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阐陀的疑惑----阿含经和生活禅修  

2014-11-16 17:38:22|  分类: 南传佛教佛经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阐陀的疑惑

林崇安教授

一、前言

当年印度的悉达多太子离开王宫出家时,是由车匿一人在深夜驾车送行。车匿,或叫做阐陀。六年后,悉达多太子成佛,称做释迦牟尼佛。再过六年多,阐陀也跟随着佛陀出家修行。但是阐陀跟所有的比丘们都相处得不好,因为他认为自己很早就伴随佛陀,交情比别人深,因而产生了傲慢的心理。佛陀劝了阐陀几次,仍然改不了他的傲慢和我执的心理。由于我执深重,阐陀无法体证真理。佛陀入灭后,阐陀没有佛陀做靠山,内心的傲慢便开始下降。当时有许多的上座比丘们住在波罗奈城仙人住处的鹿野苑中。阐陀为了体证真理,便去请教这些资深的上座比丘们。

二、阐陀的困惑

这一天早晨,阐陀长老披上袈裟,拿着钵,进入波罗奈城乞食。饭后回来,收好袈裟和钵,洗完脚,而后阐陀手持户钩,从一个园林到另一个园林,从一个房舍到另一个房舍,从一个经行处到另一个经行处去找上座比丘们。 在园林的处所,阐陀请教比丘们说:「请您们教导我,为我说法,使我知法、见法,我将如法认知、如法观察。」 这时比丘们告诉阐陀说:「色身是无常的,感受、想蕴、行蕴、识蕴也是无常的。一切行是无常的,一切法是无我的,涅槃是寂静的。」 阐陀回答比丘们说:「色身是无常的,感受、想蕴、行蕴、识蕴也是无常的。一切行是无常的,一切法是无我的,涅槃是寂静的。这些道理我早已知道。」 阐陀又说:「然而我不喜欢听说:一切诸行是空、寂、不可得、爱尽、离欲、灭尽、涅槃。这当中如何有这个我而说要这样去知、要这样去见,这就是称做见法了呢?」 从一个房舍到另一个房舍,从一个经行处到另一个经行处,阐陀
得到同样的问答,但都不能解决他的疑惑。阐陀说:「比丘当中谁还有能力为我说法,使我知法、见法呢?」

接着他想起了阿难尊者:「阿难尊者现今住在拘睒弥国的瞿师罗园里,他曾经供奉、亲近世尊,是佛陀所赞叹的人,凡是修梵行的人都认识他,他一定能够为我说法,使我知法、见法。」

三、阿难尊者的解惑

过了一夜后,隔天早晨阐陀披上袈裟,拿着钵,进入波罗奈城乞食;吃完饭后回来,收拾整理卧铺;收拾整理卧铺后,披上袈裟,拿着钵,前往拘睒弥国。他渐渐地游走,到了拘睒弥国的瞿师罗园。阐陀收好衣钵,洗完脚后,到阿难尊者的住处,相互问讯后,退坐一边。这时阐陀把前面的问答告诉了阿难,最后说:「善哉!尊者阿难!现在请您为我说法,使我能够知法、见法。」 这时阿难尊者告诉阐陀说:「善哉!阐陀!我内心很欢喜。我赞叹您在修梵行人的跟前,能毫不隐藏地破除虚伪的刺。阐陀!愚痴的凡夫所不能了解的,就是色身是无常的,感受、想蕴、行蕴、识蕴也是无常的;一切行是无常的,一切法是无我的,涅槃是寂静的。您现在已能接受殊胜的妙法了,请您仔细地听!我将为您解说。」 当时,阐陀心中这样想着:「我今天很欢喜,获得了胜妙心,获得了踊悦心,我现在能够接受殊胜的妙法了。」 这时,阿难告诉阐陀说:「我亲自从佛陀听闻到教导摩诃迦旃延说:『世人颠倒,依于二个边,或是有边,或是无边。世人执取各种境界,内心便生起执着。迦旃延!如果能够不去摄受、不执取、不持住、不执着于我,当痛苦产生时知道是痛苦产生,当痛苦灭时知道是痛苦灭。迦旃延啊!对这现象不怀疑也不迷惑,不靠他人而由自己亲自证知,这就叫做正见,是如来所说的法。为何如此呢?迦旃延!能够如实正观世间的集起,就不会生起世间是无的边见;如实正观世间的灭去,就不会生起世间是有的边见。迦旃延!如来是离于有、无二边,而演说中道,所谓:这里存在,所以那里存在;这里生起,所以那里生起;说以无明为缘而有业行……乃至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的集起。所谓:这里不存在,所以那里不存在;这里灭去,所以那里灭去;说无明息灭则业行息灭,……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的息灭。』」

