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南怀瑾先生的国学体系(修订本)  

2014-09-10 09:22:00|  分类: 永远怀念我们的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摘自:陈全林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e9664f0102e1ee.html

南怀瑾先生的国学体系(修订本)
(本文已收录于东方出版社即将出版的《点灯的人——南怀瑾先生纪念册》,也请大家关注此书)

南怀瑾先生仙逝以后,国人隆重纪念这位世纪老人、国学大师。上世纪九十年初先生的作品刚引进大陆时有人断言将会有“南学”出现,像学术界研究《红楼梦》的学问叫“红学”,研究王阳明的学问叫“王学”。“南学”的研究早就开始了。我应邀撰述一篇梳理南先生国学体系的文章,是难题,非难题。难者,我旅行在外,身边没有书籍可参考;不难,在于我用22年的时间遍读南先生的著作和写南先生的著作,成竹在胸。
  何为国学?中华民族固有的文化学术的总和就是国学。其主干是儒释(佛)道三学,还包括中医学、古典文学、诸子百家之学、史学、数术方技,其中包括天文、地理、数学、养生之道等古代“自然国学”。研究国学的人很多,但对国学大本如“儒、释(佛)道、中医学、古典文学、诸子百家之学、史学、数术方技、武术”等都有研究、都有成就的人不多,有则必为通家,必为大师,必为旷世奇才。仅儒释道医,通一家皆可成大家乃至大师,何况都要精通。中国文化有个好处,能“一通百通”,一通百通的前提是修行得道,具超凡之见地,有圣神之境界,就能对百家之学豁然贯通,皆达本质。南先生正是以修行开悟的成就豁然贯通中华文化的国学大师。很多治国学的人是专才,不是全才、通才。专门研究道学、专门研究儒学、专门研究佛学的专家成千上万,在各自的领域里都有成就。每一门下又有很多细致的专科,即便道学,有专门研究道家的,有研究道教的,有研究道教思想的,有研究道教史的,有专究方术的,有研究丹道的;即便儒学,有研究孔孟之道的,有研究宋明理学的,有研究陆王心学的;研究佛学,有研究禅宗的,有研究密宗的,有研究哲学的,有研究修法的;研究历史,有研究通史的,有研究断代史的。或青年成名,著作风行,或皓首穷经,乃有所成。南先生在五十岁前对这些学问,大本已立,以佛为心、以道为骨、以儒为表来建立他的国学体系,他打比喻说:儒家是粮食店,道家是中药店,佛家是百货店,作为中国人,都是人生不可或缺的。
  南先生讲经说法,以佛家为主,他是佛门居士,参禅开悟,讲佛经以禅宗经典为主,所讲《金刚经》、《维摩经》、《圆觉经》、《楞严经》、《楞伽经》、《心经》都是禅宗推许的经典,与实修禅定、开悟见性有关,而他影响最广泛、被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戈国龙先生读过七遍的《如何修证佛法》,也以禅宗为核心讲解佛法的修证原理,参同儒道,究元决疑。《如何修证佛法》,我先后读过六遍,第六遍是在南师辞世之后阅读的,为重温经典,缅怀长者,聆听教诲,感悟真谛。南先生对《法华经》、《华严经》及净土宗经典如《阿弥陀经》、《无量寿经》避而不讲,有的是因为篇幅太长,不容易讲述,如《华严经》,他只选了《普贤菩萨行愿品》来讲;有的是因为经典里的神奇世界、超凡境界很难讲述,如《法华经》、《华严经》,而净土经典宗教气息非常浓,讲究信仰。南先生重点讲禅宗经典,注重开悟,注重见地,见性起修,先证法身,但得其本,不愁其末。南先生最看重的作品是《禅海蠡测》,先生用文言撰述,不像其他作品多是先生讲经,弟子据录音整理而成。南先生讲经多,讲论少,讲律更少,“论”讲了汉地高僧所著《宗镜录》,依然是禅宗经典,也选讲讲了印度弥勒菩萨所著《现观庄严论》、《瑜伽师地论》,讲究次第,倡导实修。南先生讲佛法的同时参同儒道,便于读者理解。南先生还讲过佛教史。南先生注重唯识宗,在于唯识的精细与如理分析,有助于学佛者系统地了解佛法的基本原理和心法世界。但南先生讲唯识的作品遭到很多质疑。可能与先生“以禅宗之心,解唯识之意”有关,在理解上和注重唯识名相的学者有分歧。
