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文赋》 西晋 陆机  

2014-07-10 08:30:43|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每观才士之所作,窃有以得其用心。夫放言谴辞,良多变矣,妍蚩好恶,可得而言。每自属文,尤见其情。恒患意不称物,文不逮意。盖非知之难,能之难也。故作《文赋》,以述先士之盛藻,因论作文之利害所由,它日殆可谓曲尽其妙。至於操斧伐柯,虽取则不远,若夫随手之变,良难以辞逮。盖所能言者具於此云。
  伫中区以玄览,颐情志於典坟。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於劲秋,喜柔条於芳春。心懔懔以怀霜,志眇眇而临云。咏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游文章之林府,嘉丽藻之彬彬。慨投篇而援笔,聊宣之乎斯文。
  其始也,皆收视反听,耽思傍讯。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其致也,情曈曨而弥鲜,物昭晰而互进。倾群言之沥液、漱六艺之芳润。浮天渊以安流,濯下泉而潜浸。於是沈辞怫悦,若游鱼衔钩,而出重渊之深;浮藻联翩,若翰鸟婴缴,而坠曾云之峻。收百世之阙文,采千载之遗韵。谢朝华於已披,启夕秀於未振。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於一瞬。然后选义按部,考辞就班。抱景者咸叩,怀响者毕弹。或因枝以振叶,或沿波而讨源。或本隐以之显,或求易而得难。或虎变而兽扰,或龙见而鸟澜。或妥帖而易施,或岨峿而不安。罄澄心以凝思,眇众虑而为言。笼天地於形内,挫万物於笔端。始踯躅於燥吻,终流离於濡翰。理扶质以立干,文垂条而结繁。信情貌之不差,故每变而在颜。思涉乐其必笑,方言哀而已叹。或操觚以率尔,或含毫而邈然。
  伊兹事之可乐,固圣贤之可钦。课虚无以责有,叩寂寞而求音。函绵邈於尺素,吐滂沛乎寸心。言恢之而弥广,思按之而逾深。播芳蕤之馥馥,发青条之森森。粲风飞而猋竖,郁云起乎翰林。
  体有万殊,物无一量。纷纭挥霍,形难为状。辞程才以效伎,意司契而为匠。在有无而僶俛,当浅深而不让。虽离方而遯圆,期穷形而尽相。故夫夸目者尚奢,惬心者贵当。言穷者无隘,论达者唯旷。
  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碑披文以相质,诔缠绵而凄怆。铭博约而温润,箴顿挫而清壮。颂优游以彬蔚,论精微而朗畅。奏平彻以闲雅,说炜晔而谲诳。虽区分之在兹,亦禁邪而制放。要辞达而理举,故无取乎冗长。
  其为物也多姿,其为体也屡迁;其会意也尚巧,其遣言也贵妍。暨音声之叠代,若五色之相宣。虽逝止之无常,故崎錡而难便。苟达变而相次,犹开流以纳泉;如失机而后会,恒操末以续颠。谬玄黄之秩叙,故淟涊而不鲜。
  或仰逼於先条,或俯侵于后章;或辞害而理比,或言顺而意妨。离之则双美,合之则两伤。考殿最於锱铢,定去留於毫芒;苟铨衡之所裁,固应绳其必当。
  或文繁理富,而意不指适。极无两致,尽不可益。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虽众辞之有条,必待兹而效绩。亮功多而累寡,故取足而不易。
  或藻思绮合,清丽千眠。炳若缛绣,凄若繁弦。必所拟之不殊,乃暗合乎曩篇。虽杼轴於予怀,忧他人之我先。苟伤廉而愆义,亦虽爱而必捐。
  或苕发颖竖,离众绝致;形不可逐,响难为系。块孤立而特峙,非常音之所纬。心牢落而无偶,意徘徊而不能揥。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彼榛楛之勿翦,亦蒙荣於集翠。缀《下裏》于《白雪》,吾亦济夫所伟。