四、阐陀的证悟

阿难尊者讲法的时候,阐陀比丘的内心远尘、离垢,获得清净的法眼。当下阐陀比丘见法、得法、知法、起法,超越了迷惑和怀疑,宣说真理不用依赖他人,回答大师教法所证的解脱都无所畏惧。 于是阐陀恭敬合掌向阿难尊者说:「正应是如此,像这样的智慧梵行,是善知识所教授、教诫的正法。我今天从阿难尊者这地方,听闻到这样的正法,于一切诸行是空、寂、不可得、爱尽、离欲、灭尽、涅槃,内心安乐,正住于解脱之境,不再退转,不再执着身心诸行为我,只见到了正法。」


这时阿难告诉阐陀说:「您今天获得了大的法益,在非常深奥的佛法中,获得了圣者的慧眼。」 这时,二位正法的善士欢喜随喜,从座起来,各自回到住处。 以上所介绍的这一经是《杂阿含经》的第262经,又称作《阐陀经》。

五、一些省思

(1)「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静」,这是所谓的三法印,此处的「一切行」就是身心五蕴。阐陀最初同意三法印,但只是胜解而已,他对于「一切诸行空、寂」则难以接受,这是由于他执着诸行或身心五蕴是「我」,虽然知道「一切行无常」,但无余涅槃时「一切诸行空、寂」,岂非「我」都消失了?换言之,阐陀的内心有执着身心五蕴为「我」的「萨迦耶见」,他畏惧「一切诸行空、寂」的状态,因而不能知法、见法。


(2)迦旃延是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以「论议第一」著称,阿难提出佛陀对迦旃延的教导,更具说服力,阐陀也更能虚心接受。


(3)由于阐陀在阿难的面前,具有胜妙心及踊悦心,处在身心轻安的状态,因而阿难把中道的正见讲清后,阐陀便证得了预流果的圣位。


(4)生起胜妙心有三个条件:
1指导者受大众称赞,有真正的本领,
2指导者所说的法确实能出离烦恼,并厘清最上的深义,
3听者有能力接着觉悟所说的法。由于指导者阿难和听者阐陀具足了这些
条件,因而阐陀听后能够当下证果。


(5)「如实正观世间集者,则不生世间无见;如实正观世间灭,则不生世间有见」:由于有无明、贪爱,因而有「世间集」,要将无明、贪爱灭去,才能有「世间灭」。对「世间集」要如实正观,知道如果无明、贪爱存在的话,生死轮转就不可避免了,因此,「不生世间无见」。另一方面,对「世间灭」也要如实正观,知道如果无明、贪爱灭除的话,身心五蕴的生死轮转就可以止息了,因此,「不生世间有见」。


(6)「如来离于二边,说于中道,所谓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所谓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由于有边(常边)是一边,无边(断边)是另一边,如来的教导便是脱离此二边而处于中道。而这中道是立足于缘起的身心现象上。众生身心五蕴的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便是来自不能如实正观世间集,不知道是来自无明、贪爱。无明则是对自己的身心现象误执有「我」。在流转的过程上,由于「无明」而有「行」、而有「识」、而有「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这便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对于此缘起现象的呈现,要如实正观,不能认为完全没有,如此才能不落入「无边」。另一方面,只要看清自己身心现象的无常、无我,不再生起无明、贪爱,那么,在还灭的过程上,「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依次而有名色灭、六处灭、触灭、受灭、爱灭、取灭、有灭、生灭、老病死灭、忧悲恼苦灭。如此正观世间灭,因而不落入「有边」。经由上述缘起的流转与还灭过程,如实地看清世间的集与灭,脱离了无边与有边而处于中道之上。


