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古意 南朝 梁·沈约  

2014-07-18 18:10:37|  分类: 国学一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挟瑟丛台下,徙倚爱容光。
伫立日已暮,戚戚苦人肠。
露葵已堪摘,淇水未沾裳。
锦衾无独暖,罗衣空自香。
明月虽外照,宁知心内伤。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六?古意诗》
《玉台新咏卷五?古意》

【题解】
     这是一首描写王宫妇女的愁苦哀怨的宫怨诗。通过追念古人美好的情爱故事来表情达意。古人称道沈约古诗“以命意为先,以炼气为主;辞随意运,态以气流,故华而不浮,隽而不靡”。该诗虽字面无一“情”字,但通过一幅幅古代爱情故事 画面的追忆,全诗缠绵凄婉,将宫女对纯真爱 情的向往渴望以及空虚孤独,自怜自伤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诗中的“丛台”曾是风流才子吟诗作赋,鼓琴奏瑟的地方;“淇水”已成为古诗文中谈情说爱的场所和代名词,或是情爱的符号。此诗并非写于丛台淇水,但从古以来,丛台淇水的确是爱情故事曾频频发生的地方。
【注释】

      古意:古代的风格趣味,古人的思想、意趣或风范。也指追念古代的人、物、事迹的情意。
      挟瑟:携带着瑟。挟,用胳膊夹住。瑟,古代拨弦乐器。古赵人善奏瑟。       
      丛台:位于今河北省邯郸市市区,亦称武灵丛台。丛台之名,源于当时有许多亭台建筑连接垒列而成,“连接非一,故名丛台。”为赵武灵王观看歌舞和军事操演而建。古人曾有“台上弦歌醉美人,台下扬鞭耀武士”的诗句。据传当时丛台上有天桥、雪洞、花苑、妆阁诸景,以规模宏大、结构奇特、装饰精雅而名扬列国。
   “徙倚”句:(因爱慕丛台下的风流倜傥的猛男武士们)俳徊流连不忍离开。徙倚,xǐyǐ,俳徊流连而不离开的样子。容光,仪容风采。
      “伫立”二句:久久站立,直到天黑,(猛男武士们的仪容风采)令人艳羡思慕,肝肠寸断。伫,zhù。伫立,久立而等待。戚戚,心动的样子。
      “露葵”二句:向日葵已经可以收摘,淇水没有沾湿车的帷幕。《诗经·卫风·氓》中有“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句,清代名人牛运震曰:“淇水渐车,与前淇水车来,关照有情,此归途所经也,写得景物萧条,正伤心独至处。”也是女子悲凉心境的反映。露葵,向日葵。唐·杜甫《夔府书怀四十韵》:“赏月延秋桂,倾阳逐露葵。”一说露葵是葵菜。裳,古指下衣。
      “锦衾”二句:(没有情郎)一个人睡觉,锦衾也不暖,穿上罗衣也徒自香。所谓“女为悦己者容”,无男人悦己,我为谁容?锦衾,jǐnqīn,锦缎的被子。罗衣,丝织 品做的衣服。
      末二句:女子自诉心伤。明月虽照在身外,却哪里知道我受伤的内心。晚清思想家、学者王夫之不喜欢沈约诗歌,但却惟独欣赏本篇“明月虽外照,宁知心内伤”十字,评曰:“为有生人之气。”宁知,哪里知道。
【作者简介】
      沈约(441—513),南朝文学家。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武康镇)人。自幼家境贫寒,学习刻苦、博览广泛,识见卓群。历仕宋、齐、梁三朝。官至尚书令。谥号“隐”。他与谢朓等人开创了“永明体”。著有《宋书》、《四声谱》等。


春咏

南朝 梁·沈约

杨柳乱如丝,绮罗不自持。
春草黄复绿,客心伤此时。
青苔已结洧,碧水复盈淇。
日华照赵瑟,风色动燕姬。
襟前万行泪,故是一相思。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七?春咏诗》
  《玉台新咏卷五?杂咏五首》