  或讬言於短韵,对穷迹而孤兴,俯寂寞而无友,仰寥廓而莫承;譬偏弦之独张,含清唱而靡应。或寄辞於瘁音,徒靡言而弗华,混妍蚩而成体,累良质而为瑕;象下管之偏疾,故虽应而不和。或遗理以存异,徒寻虚以逐微,言寡情而鲜爱,辞浮漂而不归;犹弦麽而徽急,故虽和而不悲。或奔放以谐和,务嘈囋而妖冶,徒悦目而偶俗,故高声而曲下;寤《防露》与桑间,又虽悲而不雅。或清虚以婉约,每除烦而去滥,阙大羹之遗味,同朱弦之清氾;虽一唱而三叹,固既雅而不艳。
  若夫丰约之裁,俯仰之形,因宜适变,曲有微情。或言拙而喻巧,或理朴而辞轻;或袭故而弥新,或沿浊而更清;或览之而必察,或研之而后精。譬犹舞者赴节以投袂,歌者应弦而遣声。是盖轮扁所不得言,故亦非华说之所能精。
  普辞条与文律,良余膺之所服。练世情之常尤,识前修之所淑。虽发於巧心,或受蚩於拙目。彼琼敷与玉藻,若中原之有菽。同橐龠之罔穷,与天地乎并育。虽纷蔼於此世,嗟不盈於予掬。患挈瓶之屡空,病昌言之难属。故踸踔於短垣,放庸音以足曲。恒遗恨以终篇,岂怀盈而自足?惧蒙尘於叩缶,顾取笑乎鸣玉。
  若夫应感之会,通塞之纪,来不可遏,去不可止,藏若景灭,行犹响起。方天机之骏利,夫何纷而不理?思风发於胸臆,言泉流於唇齿;纷葳蕤以馺遝,唯豪素之所拟;文徽徽以溢目,音冷冷而盈耳。及其六情底滞,志往神留,兀若枯木,豁若涸流;揽营魂以探赜,顿精爽而自求;理翳翳而愈伏,思轧轧其若抽。是以或竭情而多悔,或率意而寡尤。虽兹物之在我,非余力之所戮。故时抚空怀而自惋,吾未识夫开塞之所由。
  伊兹文之为用,固众理之所因。恢万里而无阂,通亿载而为津。俯殆则于来叶,仰观象乎古人。济文武于将坠,宣风声於不泯。涂无远而不弥,理无微而弗纶。配霑润于云雨,象变化乎鬼神。被金石而德广,流管弦而日新。

陆机(公元二六一年至公元三零三年),字士衡,西晋著名文学家,杰出的书法家。曾任平原内史,故世称“陆平原”。(东汉三国时陆氏为江东世族。《三国志》载陆逊为吴郡吴人。据考证,陆氏故里应在谷水(长谷)下流,其地当后世长泖一带,即古海盐华亭乡地,现代平湖南桥乡尚有陆氏遗迹,其地于唐天宝时析置华亭县时,未归华亭县。当代《松江县志》收录陆氏,作松江人。)
  陆机出身名门。祖父陆逊是三国时吴郡丞相,封华亭侯。其父陆抗是吴大司马。陆机十四岁时,父亡,即领父兵为牙门将。二十岁时,吴灭,与其弟陆云退居故里华亭,闭门苦读,积有十年,写了《辩亡论》两篇,作为对故国兴亡的一番检讨。因兄弟二人皆卓有文采,故人称“二陆”。
  太康十年(二八九),与其弟陆云至洛阳,晋太常张华十分器重,辟陆机为祭酒,累廷太子洗马、著作朗。“八王之乱”中,陆机几经沈浮。先为赵王伦相国参军,中书郎。伦伏诛,机付廷尉,几乎死罪,成都王颖、吴王晏救之,陆机即投成都王,始为参大将军军事,平原内史。太安初(三零三),成都王与长沙王争权作战,机为后将军,河北大都督,督军二十万出征。大败。又被宦官所诬,成都王颖误认他图谋倒戈,派人去抓他,他说:“今日受诛,岂非命也!”又说:“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遂于晋惠帝太安二年(三零三)被成都王司马颖杀於军中,时年四十三岁,可谓英年早逝。他的弟弟陆云、陆耽,和儿子陆蔚、陆夏,同时被害。因为这是一场冤狱,他“死非其罪,士卒痛之,莫不流涕”。李白诗说“陆机雄才岂自保”,正是指此。
  陆机辞藻宏丽,其诗赋、骈文均极佳,其文后人辑为《陆士衡集》,有诗三卷、赋四卷、杂著一卷、文二卷。其中《文赋》是著名的古代文学论著,对后世文学理论的研究影响颇大。张华对陆机说:“人之为文,常恨才少,而子更患其多。”由此可看出他“天才秀逸,辞藻宏丽”的一面。
  陆机的《文赋》最能代表他的文学论,也可看出那个时代的文艺水平。
  陆机文名盖世,书名自然被文名所掩,南齐王僧虔云:”陆机书,吴士书也。无以较其多少。“《宣和书谱》云:”机自归晋,闭门十年,笃志儒学,无所不窥,书特其余事也。“以故虽能章草,以才长见掩耳”。