(7)当阐陀长老掌握了中道的要旨,不再堕入有无二边,因而打开了慧眼:将见道所要断除的「烦恼缠」都灭除了,称作「远尘」;将见道所要断除的「随眠」也都灭除了,称作「离垢」。


(8)得到清净慧眼的同时,阐陀长老也得到了以下预流果的功德:
1见法:已善见四圣谛。
2得法:已获得一种沙门果。
3知法:于己所证,能自了知:「我今已尽所有那落迦、傍生、饿鬼,我证预流。」
4起法:得四证净(佛、法、僧、戒)。
5无惑、6无疑:于自所证无惑,于他所证无疑。
7不藉他缘:宣说圣谛相应教时,不藉他缘。
8一切他论所不能转:不观他面,不看他口,于此正法律中,一切他论所不能转。
9都无所畏:记别一切所证解脱,都无所畏。
10随入圣教:由正世俗及第一义随入圣教,成为世俗和胜义的佛弟子。

六、结语

佛陀的「无我」的教导是甚深的,要想悟入无我,必须有胜妙心及踊悦心。阐陀由于阿难尊者的善巧引导,终于破除疑惑,体证甚深的无我。这一经给我们许多的启示,值得佛弟子们好好体会。(内观杂志61期,2008)

―――――――

【阐陀经】经文
(大二六二;内三八;印四五;光三九;S90)

(01) 如是我闻:一时,有众多上座比丘,住〔波罗柰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佛般泥洹未久。
(02) 时长老阐陀,晨朝着衣持钵,入〔波罗柰城〕乞食;食已还,摄衣钵,洗足已,持户钩,从林至林,从房至房,从经行处至经行处,处处请诸比丘言:「当教授我,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我当如法知、如法观。」
(03) 时诸比丘语阐陀言:「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
(04) 阐陀语诸比丘言:「我已知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
(05) 阐陀复言:「然我不喜闻一切诸行空、寂、不可得、爱尽、离欲、〔灭尽〕、涅槃。此中云何有我而言如是知、如是见,是名见法?」第二、第三,亦如是说。
(06) 阐陀复言:「是中谁复有力,堪能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
(07) 复作是念:「尊者阿难,今在拘睒弥国瞿师罗园,曾供养亲觐
世尊,佛所赞叹,诸梵行者皆悉识知,彼必堪能为我说法,令
我知法、见法。」

(08) 时阐陀过此夜已,晨朝着衣持钵,入〔波罗柰城〕乞食。食已还,摄举卧具,摄卧具已,持衣钵,诣拘睒弥国。渐渐游行,到拘睒弥国。摄举衣钵,洗足已,诣尊者阿难所,共相问讯已,却坐一面。
(09) 时阐陀语尊者阿难言:「一时,诸上座比丘住〔波罗柰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时我晨朝着衣持钵,入〔波罗柰城〕乞食;食已还,摄衣钵。洗足已,持户钩,从林至林,从房至房,从经行处至经行处,处处见诸比丘而请之言:当教授我,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
(10) 时诸比丘为我说法言: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
(11) 我尔时语诸比丘言:我已知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然我不喜闻一切诸行空、寂、不可得、爱尽、离欲、〔灭尽〕、涅槃。此中云何有我而言如是知、如是见,是名见法?
(12) 我尔时作是念:是中谁复有力堪能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
(13) 我时复作是念:尊者阿难今在拘睒弥国瞿师罗园,曾供养亲觐世尊,佛所赞叹,诸梵行者皆悉知识,彼必堪能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
(14) 善哉!尊者阿难!今当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
(15) 时尊者阿难语阐陀言:「善哉!阐陀!我意大喜,我庆仁者能于梵行人前,无所覆藏,破虚伪刺。
(16) 阐陀!愚痴凡夫所不能解,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诸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汝今堪受胜妙法,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17) 时阐陀作是念:我今欢喜,得胜妙心,得踊悦心,我今堪能受胜妙法。
(18) 尔时,阿难语阐陀言:「我亲从佛闻,教摩诃迦旃延言:世人颠倒,依于二边,若有、若无。世人取诸境界,心便计着。迦旃延!若不受、不取、不住、不计于我,此苦生时生、灭时灭。迦旃延!于此不疑、不惑,不由于他而能自知,是名正见如来所说。所以者何?
(19) 迦旃延!如实正观世间集者,则不生世间无见;如实正观世间灭,则不生世间有见。
(20) 迦旃延!如来离于二边,说于中道:所谓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生老病死、忧悲苦恼集;所谓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谓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生老病死、忧悲苦恼灭。」
(21) 尊者阿难说是法时,阐陀比丘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尔时,阐陀比丘见法、得法、知法、起法、超越狐疑、不由于他、于大师教法得无所畏,恭敬合掌白尊者阿难言:「正应如是,如是智慧梵行,善知识教授教诫说法。我今从尊者阿难所,闻如是法,于一切行皆空、皆悉寂、不可得、爱尽、离欲、灭尽、涅槃,心乐正住解脱,不复转还;不复见我,唯见正法。」
(22) 时阿难语阐陀言:「汝今得大善利,于甚深佛法中得〔圣慧眼〕。」
(23) 时二正士展转随喜,从座而起,各还本处。