【题解】
     读《诗经》可知,“淇洧”二水早就是青年男女游玩嬉戏、谈情说爱的场所。淇水卫地自古多出刚烈善良多情的美女。读着“春草黄复绿”,“青苔已结洧,碧水复盈淇”,“杨柳”“日华”等句子和词语,使人感到扑面的早春气息;然而,“乱”、“伤”和两个“复”字反映出的燕赵之美姬们的心情,却和春天的美景形成鲜明的对比。显然她们受到了诸如封建礼教等腐朽思想和习俗的 禁锢,不能随心所欲地去约见她们所热恋的人。一句“襟前万行泪”,包含了多少无奈和辛酸;“故是一相思”所蕴含的相思相爱之情又是何等浓烈和令人同情。
【注释】
     题注:《玉台新咏卷五·杂咏五首》中,该诗题目作《咏春》。
     绮罗句:用绮罗做的衣裙在春风中飘动。绮罗,qǐluó,泛指华贵的丝织品或丝绸衣服。自持,原意为自我克制、自守、自固;不自持,这里指衣裙在春风中不得不飘动。
     洧:Wěi,古水名。源出河南登封县阳城山,东南流至新郑县与溱(zhēn)水合,至西华县入颍水。今河南双洎(jì)河。溱、洧是当时郑国的两大河流。《诗经·郑凤》有《溱洧》篇,是描写在一个春天的节日里,青年男女在河边聚会的欢乐情景,反映了当时郑国的民间风俗,是我国古代最早描写人们春游的诗歌。 
     赵瑟:瑟,sè,古拨弦乐器。赵国的人善弹瑟。赵瑟是赵地的独有乐器。《国策》载,秦赵会于渑池,秦王曰:闻赵王好音,请鼓瑟。赵王鼓瑟。蔺相如曰:闻秦王善为秦声,请奏盆缶。《乐府诗集》中屡屡提及这一乐器,多为描写美人的高雅诱人丰姿。唐·李白的七言乐府《长相思》中有“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句。唐·杨凝《春情》中有“赵瑟多愁曲”句。唐·陈子昂《月夜有怀》中有“美人挟赵瑟,微月在西轩”句,《于长史山池三日曲水宴》中有“金弦挥赵瑟,玉指弄秦筝”句。
     燕姬:燕Yān,古诸侯国,今北京市一带)地宫女。此泛 指燕地美女。南朝陈·顾野王:“燕姬妍,赵女丽,出入王宫公主第。”自古淇洧、燕赵出美女,南朝·梁·萧子显《美女篇》曰:“佳人淇洧出,艳赵复倾燕。” 
     故是:故此。是,代词,这。
【作者简介】
     沈约(公元441—513年),南朝文学家。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武康镇)人。自幼家境贫寒,学习刻苦、博览广泛,识见卓群。历仕宋、齐、梁三朝。官至尚书令。谥号“隐”。他与谢朓等人开创了“永明体”。著有《宋书》、《四声谱》等。

去东阳与吏民别诗

南朝 梁·沈约

 

微薄叨今幸,忝荷非昔期。
唐风岂异世,钦明重在兹。
饰骖去关辅,分竹入河淇。
下车如昨日,曳组忽弥朞。
霜载凋秋草,风三动春旗。
无以招卧辙,宁望后相思。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六》

【题解】
     此诗是沈约从东阳太守任上离职,辞别东阳的官吏和百姓时所作。写自己为能任职东阳深感意外和荣幸。作者赞扬东阳社会风气之好,有唐尧的遗风。暗寓自己任职一年的成效。追忆一年前来东阳赴任时的经过,感叹时光流逝之速。赴任途中“分竹入河淇”的情景特别给作者留下经久难忘的记忆,这从侧面反映出当时淇园之竹的茂盛和显赫名气。其实作者从都城建康(南京)到东阳并不经过河淇,“分竹入河淇”只是赴任途中经过地点景物的借代。作者还遗憾自己任职东阳期间,没有“招卧辙”之功绩,哪敢奢望东阳吏民不忘自己。透露出作者对东阳吏民的眷眷不舍的感情。
【注释】 
     去:离开。
     东阳:古郡名,位于今浙江金华市。
     微薄:我,谦称词。
     叨:tāo,承受。对受人恩惠及礼物表示感谢的谦词,等于说有辱。
     "忝荷"句:是我以前没有料到的。忝荷,谦词。忝,音tiǎn。昔期,夙愿。
     唐风:唐尧的遗风。唐尧,帝喾次子,初封于陶,又封于唐,故有号为陶唐氏。史称为唐尧。在位百年,有德政。《史记·五帝本纪》所载“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等“五帝”之一。
     "钦明"句:“钦明文思”之风在东阳重合于尧。钦明,敬肃明察。文思,“经天纬地谓之文,道德纯备谓之思。”尧以“钦明文思”四德安其民,亲睦九族,更以“禅让”美德名扬天下。《中论·智行》:“《书》美唐尧,‘钦’‘明’为先。”《论衡·须颂》引《书》:“钦明文思。”《尧典》云:“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孔安国曰:“勋,功也。钦,敬也。言尧放上世之功化,而钦明文思之四德,安天下之当字也。”《舜典》:“若稽古帝舜曰,重华叶于帝。”孔安国曰:“华谓文德,言其文德光华,重合于尧,俱圣明也。”在兹,在此。兹,zī。
     "饰骖"二句:坐着装饰的三驾马车离开关辅——京郊地区,途径河淇卫地时,淇园的竹子漫山遍野,葱荣茂盛,得分开竹子方可经过。骖,cān,古驾车一车三马或四马,骖指两边的马。去,离开。关辅,原指关中及三辅地区,这里指当时的都城建康城郊。作者当初从此出发到东阳赴任。河淇,黄河与淇河一带。此主要指淇河卫地。
     下车:上任伊始,即到任职之地上任。