  讲道家经典,一是讲道家哲学的根本经典《老子》、《庄子》、《列子》,重在阐发道家的哲学精华。南先生讲了一部道教很看重的修仙经典《参同契》,还讲了《黄帝内经》里的部分内容以及《素书》、《长短经》等经世谋略之学,一般归到道家,至少本源上是道家。南先生讲过道教史。公平而论,南先生讲得最精彩是《老》、《庄》、《列》,最畅销的是《老子他说》,佛儒参同,经史参解,传道解惑,诠释老子的思想精华。南先生讲仙道的作品明显不及他讲禅宗的精彩,先生对仙道的研究逊色于禅宗。有些丹道精华未揭示出来。南先生讲道学,重在道家哲学与经世致用之道。
  先生于儒学开讲了《论语》、《孟子》、《大学》,《论语别裁》是先生最看重的书,是先生作品中最畅销、最受学界质疑的作品,同样是南先生最能传播中华文化精神的作品,为圣人传心,修身为本,淑世为怀,经史参解,大有为孔子思想正本清源之意。南先生讲过《易经》,《易经》在儒家视为群经之首,道家推许为根本经典。南先生没有展开讲《易经》全文,而是讲孔子注《易》的“十翼”里最重要的《系辞传》上下篇,讲述儒家本体论、方法论,《系辞》被一些学者认为是先秦道家作品,像《周易参同契》等修道经典大量引用《系辞》的思想构建修仙的理论体系,《系辞》与修道的实践有关,与形而上道的探索有关,南先生讲《系辞》时结合道教、佛家对本体的探索和修行,阐幽发微。先生的《易经系传别讲》是一部重要著作,可是被很多读南先生作品的人忽视了,一是很多人喜欢《易经》体系的占卜方术,但先生避而不讲,直接讲《系辞》所表达的《易经》最核心的哲学是什么,讲天道不讲数术。再者,很多人对八卦等没有学习,使这本书读来困难,这是本书不及《金刚经说什么》、《如何修证佛法》、《老子他说》、《论语别裁》畅销的原因。
  南先生对密宗的经典讲了《现观庄严论》、《解深密经》外,没有太多开示,他对西藏祖师们经典著作没有过多讲述,推崇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论》,他将密宗很多法门、学理散化到其他经典的讲述中。他和洋弟子探讨过密宗大师如密勒日巴、益西措嘉佛母的传记,借此讲了很多密宗的修持理法,这就是《现代学佛者的修证对话》一书,非常精彩,有助实修。
  南先生懂得很多“杂学”如占卜、武术、中医、仙剑、奇门,以及其他佛道、民间的方术,但他不怎么用,也不轻易开示,这些杂学中他对中医和武术公开传授得比较多,医武通道,可以养生,可以筑基。他还旁及小说、野史、笔记、诗词,讲课时总能妙语连出,故事阐理,诗词点缀。让人在会心一笑中参悟真理。南先生对正史、野史都很留意,很注重以历史的经验参悟经典的意蕴。对史学经典,先生用功最深的还是《战国策》、《史记》等。经史合证,三教参同,是南先生讲学的特点,也是他博学所成。信手拈来,皆成文章。
  纵观南先生讲学的特点,以经典用世、经世、济世、救世,重在思想文化。先生的修为,以佛为体,以儒道为用,构建了博大精深的国学体系。南先生说法,是讲大课,具有随意性,先生的作品多是讲学录音整理,难免有随意发挥、个别地方不精准或者理解有误或值得商榷的地方,很正常的。如,先生在讲解《孟子》里“为长者折枝,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把“折枝”解为“为长者折下一段树枝”。能讲得通。一般把“折枝”看作“折肢”,是为长者行礼如鞠躬。两者都通,后者更合理。这些不重要,是末梢不是大本,南先生以他的修行和正见,以他伟大的发心和超凡的智慧,所确立的大本是正确无误的,他的方向是时代方向,眼光是世界眼光,精神是中华精神。南先生这样的通家、大家,现代罕见,即便古代也很罕见。就说明儒王阳明和清儒曾国藩,是五百年来立功、立德、立言的伟人,对儒释道都有心得,但王阳明对道教的研究重在仙道和为人处世的谋略,对佛学汲取禅宗思想和教化修行方式,他早年浸淫佛道,中年以儒为本,自成一家,中晚年对佛道颇有偏见,并不圆融;曾国藩对儒道研究精深,道学主要用于谋略和修身,对佛法的研究相对薄弱,没有做到三教通达,学贯百家。南怀瑾先生的国学修养(注意,我说的是“国学修养”)也超越了他的老师们如袁焕仙、虚云大师。近代很多大师学问很高,贡献巨大,但不圆满。如虚云、印光大师对道教多有微词,道学大师陈撄宁对佛教也有批评,近代新儒家三大宗师马一浮、梁漱溟、熊十力都对佛法深有研究,但三老对道学道教的研究就不及佛学,远未圆通。