紧兽树

林崇安教授

一、前言

由于根性的不同,佛陀对不同的弟子教导出不同的修行法门。但是修行的目的地都是相同的,例如,到台北101大楼参观的人,来的方式有不同:有的开车、有的坐捷运、有的搭公车、有的走路;来的方向也有不同:有的从信义路来、有的从松智路来、有的从市府路来。佛陀的修行教导,详略也有所不同,但是都是「文有差别,义无差别」。详细的修行法门是先建立闻所成和思所成的「正见」,而后以「六触入处」、「六界」或「五取蕴」作为观察的对象。六触入处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又称「内六入处」;六界是指地、水、火、风、空、识;五取蕴是指色、受、想、行、识。此中的色、受、想、行称作「四识住」。为了使「识取蕴」清净,禅修者经由勤修「四念住」,获得「止观双运」,接着现观「四圣谛」,而后继续修习,生起「八圣道」,灭除所有的烦恼。有的禅修者就喜欢这种细腻的禅修过程。以下就以释尊时期的一个实际的个案作说明。

二、如何才能得到见清净?

有一个时期,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这时有某一位比丘独自静坐禅修,内心这样想着:「比丘要如何知、如何见,才能得到见清净呢?」 这样想了以后,他就去看其他的比丘,告诉比丘们说:「各位尊者!比丘要如何知、如何见,才能得到见清净呢?」 比丘答说:「尊者!对六触入处的集起、息灭、爱味、过患、出离,要如实正知。比丘能这样知、这样见,就能得到见清净。」 这位比丘听闻那比丘的回答后,内心不喜,又去看其他的比丘,问那些比丘们说:「各位尊者!比丘要如何知、如何见,才能得到见清净呢?」 那些比丘答说:「对六界的集起、息灭、爱味、过患、出离,要如实正知。比丘能这样知、这样见,就能得到见清净。」 这位比丘听了他们的回答后,内心也不喜,又去看其他的比丘,问他们说:「比丘要如何知、如何见,才能得到见清净呢?」 那些比丘答说:「对五取蕴,要观察如病、如痈、如刺、如杀,是无常、苦、空、非我;能这样知、这样见,就能得到见清净。」


这位比丘听了比丘们的回答后,内心仍然不喜,便去佛陀的地方,顶礼佛陀后,退坐一边,告诉佛陀说:「世尊!我独自静坐禅修,内心这样想着:比丘要如何知、如何见,才能得到见清净呢?这样想了以后,就去看其他的比丘们,三处比丘所回答的是观察六触入处、六界或五取蕴。我听了他们的回答,内心不欢喜,所以才来看世尊,同样以这个问题来问世尊:比丘要如何知、如何见,才能得到见清净呢?」