     "曳组"句:忽然意识到奉命到东阳任太守已经满一年了。曳组,佩挂官印,此指履新(上任伊始)。古代佩印用组绶,因以曳组为佩印的代称。借指被任命官职。曳,ye,拖,牵引。组,具有文采的宽丝带,古代多用作佩印或佩玉的绶。弥朞,míjī,满 一年。弥,满。
     “霜载”二句:言季节变换,时间流逝之快。凋,草木衰落。风三,风久刮不停。春旗,青旗。
     无以:没有什么功劳。
     卧辙:《旧五代史》载:“鲁奇,性忠义,尤通吏道,抚民有术。及移镇许田,孟州之民,万众遮道,断登卧辙,五日不发。父老诣阙请留,明宗令中使谕之,方得离州。”史称“卧辙风”者,是说百姓拥戴挽留地方官吏,这是对施仁政,抚民有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官吏的极高评价和赞扬。 
     宁望:哪奢望。
【作者简介】
     沈约(441—513),南朝文学家。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武康镇)人。自幼家境贫寒,学习刻苦、博览广泛,识见卓群。历仕宋、齐、梁三朝。官至尚书令。谥号“隐”。他与谢朓等人开创了“永明体”。著有《宋书》、《四声谱》等。


八咏诗之岁暮愍衰草(节选)

南朝 梁·沈约

 

愍衰草,衰草无容色。
憔悴荒径中,寒荄不可识。
昔时兮春日,昔日兮春风。
含华兮佩实,垂绿兮散红。
氛氲鳷鹊右,照耀望仙东。
送归顾慕泣淇水,嘉客淹留怀上宫。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七?八咏诗》

《玉台新咏卷九?古诗题六首》
 

【题解】
     节选部分为全诗46句中的前12句。该诗格调苍凉,此12句似 是对年老色衰的女子的哀怜。她们无限眷恋过去曾经春风得意,花枝招展,与达官贵人来往于“鳷鹊”“望仙”楼寻欢作乐的时日,更眷恋那犹如《诗经》中所写的类于“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的往事。这又是一首南朝艳诗。
【注释】
     八咏诗:南朝齐沈约在浙江金华任东阳郡太守时,为方便与文人登楼赋诗,建元畅楼(在今浙江金华市,也称“玄畅楼”、“八咏楼”),并作《登台望秋月》、《会圃临东风》、《岁暮愍衰草》、《霜来悲落桐》、《夕行闻夜鹤》、《晨征听晓鸿》、《解佩去朝市》、《被褐守山东》等诗八首,称“八咏诗”。亦省称“八咏”。此诗为“八咏”之三。   
     愍:mǐn,哀怜,怜悯。 
     寒荄:寒冷中的草根。荄,gāi,草根。
     兮:xī,啊,古代诗辞赋中的助词。  
     佩实:结着果实。  
     氛氲:fēnyūn,云气弥漫。 
     鳷鹊:zhīquè,鸟名。此指“鳷鹊楼”。汉甘泉宫有鳷鹊楼,汉武帝时所建,在陕西淳化县西北的甘泉山上。唐·李颀《送康洽入京进乐府歌》:“新诗乐府唱堪愁,御妓应传鳷鹊楼。”南朝吴均诗:“日映昆明水,春生鳷鹊楼。”  
     望仙:古楼阁名。 
     末二句:送归时眷念思慕曾泣别于"淇水",佳宾长期逗留怀念幽会时的"上宫"。《诗经·鄘风·桑中》有“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写男女幽会 及送别的诗句。顾慕,眷念思慕。淹留,滞留,长期逗留。上宫 ,淇河边之地名。《诗经·桑中》之后“桑中”“上宫”“淇上”均成为与情爱之地或男女幽会、送别的代名词。
【作者简介】
     沈约(441—513),南朝文学家。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武康镇)人。自幼家境贫寒,学习刻苦、博览广泛,识见卓群。历仕宋、齐、梁三朝。官至尚书令。谥号“隐”。他与谢朓等人开创了“永明体”。著有《宋书》、《四声谱》等。 
附原诗:

八咏诗之岁暮愍衰草

愍衰草。衰草无容色。

憔悴荒径中。寒荄不可识。

昔时兮春日。昔日兮春风。

含华兮佩实。垂绿兮散红。

氛氲鳷鹊右。照耀望仙东。

送归顾慕泣淇水。嘉客淹留怀上宫。

岩陬兮海岸。冰多兮霰积。

烂熳兮客根。攒幽兮寓隙。

布绵密于寒皋。吐纤疏于危石。

既惆怅于君子。倍伤心于行役。

露缟枝于初旦。霜红天于始夕。

雕芳卉之九衢。霣灵茅之三脊。

风急崤道难。秋至客衣单。

既伤檐下菊。复悲池上兰。

飘落逐风尽。方知岁早寒。

流萤暗明烛。雁声断才续。

萎绝长信宫。芜秽丹墀曲。

霜夺茎上紫。风销叶中绿。

山变兮青薇。水折兮黄苇。

秋鸿兮疏引。寒鸟兮聚飞。

径荒寒草合。桐长旧岩围。

园庭渐芜没。霜露日沾衣。

愿逐晨征鸟。薄暮共西归。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