  放眼五百年来的国学领域,南怀瑾先生是打破了学术局限、宗教局限的圆通之人,心中没有门派之见、宗教之争,有的是中华文化精神,有的是“大一统”的王者气度。在他的心中只有文化、真理,没有宗派。这是南怀瑾先生的国学特色。第二点,他以修行人、得道者、开悟者、救世者的智慧和慈悲来看世间、看问题的本质,担当重任,尽其形寿,不退初心。他是伟大学者,也是伟大行者,这是他超越很多学者的地方。很多学者虽然治国学,治佛学道学,但没有实修的证量和境界,以凡夫心,测圣人量,何能得真?何能透彻?何见真谛?何得受用?很多学者,佛道之学和做人处事是两张皮,烦恼不断,未得受用。南先生“以身作证,自得受用”,于佛于道于密于医于武皆有修证,皆有体验,皆有成就,注定了南先生之讲经与众不同,多了深邃的、本质的生命体验,远离了文字相,远离了琐碎的考证等,直达本质,这是南先生著作的过人之处。南先生著作的另一个过人之处在于,融合了自己和师友们的人生阅历、修学体验,以及对当下的关怀,使讲经充满了人性味道和生活气息。特别是南先生那无法效仿的、传奇般的人生阅历,融合到讲经说法中,显得生动自然,亲切悠远。
  南先生的国学有体有用,有本有末,对于数术等国学之末,皆有涉猎,慧而不用,不挟术以惊世,不借异以骇俗。重道本,不重术法;重德性,不重功夫;重见地,不重神异;重实修,不重玄谈。以人道立基而修佛道慧命,以形而下探形而上,见性起修,力求安全,最终的目的不是个人的成佛成仙,而是以广大心弘扬中华文化,点亮民族文化的火炬以照亮世界,促进人类的和平与幸福。儒释道文化中,国人应该阅读的最基本的经典南先生都有讲述,先生的作品,可以看作打开国学大门的钥匙,读者依之登堂入室,自得受用。
  南先生具有世界眼光,不排斥西学,主动学习西学,努力沟通中西方文化的交流,但他看到了西学的弊端;不过分推崇国学,看到了国学里的阴暗。他是一位智者,提倡实修实证,身体力行,经世致用。道与术并用,智与谋同成。治学问,弟子满天下,著作等身高;做企业,计天下之利,察民生之情。他不单纯是一位学者,还是一位实干家、实业家,以东方哲学指导经营,身在财富之外,心在大道之中。这些具体的事功是他的国学体系极其重要的一部分。自南宋以来浙江“永嘉学派”注重事功,南先生的骨子里深受家乡千年事功思想的影响。建老古文化出版公司、修金温铁路、建太湖大学堂,都是他的事功,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建立了不朽的文化事功,那就是“南学”。“南学”只是方便称呼的名相,先生的学问,到底还是国学。
  南先生不尚玄谈,不尚空谈,求真务实,胸怀天下,这是做人、治学、立业、修道最基础的修为,也是最高的境界。南先生常说最高深的也是最基础的。先生仙逝后批评质疑之声不断,窃以为,南先生得的是大本,讲的是大本,而批他的人批的是末梢。这是一个缺乏大师的时代,而一个百年大师又绝尘而去;这是一个娱乐时代,缺乏关怀、缺乏同情和慈悲的时代;这是一个质疑一切、唯我独尊的时代;这是一个能把严肃问题娱乐化的时代;这是一个衰退的时代,空虚的时代,也是一个孕育未来的时代。我们保存大师的精神财富、文化遗产,也就是为中华文明保存未来可以燎原的火种,照亮空虚时代的天空,给黑暗以光明,给未来以火种。某些学人在南先生辞世后忙着批判他,那意味着良知的丧失,在毁坏文化、精神、良知的同时还在毁坏慧命。我们要站出来发扬南先生的精神,高举南先生留下来的火炬,分光传灯,薪火相续,代代传承,光芒照耀,这是民族之福、国家之幸。
  南怀瑾先生是这个时代这个世道的“文化良心”,保赤子之心,茫茫人海,攘攘尘世,悠悠百年,拳拳诚心,先生始终如一,终得大成,是学人之楷模,民族之精英。先生为人谦和,处世低调,平易近人,和光同尘,真得国学大本者也,儒释道的精神在他的身上和谐体现。
  南先生的教诲与法身永存,著作同声名并久。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