三、佛陀的会通

佛陀知道这位比丘对不同的答案有所疑惑,所以先说譬喻使他容易理解,佛陀告诉比丘说:

在过去世的时候,有一人未曾看见过紧兽树,于是去找曾经看见过紧兽树的人,就问曾见过紧兽树的人说:『您知道紧兽树吗?』那人答说:『知道。』 又问:『它的样子怎样呢?』答说:『它的颜色黑得像火烧过的柱子。』因为那人当初看见的时候,紧兽树的颜色黑得像火烧过的柱子。 当时,那人听说紧兽树的颜色黑得像火烧过的柱子,内心不喜,再去找一位曾经见过紧兽树的人,又问他说:『您知道紧兽树吗?』那人答说:『知道。』 又问:『它的样子怎样呢?』那位曾经见过紧兽树的人答说:『它的颜色是红色而开敷,形状像肉段。』因为那人当初看见的时候,紧兽树的颜色是红色而开敷,形状像肉段。 这人听完那人所说,还是内心不喜,又再去找其他曾经见过紧兽树的人,问说:『您知道紧兽树吗?』答说:『知道。』 又问:『它的样子怎样呢?』答说:『毛茸茸地下垂,像尸利沙树的果实。』 这人听了,内心还是不喜,又去问其他知道紧兽树的人,问说:『您知道紧兽树吗?』那人答说:『知道。』 又问:『它的样子怎样呢?』那人答说:『它的叶是青色、叶面光滑、叶形长广,就像尼拘娄陀树。』 这位问紧兽树的样子的人,对所听到的都不喜欢,再去各处找答案;而那些见过紧兽树的人,都是顺着当时各人所见到的样子,对这人回答,所以所说的有所不同。 同样的道理,如果比丘们独自专心思惟,安住于不放逸,各经由不同方向去思惟佛法,最后不再生起烦恼,内心得到解脱。他们会随他们所体见的法义对别人回答。

四、得到见清净的详细过程

佛陀知道这位比丘喜欢详细的修法,而不喜欢其他扼要的法门,所以佛陀对他教导详细的获得见清净的过程。佛陀说:

现在你先听懂我下面所说的譬喻,聪明的人听了譬喻就可以了解法义。譬如,边地有位国王,善于修治城墙,四个城门坚固无缝,道路很平正。他在四个城门设置四位守门人,他们都很聪明,对进出的人看得很清楚。在城市中央的十字路口,安置床榻,城主就坐在上面。 如果由东方远来的使者问守门人说:『城主在何处?』守门人就答说:『城主坐在城市中央十字路口的床榻上。』那使者听了,前往拜见城主,接受指示,然后顺着原路回去。
如果南方、西方、北方远来的使者问守门人说:『城主在何处?』守门人一样答说:『城主就坐在城市中央十字路口处。』那些使者听了,都去拜见城主,接受指示,然后顺着原路回去。

佛陀接着告诉比丘说:

我刚刚说的是譬喻,我现在要解说法义:
所说的『城堡』,是用来譬喻人的粗重色身,就如《箧毒蛇譬经》所说的:箧是譬喻人的色身,是由地、水、火、风的四大所造成,是无常变坏的东西。四条毒蛇是譬喻人的四大,如果四大不调就会临近死亡。
『善于修治城墙』,是指正见。
『道路平正』,是指内六入处。
『四个城门』,是指四识住。
『四个守门人』,是指四念处。
『城主』,是指识取蕴。
『使者』,是指止观。
『使者的如实传言』,是指四圣谛。
『顺着原路回去』,是指八圣道。

佛陀最后告诉这位比丘说:

一位大师应为弟子所做的事,我现在都已经做了,这是因为哀悯你们的缘故,就像在《箧毒蛇譬经》中所说的一样。

那时,这位比丘听了佛陀所说的法后,专精思惟,安住于不放逸,增进修持梵行,……一直到能不再轮回后世,成为阿罗汉。 以上所介绍的这一经是《杂阿含经》的第1175经。

四、一些省思

(1)禅修者可以从简单的角度观察「六触入处」、「六界」或「五取蕴」之一门,最后所体证的都是一样的,因为这些对象不外是每人的身和心。
(2)整个禅修过程的详细讲解是从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到无学道。内含:闻、思所成的「正见」,而后以「六触入处」、「六界」或「五取蕴」作为观察的对象。为了使「识取蕴」清净,禅修者勤修「四念住」,获得「止观」双运,接着现观「四圣谛」,而后继续修习,生起「八圣道」,灭除所有的烦恼。

五、结语

佛法的方便虽有多门,但是目标是确定不移的,这目标就是获得「见清净」并超越生死轮回;所走的道路虽有不同,但都离不开止观。在这譬喻中,我们可以从远方而来的使者的眼光,来看整个使命的传达过程:他要先抵达正确的城(指正见),经过道路(内六入处),观察城门(四识住),接受守门人的检验和指引方向(四念处),而后面见城主(识取蕴),亲自听到指示(四圣谛),最后顺着原路回去(八圣道)。由此可以看出,使者所代表的「止观」,是整个修行过程中最重要的角色。

(内观杂志62期2008)


――――

【《紧兽树》经文】
(大一一七五;内一九○;印三九三;光二六九;S245)

(01)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02)时有异比丘独处坐禅,作是思惟:比丘云何知、云何见,得见清净?作是念已,诣诸比丘,语诸比丘言:「诸尊!比丘云何知、云何见,令见清净?」
(03)比丘答言:「尊者!于六触入处集、灭、〔味〕、患、离如实正知,比丘作如是知、如是见者,得见清净。」
(04)是比丘闻彼比丘记说,心不欢喜。复诣余比丘所,问彼比丘言:「诸尊!比丘云何知、云何见,得见清净?」
(05)彼比丘答言:「于六界集、灭、味、患、离如实正如,如是比丘如是知、如是见,得见清净。」
(06)时比丘闻其记说,心亦不喜。复诣余比丘,作是问言:「比丘云何知、云何见,得见清净?」
(07)彼比丘答言:「于五受阴,观察如病、如痈、如刺、如杀,无常,苦、空、非我,作如是知、如是见,得见清净。」
(08)是比丘闻诸比丘记说,心亦不喜,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静思惟,比丘云何知、云何见,得见清净?作是念已,诣诸比丘三处所说,具白世尊。我闻彼说,心不欢喜,来诣世尊,故以此义请问世尊:比丘云何知、云何见,得见清净?」
(09)佛告比丘:「过去世时,有一士夫,未曾见紧兽。往诣曾见紧兽者,问曾见紧兽士夫言:汝知紧兽不?答言知。复问其状云何?答言:其色黑如火烧柱。当彼见时,紧兽黑色如火烧柱。
(10)时彼士夫闻紧兽黑色如火烧柱,不大欢喜。复更诣一曾见紧兽士夫,复问彼言:汝知紧兽不?彼答言知。复问其状云何?彼曾见紧兽士夫答言:其色赤而开敷,状似肉段。彼人见时,紧兽开敷,实似肉段。
(11)是士夫闻彼所说,犹复不喜。复更诣余曾见紧兽士夫,问汝知紧兽不?答言知。复问其状云何?答言:毵毵下垂,如尸利沙果。
(12)是人闻已,心复不喜。复行问余知紧兽者,问汝知紧兽不?彼答言知。又问其状云何?彼复答言:其叶青,其叶滑,其叶长广,如尼拘娄陀树。
(13)如彼士夫问其紧兽,闻则不喜,处处更求,而彼诸人见紧兽者,随时所见而为记说,是故不同。
(14)如是,诸比丘若于独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所因思惟法,不起诸漏,心得解脱,随彼所见而为记说。
(15)汝今复听我说譬,其智者以譬喻得解。
譬如有边国王,善治城壁,门下坚固,交道平正。于四城门置四守护,悉皆聪慧,知其来去。当其城中,有四交道,安置床榻,城主坐上。
(16)若东方使来,问守门者:城主何在?彼即答言:主在城中,四交道头床上而坐。彼使闻已,往诣城主,受其教令,复道而还。
(17)南、西、北方远使来人,问守门者:城主何在?彼亦答言:在其城中,四交道头。彼使闻已,悉诣城主,受其教令,各还本处。」
(18)佛告比丘:「我说斯譬,今当说义:所谓城者,以譬人身粗色,如《箧毒蛇譬经》说。善治城壁者,谓之正见。交道平正者,谓内六入处。四门者,谓四识住。四守门者,谓四念处。城主者,谓识受阴。使者,谓〔止观〕。如实言者,谓四真谛。复道还者,以八圣道。」
(19)佛告比丘:「若大师为弟子所作,我今已作,以哀愍故,如《箧毒蛇譬经》说。」
(20)尔时,比丘闻佛说已,专精思惟,不放逸住,增修梵行,乃至不受后有,成阿罗汉。

