,行具足天子以偈赞曰:

  “无来亦无去, 诸法无所有,如来真实见, 如是为世说。”

  尔时,胜慧天子以偈赞曰:

  “无染亦无净, 非愚亦非智,诸法无能所, 佛依如实见。”

  尔时,得无碍天子以偈赞曰:

  “非明亦非闇, 非色非非色,非缚非解脱, 佛慧如实见。”

  尔时,勇目天子以偈赞曰:

  “非局亦非遍, 非有亦非无,如梦受五欲, 佛见法如实。”

  尔时,不瞬天子以偈赞曰:

  “不生亦不灭, 亦不住中间,迷彼无智者, 唯佛见真实。”

  尔时,住空天子以偈赞曰:

  “非人非众生, 非用非世财,随说故有用, 佛能真实见。”

  尔时,住无相天子以偈赞曰:

  “所用一切法, 彼皆悉无相,诸法性相离, 导师如是见。”

  尔时,无愿天子以偈赞曰:

  “因法空无相, 以是不起愿,假设有愿求, 唯佛如实知。”

  尔时,三昧流注天子以偈赞曰:

  “已得解脱门, 无有解脱者,烦恼本亦无, 佛见真实性。”

  尔时,无毁天子以偈赞曰:

  “舍弃一切恶, 集诸功德聚,故佛无毁訾, 亦无毁訾事。”

  尔时,电云天子以偈赞曰:

  “犹如雷电云, 降雨充大地,佛注正法雨, 充足诸群生。”

  尔时,不唐愿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辞无上, 能转正法轮,明达深法理, 具足一切智。”

  尔时,具智慧天子以偈赞曰:

  “无生亦无灭, 诸法自性尔,如来善知故, 亦复转教他。”

  尔时,师子吼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师子吼, 演说空法时,外道皆怖畏, 如兽畏师子。”

  尔时,业无放逸天子以偈赞曰:

  “现前无放逸, 佛修成菩提,导师于正法, 无逸到彼岸。”

  尔时,住无放逸天子以偈赞曰:

  “安住不放逸, 增益佛正法,十力及余行, 佛法不思议。”

  尔时,无放逸生天子以偈赞曰:

  “会于无放逸, 助道得生长,以此济群生, 佛亦自解脱。”

  尔时,成无放逸天子以偈赞曰:

  “无逸得成就, 诸有依解脱,声闻及菩萨, 皆从如是学。”

  尔时,不逸行天子以偈赞曰:

  “所有诸佛子, 常不放逸行,能取一切智, 善观世间故。”

  尔时,无逸护天子以偈赞曰:

  “佛修菩提时, 守护不放逸,逮得胜菩提, 大悲庄严故。”

  尔时,住不放逸天子以偈赞曰:

  “若住不放逸, 拣择一相法,佛子大勇健, 当得父遗财。”

  尔时,乐不放逸天子以偈赞曰:

  “勇健乐不逸, 能破烦恼山,是等以佛智, 疾灭高慢聚。”

  尔时,坚持不放逸天子以偈赞曰:

  “守护无放逸, 昔求一切智,阿僧祇亿劫, 佛心无疲倦。”

  尔时,舍摩他现前天子以偈赞曰:

  “法寂自性尔, 是诸佛境界,智者依彼住, 能趣胜菩提。”

  尔时,依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诸佛依舍摩, 依而不取著,众生烦恼灭, 如雨淹诸尘。”

  尔时,住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诸佛住舍摩, 不动如大山,天魔不能坏, 心寂故归命。”

  尔时,舍摩他调伏天子以偈赞曰:

  “舍摩所调伏, 佛子无讥毁,亿魔不能动, 离欲如罗汉。”

  尔时,修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大雄昔修习, 舍摩他定时,无有知佛心, 依何得禅定。”

  尔时,舍摩他上首天子以偈赞曰:

  “佛转正法轮, 奋得舍摩他,余法悉依彼, 以是获菩提。”

  尔时,留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佛说舍摩他, 是为心笼网,众生堕迷狱, 佛教降伏心。”

  尔时,舍摩他境界天子以偈赞曰:

  “诸佛妙境界, 是为舍摩他,修此得无碍, 成就大导师。”

  尔时,满足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以禅充满心, 复更修集慧,故佛得菩提, 复能安众生。”

  尔时,重舍摩他天子以偈赞曰:

  “不见有余道, 唯在佛法中,获得大智慧, 成就无上士。”

  尔时,欣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佛依毗舍那, 能视一切法,菩萨随顺学, 成就自然智。”

  尔时,生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到智彼岸故, 成就大医王,显示四真谛, 皆由毗舍那。”

  尔时,住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住毗婆舍那, 如实知诸法,勇健证菩提, 能成大导师。”

  尔时,修尽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大士以智慧, 修习胜菩提,不生识境界, 成就大导师。”

  尔时,乐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智者依真实, 观察如此法,能获无等果, 成佛号导师。”

  尔时,勤习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勤修智慧故, 能立诸苦行,彼成难降伏, 不为邪道坏。”

  尔时,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所有诸佛子, 观察法相故,彼知法相已, 成就调御师。”

  尔时,修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于长夜, 修习胜智慧,能成一切智, 度脱无量众。”

  尔时,殊胜行天子以偈赞曰:

  “佛修一切智, 成就大导师,以法济世间, 越渡駃流水。”

  尔时,住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住毗婆舍那, 观察一切法,出生诸佛法, 地生尼拘树。”

  尔时,持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诸佛子, 摄受胜智慧,得上菩提已, 能度诸众生。”

  尔时,游戏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游戏于诸法, 得佛无所畏,无怯亦无怖, 胜智大牟尼。”

  尔时,随顺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大雄于诸法, 皆会毗舍那,观察无自性, 是即佛菩提。”

  尔时,毗婆舍那坚固天子以偈赞曰:

  “诸佛智坚固, 于法无所畏,观见群生苦, 能起大悲心。”

  尔时,毗婆舍那天子以偈赞曰:

  “以智趣菩提, 有智能善学,彼得胜菩提, 度脱诸众生。”

  尔时,修空天子以偈赞曰:

  “修习于空法, 智者悟菩提,能坏诸牢狱, 亦度结缚者。”

  尔时,解空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解空故, 不见于身命,无缘无自性, 依是为世说。”

  尔时,空境界天子以偈赞曰:

  “一切佛境界, 诸法性自空,大雄于中学, 愍济众生故。”

  尔时,信空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离臭秽, 怖畏亦久度,不著于诸法, 如风无所依。”

  尔时,乐空天子以偈赞曰:

  “修习空法者, 能乐佛境界,彼即供养佛, 亦成无上供。”

  尔时,空建立天子以偈赞曰:

  “修习空法故, 导师得建立,通达空法已, 成就世间亲。”

  尔时,向空天子以偈赞曰:

  “佛知无一法, 不是涅槃者,诸法趣涅槃, 此是佛菩提。”

  尔时,空成就天子以偈赞曰:

  “已得空寂定, 佛子得成就,彼等供养佛, 是修空法者。”

  尔时,趣空天子以偈赞曰:

  “所有归空者, 有智非愚痴,无著断烦恼, 离垢得菩提。”

  尔时,满足空天子以偈赞曰:

  “佛法得满足, 成就难降伏,所有修空者, 能利益世间。”

  尔时,住空天子以偈赞曰:

  “安住佛法中, 能修空智者,无量诸魔众, 不能动彼等。”

  尔时,乐无相天子以偈赞曰:

  “喜乐于无相, 不著有相中,拣择诸法已, 佛能超世间。”

  尔时,无相行天子以偈赞曰:

  “习行无相时, 清净寂灭行,离相众生等, 魔不知彼趣。”

  尔时,无相境界天子以偈赞曰:

  “无相佛境界, 如来于中修,无相难证解, 我礼定行者。”

  尔时,渴乐无相天子以偈赞曰:

  “此等一切众, 渴乐无相法,希求父资财, 供养天人师。”

  尔时,修无相行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于无相, 昼夜常修行,天人及鬼神, 不知佛所趣。”

  尔时,无相解脱天子以偈赞曰:

  “大雄住无相, 思量一切法,导师所修学, 是故我敬礼。”

  尔时,无相游戏天子以偈赞曰:

  “大慈现游戏, 常依无相法,成熟众生故, 住于佛智中。”

  尔时,无相成就天子以偈赞曰:

  “善修离相者, 能得佛菩提,亦能供养佛, 如子恭敬父。”

  尔时,久乐无相天子以偈赞曰:

  “彼爱佛正法, 即是众生塔,所有弃相者, 得住于师处。”

  尔时,无相道天子以偈赞曰:

  “众生诸所归, 依道得济度,无著寂灭行, 如来最无上。”

  尔时,信无相天子以偈赞曰:

  “信解无相者, 寂灭离诸怨,我礼一切佛, 自度度他者。”

  尔时,趣无愿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所有愿, 求之不可得,彼等离所作, 是佛出世间。”

  尔时,修无愿天子以偈赞曰:

  “于有不起愿, 修行寂灭心,断除渴爱缚, 是佛离世间。”

  尔时,无愿生天子以偈赞曰:

  “彼得大精进, 于有离爱染,是等如来子, 悉礼自己父。”

  尔时,从无愿生天子以偈赞曰:

  “彼等不起愿, 于有而坏有所能断爱者, 佛子离讥毁。”

  尔时,无愿解脱天子以偈赞曰:

  “无愿得解脱, 不求离诸缚,放舍不起愿, 佛子持威德。”

  尔时,出无愿天子以偈赞曰:

  “出离忧旷野, 拔断爱染根,彼等礼如来, 得除饥渴者。”

  尔时,必定无愿天子以偈赞曰:

  “善知有苦者, 亦知世乐妄,佛是彼等父, 彼为导师子。”

  尔时,向无愿天子以偈赞曰:

  “于有见苦者, 彼人得调伏,我礼善调伏, 破有调御师。”

  尔时,超无愿天子以偈赞曰:

  “超度有旷野, 得住安隐处,普礼大导师, 已伏烦恼怨。”

  尔时,被无愿铠天子以偈赞曰:

  “战胜破怨敌, 最强难伏者,降诸魔众已, 勇健不求有。”

  尔时,无愿力天子以偈赞曰:

  “大力于解脱, 能断诸魔缚是诸佛子等, 观魔如网草。”

  尔时,观身天子以偈赞曰:

  “诸有观此身, 彼能乐佛法,无身无作者, 是等随顺法。”

  尔时,念身天子以偈赞曰:

  “所有念此身, 秽恶不清净,已知身如实, 敬礼大导师。”

  尔时,厌患身天子以偈赞曰:

  “系念于内身, 观见不净相,彼得离身苦, 调伏故敬礼。”

  尔时,舍身天子以偈赞曰:

  “舍此脓血身, 如蛇脱故皮,敬礼于非身, 是大如来身。”

  尔时,厌恶身天子以偈赞曰:

  “厌恶脓血身, 不净甚臭秽,舍此不净身, 归敬天人师。”

  尔时,患身疲劳天子以偈赞曰:

  “所患烂坏身, 佛子求清净,彼得悉礼佛, 所修正法身。”

  尔时,怖身天子以偈赞曰:

  “观知此四大, 犹如恶毒蛇,彼等超度身, 敬礼大导师。”

  尔时,见身过天子以偈赞曰:

  “现前见身过, 是得智慧眼,悉照此三有, 智者依佛慧。”

  尔时,不乐身天子以偈赞曰:

  “所有不乐身, 不依法相住,无著于诸结, 彼等礼调御。”

  尔时,于有起怨想天子以偈赞曰:

  “于有如怨想, 修观坏诸有,佛子如是学, 智生悟菩提。”

  尔时,坏有天子以偈赞曰:

  “于有见过已, 能知灭无畏,佛子勤求道, 获得父遗财。”

  尔时,弃有天子以偈赞曰:

  “所修弃诸有, 乐住大涅槃,心净离众结, 我礼大导师。”

  尔时,断有天子以偈赞曰:

  “断除有根本, 照达三千界,世尊诸子等, 所学悉通利。”

  尔时,度有天子以偈赞曰:

  “已度于有海, 济拔孤独者,于此三界中, 彼等不在数。”

  尔时,破有天子以偈赞曰:

  “佛子修道者, 能破于三有,彼是供养佛, 以化众生故。”

  尔时,于有解脱天子以偈赞曰:

  “有流得解脱, 究竟住后际,大雄出世间, 敬礼断有者。”

  尔时,灭有天子以偈赞曰:

  “灭除有根本, 度有到彼岸,已断于后际, 世间无如佛。”

  尔时,住后际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后际住, 寂灭到彼岸,度有一切智, 觉了未悟者。”

  尔时,于有住后际天子以偈赞曰:

  “佛于后际住, 说彼三有因,不见有诸结, 后能不生有。”

  尔时,得灭有天子以偈赞曰:

  “知有空寂已, 能解三有因,精进不怯弱, 我礼平等者。”

  尔时,度有到彼岸天子以偈赞曰:

  “度有到彼岸, 拔除有根源,救度诸群生, 导师愍一切。”

  尔时,于受无恼天子以偈赞曰:

  “于受无贡高, 无思亦无虑,禅事悉知解, 观受如水泡。”

  尔时,解受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知诸受, 本来无自性,凡夫所著处, 如梦受欲乐。”

  尔时,观受天子以偈赞曰:

  “有智观诸受, 能取于善道,不生未来受, 如是见导师。”

  尔时,离受天子以偈赞曰:

  “受及所受者, 佛见无自性,能即为众说, 难知甚深句。”

  尔时,决定知受天子以偈赞曰:

  “诸受但世谛, 第一义中无,如来说真实, 除断世间疑。”

  尔时,善解受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善知受, 犹如空中云,谁迷无智者, 独佛能实解。”

  尔时,通达受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达诸受, 解受到彼岸,知受无我所, 说法最为上。”

  尔时,度受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已久度, 最难三受海,舍离恶污泥, 佛智号无上。”

  尔时,断受天子以偈赞曰:

  “导师于诸受, 了知出世间,超离污染泥, 不著于诸有。”

  尔时,思受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念诸受, 由受苦世间,众生烦恼缚, 佛知真实性。”

  尔时,解心天子以偈赞曰:

  “佛心伏烦恼, 亦降诸魔怨,依真无所破, 故佛号牟尼。”

  尔时,识心天子以偈赞曰:

  “佛久识心相, 犹如巧幻师,幻作种种像, 故佛号应供。”

  尔时,心行天子以偈赞曰:

  “大雄已修行, 能断心所缘,亿劫阿僧祇, 心性不可得。”

  尔时,摄心天子以偈赞曰:

  “躁动难调伏, 无体而住窟,佛断速疾心, 故能受胜供。”

  尔时,拣择心天子以偈赞曰:

  “佛已拣择心, 众生为心缚,佛能真实知, 如幻师教子。”

  尔时,修心境界天子以偈赞曰:

  “所行心境界, 导师决定见,如梦受五欲, 迷彼愚痴者。”

  尔时,心自在天子以偈赞曰:

  “调伏作业已, 心无分别事,如来见心相, 世间所不知。”

  尔时,心勇天子以偈赞曰:

  “所言心勇者, 能破魔军众,以心见心者, 观心不疲倦。”

  尔时,建立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观众生, 于法建立者,以心能知心, 彼则真佛子。”

  尔时,定心天子以偈赞曰:

  “所有伏心者, 彼能行寂灭,是等离诸缚, 不为魔所恼。”

  尔时,柔软心天子以偈赞曰:

  “勇健柔软心, 调伏众生辈,所乐佛法者, 不著于诸欲。”

  尔时,净心天子以偈赞曰:

  “善心乐清净, 审思而作业闻佛正法已, 无疑于深义。”

  尔时,住法天子以偈赞曰:

  “所有向法心, 深乐不退没,彼是真佛子, 已到调伏地。”

  尔时,思惟法天子以偈赞曰:

  “思惟于法界, 境界无非一,一切法界净, 诸佛所学处。”

