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南怀瑾老师的故事(26):早年参禅悟道的经历  

2014-06-15 11:55:07|  分类: 永远怀念我们的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暑假,正是青枝绿叶时节,身材矮小的南怀瑾借休假之机,背着一把长剑悄然上了灵岩山,前来看望他的至交、灵岩寺的住持传西法师。此时,被誉为“盐亭老人”的一代禅门宗匠袁焕仙已在山中闭关了一段时日。

 

灵岩山之所以在中国文化史上享有大名,很大程度上即得益于传西法师。他曾经邀请李源澄来此创办灵岩书院,邀请冯友兰、钱穆、蒙文通等来此读书,邀请川北大德袁焕仙至此闭关,邀请好友南怀瑾来此游玩,于是才有了“灵岩禅七法会”,才有了袁焕仙与南怀瑾的相识。灵岩山一会,成就了袁焕仙与南怀瑾的旷世佛缘。

 

当时正值袁焕仙禁语,南怀瑾非常郁闷:“朋从我思,繁兴我疑,无由启迪。”他的好友传西法师说:“我想禀告袁师,请求他对你的疑问以笔作答如何?”南怀瑾喜而合十道:“太好了!”于是,灵岩寺住持传西法师出面征求袁焕仙意见:禁语期间则以笔作答,非禁语期间则口头讲授。袁焕仙同意此法。于是,短短数十日中间,袁南二人的对答遂成巨帙。

 

如有一次南怀瑾问道:“什么是‘六根’、‘六尘’、‘六识’?”袁焕仙回答:“石头就是六根,柱子就是六尘,‘琢棒’就是六识。”

 

四川人把打人木棒习称为“琢棒”。所以南怀瑾听了茫然说:“先生如此‘漫言’,学生不能领会。”“漫言”,意思是可笑的戏言。袁焕仙说:“你如此‘漫问’,谁要你领会?”

 

南怀瑾仍未领悟,又问:“佛教中说,‘眼耳鼻舌身意’为‘六根’,对应‘色声香味触法’六尘,根尘相接,生出‘眼耳鼻舌身意’等识,称为六识。如今你却说六根即石头,六尘即柱子,六识即琢棒,这岂不大大违反佛教教义,不符合佛典吗?”

 

袁焕仙见他拘泥书本不能警悟,非常生气,提笔写道:“你既然已明了教义,贯通道理,即自己解脱可也,又何必到我这里来唠唠叨叨?”掷笔寂然在定。南怀瑾无语潜退。

 

第二天南怀瑾再参,问:“即不许作如是道理会,然则学人浅机从何得入?”

袁焕仙答:“汝是何年何月何时何地出的?”南怀瑾久久无语。

 

袁焕仙说:“既未出入,何为出入?既无当下,一派圆成。谁是浅机?谁为深学?咄,无疾而呻,无病而药,释迦老子亦救汝不得也。”南怀瑾问:“学人于此上不得,下不得,取不得,舍不得,尽平生力忘不得,计不得,祈师慈悲方便接引。”

 

袁焕仙答:“好好,恐汝虽如此说,未到此地,果届此也,恭喜贺喜,好消息将到矣,谛听谛听!当人于此千万不可退步,不必作必悟想,不必作不悟想,不必想不必不想,行时坐时,醒时眠时,朋友交接时,妻儿子女会合时,但略略管带,自然坛子内走不脱鳖。”

 

南怀瑾问:“学人疑情不起奈何?”袁焕仙说:“只为你要信。信不立,疑何驭?疑信两忘,复是何物?此第一彻头也,千万莫要放过。”

 

南怀瑾问:“疑信两忘,就学人分上捡之,却无一物。”先生说:“瞎汉!说却无一物者。是有一物邪?无一物邪?好看好看。此释迦老子、三世诸佛及一切贤圣入德之门也。这个彻头,尽大地是我口都赞不及,慎勿失之交臂。”

 

又有一次,南怀瑾问:“世上既有真假,那什么是真?”袁焕仙说:“汤圆煮油锅。”南怀瑾问:“如何是假?”袁焕仙说:“油锅煮汤圆。”

 

南怀瑾更茫然:“如此谈话,益增迷惘。请老师剀切直示,解除学生迷惑。”袁焕仙说:“咄,你何不说迷惘益增,你学生来解除老师我的迷惑?”南怀瑾久久默默无言,有些领悟了……

 

又一天参禅时,南怀瑾问:“学人参情紧切,或觉大弥虚空,或金光闪烁,或显赤白黄绿等光,大如月轮,小如豆粒,或如电光闪烁时,未审何至,属优属劣,未知何从?祈示。”

 

袁焕仙说:“概属光影,汝但不著,亦许胜境,若欲取之,翻成大患,何也?盖汝之本体无相,无空无不空也。”

 

南怀瑾问:“正参话头时,忽觉虚空粉碎,大地平沉时如何?”袁焕仙说:“咄!我说汝白昼见鬼,何也?虚空无形,汝从何碎?且不说粉,赵公山高,灵岩山低,汝从何平?且不说大地非大地。”南怀瑾问:“参话头不能虚空粉碎,大地平沉邪?”袁焕仙说:“恭喜恭喜!虚空粉碎也。贺喜贺喜!大地平沉也。细检细检!”