―――――


【《箧毒蛇譬经》经文】
(大一一七二;内一八七;印三九○;光二六六;S238)

(01)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睒弥国瞿师罗园。
(02)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譬如有四蚖蛇,凶恶毒虐,盛一箧中。
(03)时有士夫,聪明不愚,有智慧,求乐厌苦,求生厌死。时有一士夫语向士夫言:汝今取此箧盛毒蛇,摩拭洗浴,恩亲养食,出内以时。若四毒蛇脱有恼者,或能杀汝,或令近死,汝当防护!
(04)尔时,士夫恐怖驰走,忽有五怨,拔刀随逐,要求欲杀。〔人复语言:有五怨拔刀随逐,要求欲杀。〕汝当防护!
(05)尔时,士夫畏四毒蛇及五拔刀怨,驱驰而走,人复语言:士夫!内有六贼,随逐伺汝,得便当杀,汝当防护!
(06)尔时,士夫畏四毒蛇、五拔刀怨及内六贼,恐怖驰走,还入空村。见彼空舍,危朽腐毁,有诸恶物,捉皆危脆,无有坚固。人复语言:士夫!是空聚落,当有群贼来,必奄害汝。
(07)尔时,士夫畏四毒蛇、五拔刀贼、内六恶贼、空村群贼而复驰走,忽尔道路临一大河,其水浚急。但见此岸有诸怖畏,面见彼岸安隐快乐,清凉无畏。无桥、船可渡得至彼岸,作是思惟:我取诸草木,缚束成〔筏〕,手足方便,渡至彼岸。作是念已,即拾草木,依于岸傍、缚束成〔筏〕,手足方便,截流横渡。如是士夫,免四毒蛇、五拔刀怨、六内恶贼,复得脱于空村群贼,度于浚流,离于此岸种种怖畏,得至彼岸安隐快乐。」
(08)「我说此譬,当解其义。
比丘!箧者,譬此身色,粗四大、四大所造,精血之体,秽食长养,沐浴、衣服,无常变坏危脆之法。
(09)毒蛇者,譬四大──地界、水界、火界、风界。地界若诤,能令身死,及以近死;水、火、风诤,亦复如是。
(10)五拔刀怨者,譬五受阴。
(11)六内贼者,譬六爱喜。
(12)空村者,譬六内入。善男子!观察眼入处,是无常变坏;执持眼者,亦是无常虚伪之法。耳、鼻、舌、身、意入处,亦复如是。
(13)空村群贼者,譬外六入处。眼为可意、不可意色所害,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为可意、不可意法所害。
(14)浚流者,譬四流──欲流、有流、见流、无明流。
(15)河者,譬三爱──欲爱、色爱、无色爱。
(16)此岸多恐怖者,譬有身。
(17)彼岸清凉安乐者,譬无余涅槃。
(18)〔筏〕者,譬八正道。
(19)手足方便截流渡者,譬精进勇猛。
(20)到彼岸婆罗门住处者,譬如来、应、等正觉。
(21)如是比丘!大师慈悲,安慰弟子,为其所作,我今已作,汝今亦当作其所作!于空闲树下,房舍清净,敷草为座,露地冢间,远离边坐,精勤禅思,慎莫放逸,令后悔恨,此则是我教授之法。」
(22)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