  尔时,法界建立天子以偈赞曰:

  “法界所建立, 是大慈悲心,能住一相中, 彼是真佛子。”

  尔时,法界境界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说法界, 是为诸佛土,大士所行处, 此智不思议。”

  尔时,法界生天子以偈赞曰:

  “法界所出生, 是智难思议,不疑深佛法, 亦知诸根性。”

  尔时,入法界天子以偈赞曰:

  “入深法界者, 解法无与等,是力不思议, 亦得诸妙愿。”

  尔时,法界无畏天子以偈赞曰:

  “已得无畏法, 是住安隐处,所有辩才力, 无能与等者。”

  尔时,善解法界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解法界, 亦达一切智,示现法界相, 如掌庵罗果。”

  尔时,住法界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住法界, 见法真实性,不依亦不离, 不取复不舍。”

  尔时,法界行天子以偈赞曰:

  “如来行法界, 寂静如虚空,境界大牟尼, 敬礼慈悲父。”

  尔时,归法界天子以偈赞曰:

  “随其种种门, 世尊说法界,彼彼法门中, 无心亦无色。”

  尔时,法界精进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说精进, 能知于法界,因修精进故, 觉智到彼岸。”

  尔时,法界充满天子以偈赞曰:

  “大慈以正法, 充饱诸世间,能知法界者, 彼得住菩提。”

  尔时,彻法界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彻深法, 故能观世间,法界悉知已, 我礼天人师。”

  尔时,住智处天子以偈赞曰:

  “是处人中上, 如来智所得,法界及十方, 导师所行处。”

  尔时,住处天子以偈赞曰:

  “法界是住处, 众智所行道,诸有一切法, 悉作一相解。”

  尔时,知处天子以偈赞曰:

  “世尊知法界, 已作一相修,众生诸欲性, 佛亦悉了知。”

  尔时,出处天子以偈赞曰:

  “能取一切智, 是谓诸佛子,于此法界处, 惟智所能知。”

  尔时,学处天子以偈赞曰:

  “所习法界者, 安住菩提中,得达自然处, 疾成于如来。”

  尔时,非处学天子以偈赞曰:

  “所见非处者, 能乐如来教,千亿众魔军, 不能迷惑彼。”

  尔时,知非处天子以偈赞曰:

  “所有知非处, 智者得欣喜,我等修菩提, 亿魔不能动。”

  尔时,深密处天子以偈赞曰:

  “善学深智处, 安住正法中,能乘魔波旬, 如车驾调马。”

  尔时,善非处天子以偈赞曰:

  “非处善法界, 习学于一相,若魔能恼者, 佛说无是处。”

  尔时,住处天子以偈赞曰:

  “是处及非处, 示现愚痴者,如来自觉已, 复为众生说。”

  尔时,善取天子以偈赞曰:

  “彼因所取事, 及昔所作业,彼因修业处, 世尊皆悉知。”

  尔时,巧业天子以偈赞曰:

  “贪欲及恚痴, 佛亦知因业,为因为业者, 如来悉知彼。”

  尔时,知当来天子以偈赞曰:

  “知彼当来世, 众生所作业,彼因所作事, 是处佛悉知。”

  尔时,思现在天子以偈赞曰:

  “普及十方界, 众生业与因,处及因业事, 导师悉了知。”

  尔时,力境界天子以偈赞曰:

  “若业若与因, 处所及出生,如来无不知, 故称天人师。”

  尔时,乐力天子以偈赞曰:

  “因业及处所, 三世果报中,彼有所作事, 如来皆悉知。”

  尔时,力主天子以偈赞曰:

  “因业所作事, 报因及因缘,处所性自离, 是佛无有等。”

  尔时,力吉祥天子以偈赞曰:

  “因业所作事, 处因缘世谛,所受用果报, 佛知彼悉空。”

  尔时,力悦天子以偈赞曰:

  “因业所作事, 俗谛因缘处,佛自悉知已, 说彼无自性。”

  尔时,力游戏天子以偈赞曰:

  “因缘所作事, 处因缘世谛,不由自他生, 佛知从缘起。”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