  陆机的传世书法作品不多,宋内府收藏的墨迹有草书《平复帖》、行书《望想帖》。据目前书法界多数人观点,《平复帖》为我国历史上目前发现的第一件存世法书真迹。古代书家在陆机之前者,均无可靠的墨迹流传;古代墨迹在《平复帖》之前者也不少,但它们的作者都没有留下名字。因此,陆机被公认为第一位让后人一睹风采的文士书法家。
  《平复帖》,冷金笺本,草书,无款。纵二三·八厘米,横二零·五厘米。凡九行。约八七字,仅存八四字,由於年久纸糜,有数位不辨,安歧《墨缘汇观》称:“其文苦不能尽识。”张丑《真晋斋记》仅释出十四字。启功先生精于书艺,博通文史,寻其残笔,作出全帖通读释文。此卷前有“平原内史陆机士衡书”一行小字,其中“平”字已脱落,为唐人补书。并有宋徽宗赵佶的泥金题签,帖因首行有“平复”两字得名。
  《平复帖》寥寥数行,字字珠玑,被誉为天下法书之祖。董其昌跋曰:“盖右军以前,元常以后,唯存此数行,为希代宝。”
  很行时间以来,书法界提到《平复帖》,往往是谈及它作为“天下法书之祖”的历史价值,而很少涉及它的艺术价值。人们总是以神秘的眼光看待它,把它当作书法史上的特例。加之其字迹难辨,用笔草率,不合传统的挥洒流畅的审美口味,又无明显的师承渊源。因此在浩翰无垠的书法长河中孤立无援,奇特突兀。随著近些年来汉简纸,魏晋写经的发现,人们的视野扩大了,审美观点也随之变化。在看惯了华丽妍美的文人书法之后产生了强烈的返璞归真的心理。对《平复帖》朴素自然的风格产生了新的认识。  《平复贴》用笔古雅,点画苍劲有力,朴实雄厚。全帖字字独立,每字笔画粗细变化不大,没有出锋特长特细之笔,粗细之变化完全靠笔之提按来完成,说明陆机当时用的是秃毫之笔,因此笔画短促有力,苍劲古朴,如“平”字第一笔,淩空取势,迅速入纸,重按后提锋向右出尖,把一横变成一点,既体现了秃锋的特点,又流露出古雅苍劲的风致,再如“吾”字,几乎一气呵成,藏锋入笔,转锋向下,再折锋向左上,转笔后向下顿笔,再完成以下转折,全字无一长笔,却短促浑厚,骨力充盈。此外,《平复帖》多用圆笔,几乎字字可见,如“复”“初”等字的转折,如“来”字之钩,皆用圆笔。明张丑评价道:“《平复帖》最奇古,与索幼安《出师颂》齐名。惜剥蚀太甚,不入俗子眼。然笔法圆浑,正如太羹玄酒,断非中古人所能下手。”
  《平复帖》在结字上迂回盘绕,如“赢瘵”两字,蜿蜒曲折,盘旋环绕,近人傅增湘赞其“笔力坚劲倔强,如万岁枯藤”。此外,《平复帖》还打破了传统章草重心稳定,平正和谐的结字特点,讲究斜中取正,险中求稳,增加了草书的流动感。如“初来”的“来”字,由於左边笔画较多,中间一竖又向右出弧度。所以显得左重右轻,於是最后一点离得较远,以使偏左的重心被矫正过来,产生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拙中见巧的艺术效果。
  《平复帖》章法潇洒率意,妙趣天成。行笔流畅而又遒劲,字不相连却气脉贯通。信笔而书,朴素自然,绝无半点迟疑造作之感。米芾赞其“火箸画灰”
  《平复帖》是章草向今草的转变过程中最为典型的杰作。一方面,它去掉了章草最大的特点--波磔。这与楼兰残纸中以秃笔所书章草相神似。此外,字形大小出现变化,字与字之间出现照应联系,这些都说明它已经具有今草的特点。另一方面,它的中锋圆转,不露圭角的用笔方法,又有明显的篆、隶意味,还没有完全脱离章草,清吴升在《大观录》中评道:“草书若篆若隶,笔法奇崛。”纵观全篇,如冬蛰初醒的龙蛇,乍盘乍行,不似今草之纵笔宾士。由此可见,《平复帖》除了它的高超的艺术价值和“法书之祖”的历史价值之外,还可作为研究书法及字体演变的参考。同时,它简练古雅,圆转自然的书法风格还深深影响了后世书家,五代杨凝式根据这一书法风格创造了“削繁为简,破方为圆”的杨疯子书风。明顾复《平生壮观》中云:“(《平复帖》)古意斑驳,而字奇幻不可读,乃知怀素《千字文》、《苦笋帖》杨凝式《神仙起居法》诸草圣,咸人此得笔。”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