 

南怀瑾后来曾对传西法师等人说:“这是一段奇缘啊,倘非国变,何缘入川?倘不入川,这一段提不起放不下的公案,从何处了?仔细思量真是令人汗泪交倾不止。”

 

是年九月,正是灵岩山云高气爽,红叶遍山之际,袁焕仙专程为南怀瑾举行了一场“禅七”活动,特别指定南怀瑾为首座,并负责敲引磬、木鱼,担任维那。

 

当时的他对于“参禅打七”等佛门规矩一无所知,只因传西法师极力怂恿,加以袁焕仙特别指定,他于茫然中照办。“过后回想,真似一出焕师编导的梦幻大戏。”此次“禅七”,参与其中的还有传西法师、潘子玉、杨光岱、王延鹤等近十人,但当时此举,正如庄子“飓风起于萍末”之言,实在是不可思议,不仅成为现代四川佛学界的大事,也成为中国现代禅学“维摩禅”兴起的重要标志。

 

参加灵岩禅七法会者中最出名为南怀瑾、释通宽、杨光岱三位先生,被誉为“三大元”,成为袁焕仙先生成就最高的弟子。

 

“灵岩打七”法会进行到第三天,袁焕仙手持戒板,指着灵岩寺住持传西法师问:“是什么?是什么?快说,快说!”传西无语。先生摇头数下,自言自语笑道:“又放走一个。”

 

袁焕仙然后又以戒板指南怀瑾问:“是什么?是什么?快说,快说!”南怀瑾亦无语,先生却点头数下,亦笑道:“你很好。”遂带至佛前问道:“当时我叫你快快道来!你为什么无语?”南怀瑾答:“我当时不知要说什么,所以无语。”先生问:“你现在心中有一个什么吗?”南京复无语。

 

袁焕仙令其大喝,刚三声,便道:“停。你看你有个什么?”南怀瑾曰:“现在觅我心中无有个什么。”袁焕仙说:“此千圣之心灯,当人之慧命也。无再滋疑,快拜!快拜!”南怀瑾于是跪拜,袁焕仙随后禁止南怀瑾语,一时大家惊讶不已,谓同儿戏。南怀瑾自己也不知所措,于是表面同意,心中却满腹疑问。

 

打坐了一会儿,南怀瑾站起来问道:“既然说学人有个入处,说胡一计生死,便尔前途茫茫?”袁焕仙厉声斥道:“丑!你看你说的什么,生死未了的那个份上是有生死是无生死,是前途茫茫是后路茫茫?”南怀瑾彼时当下释然,遂礼拜在地。

 

当时,参禅的众人正在瞑坐沉思,南怀瑾与传西法师毗邻而坐,顾视诸人坐禅,好像无疾而呻,无韵而哦,而传西亦正凝神在坐也。因而内心不牧,几次嗤之欲肆,袁焕仙因此振威大骂道:“怎么如此不懂事!”南怀瑾当时被袁焕仙一阵痛骂,如病得汗,如梦得醒,惊悉个事原来如此不费力,不值钱,于是敛笑,遂尔收神,凝然与同学及传西等寂坐参禅。

 

又过了三天,果州一位道士来灵岩山,在袁焕仙室中闭户围炉夜话,潘子玉、王子赛两先生及周杨诸子皆围炉边。南怀瑾远隔重楼,但是却能看见先生室中人物、状态、话言,如同处一室,惊讶不已。于是,恭请袁焕仙到祖殿谈此事。袁焕仙大骂道:“我还以为你是个人,竟然会作这样的见解?”从古至今无论学佛或习武,许多人过分注重神异之事,反而越迷越远。。这件事对南怀瑾影响甚大,他后来也曾说:“神通与神经是两兄弟。”

 

是年冬,虚云大师自曹溪来重庆,成都尊宿聚于文殊院,同请昌公老法师与袁焕仙躬赴陪都,迎虚老来成都。南怀瑾陪同袁焕仙叩虚云老人,通报那晚所见奇事。虚云老和尚说:“嘻!南先生,若不是袁老居士手疾眼快,你就非常危险了!”

 

关于灵岩寺对于南怀瑾之重要性,由其回忆可见一斑。南怀瑾说:“记得我在灵岩山下来后师友皆说我明白了此事。我自己也觉得对了。果然在此后,什么都容易懂了。这一点是根本智、无师智。凡是什么新旧学问,疑难杂症,不懂的,到了心中,只要一念回光,什么都众流归元,就都懂了。如石头投到大海中,连个波纹都不见,提起即用,放下便休。”

 

为了潜心修道参禅,南怀瑾后来毅然辞去中央军校教官之职。数年岁月,袁焕仙和南怀瑾师生情谊甚笃,有如父子。由此可见,南怀瑾有后来举世皆知的大成就,灵岩寺的经历和恩师袁焕仙应该在其人生中占有重要地位。

 

袁焕仙在灵岩寺时,只有南怀瑾一人追随身边。后来,追随袁焕仙的弟子越来越多,许多人年龄比南怀瑾大十几岁、二十几岁,但都称南怀瑾为大师兄。南怀瑾因此成为维摩精舍开山首座弟子,也是成就最高、影响最广的弟子。

 

 

整理自《南怀瑾的最后100天》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