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在南怀瑾身边  

2013-12-17 16:42:25|  分类: 永远怀念我们的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怀师身边,亲聆教诲,时时如沐春风,而怀师精神之健旺、体力之充沛、思维之敏捷,尤令人叹为观止。虽然每日工作紧张而繁忙,且多做少眠,然其风貌多年如故,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老师”———几乎
是唯一的称呼
在怀师身边呆上几天后,我便发现,“老师”二字几乎是所有常来的客人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对怀师的唯一称呼,无论怀师在场不在场都是一样。使我觉得饶有兴味的是,怀师的小儿子南国熙也这样称呼父亲,只有一、两次当国熙单独和怀师说事时,才叫一声“爸”。起初我还感到有点奇怪,后来想这大概也是约定俗成,大家都叫“老师”,国熙自然也就从众了。而偶尔从美国来香港的国熙的哥哥南一鹏,却还不习惯叫“老师”,所以见了怀师还叫“爸”。虽然怀师曾先后在多所著名大学担任教授和研究生导师,且精研儒、释、道3家之学,是驰名海内外的著名国学大师和密宗金刚上师,又有众多的院长、校长、理事长、董事长头衔,但怀师的学生和弟子习惯在口头上称“老师”,而在书面上则通常称“怀师”或“南老师”。比如,怀师在70寿辰之际,学生们写了很多感人的回忆性纪念文章,辑成一书出版,书名便是《怀师———我们的南老师》,这两种称谓既平易亲切,又饱含着深深的师生之情。
其实,怀师对“老师”这个称谓也并不那么赞同,那么,怀师为什么又默许了“老师”的称呼呢?一次茶叙,怀师谈及称呼“老师”的问题,不无幽默地说:“人嘛,总得有个称呼,有个代号。大家都叫老师,老师便成了我的代号,那也就只好如此了。总不能见面叫南老头儿吧!”说得大家忍俊不禁,都笑了起来。
怀师的烟确实
抽得有点儿勤
怀师抽烟是出名的,喝茶时抽,看电视新闻时抽,晚餐前与客人晤谈时抽,茶叙和讲课时也抽,虽然谈不上烟不离嘴,但确实抽得有点儿勤,而且主要抽混合型的英国“三五”牌名烟,偶尔也会抽上一点儿“登喜路”。
大家对此情况都很熟悉,所以来看望老师的新知旧雨,无论是本港,还是大陆、台湾,抑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往往会带些烟来,主要也是“三五”,于是,专供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三五”便在老师这里荟萃一堂。
怀师是不抽烤烟型香烟的,无论多好的烟也不抽。曾有内地来的人士不清楚这个情况,有时会带来“熊猫”、“中华”这些烟中极品来看老师,老师随后便转赠他人了。
有一次,茶叙时涉及烟草这个话题,怀师笑着说,“其实,我并不往肺里吸,只是在嘴里转一转,就吐出去。”
噢,这就是老师抽烟的秘密了,后来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真如此。难怪怀师烟抽得勤,但决不像其他烟民那样,抽得痰多咳嗽。
怀师的酒与茶
怀师不饮酒至少也有几十年了,所以怀师这里尽管有中外各种名酒,那都是招待客人用的,而怀师自己一直都是以茶代酒。
不过偶尔也有例外。一次有客人带来几瓶西安“稠酒”,这种酒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马万祺先生的女婿彭嘉恒先生和亚视新闻总监魏承思先生一再指说这种酒度数如何低,味道如何好,营养价值如何高,动员老师品尝,大家也都跟着敲边鼓,最后,老师终于饮了一小怀。
这种外观呈乳白色的稠酒,甜中略带点儿酸,酒味极淡,像是酒酿或饮料,称之为酒似乎有点儿冤。
还有一事,倒不是喝酒,却与酒有关。一次茶叙,封太太把带来的几种冰淇淋摆到了桌上,请大家分别品尝。彭嘉恒遵照师嘱,把英国威士忌倒进小瓷碗里也端上了桌。怀师用小匙往盛冰淇淋的小碗里放了少许威士忌,建议大家都试一试。于是,众人纷纷效仿,一经品尝,齐声喝彩,那味道真是好极了。怀师微笑着说,这是当年在上海的高级娱乐场所学的,一定要放威士忌或白兰地才好,倘是其他的酒便出不了这种味道。
与酒不同,怀师每天都要喝茶,而且只喝一种并不名贵的“老茶”。这是怎么回事呢?
有一次,怀师谈起当年在峨眉闭关阅藏的往事,“穿上僧衣,住在庙子里,一切都是禅林里的规矩,每日一餐,过午不食。到了晚上,嘴里淡淡的,又没有东西吃,便泡茶喝,用高山上的雪水煮开后泡清茶,染上了茶瘾,把胃也喝寒了。”怪不得老师现在别的茶一律不喝,只喝那种有暖胃功效的“老茶”。
南瓜稀饭与云南酸菜汤
怀师每天晚餐的“保留节目”是两小碗稀饭,北方则叫作粥,碗很小而且盛得不满,大概在八成左右。即便如此之少,怀师有时还仅仅吃上一碗。那稀饭通常是小米做的,有时放些红薯,做成红薯稀饭。有一次封小平先生到东莞去办事,带来几个大南瓜,怀师便连续吃了若干天南瓜稀饭。记得第一次吃南瓜稀饭时,怀师边吃边赞叹道:“这个红薯稀饭不错。”大家听了便笑,说这是南瓜稀饭,不是红薯稀饭。怀师一听,也笑了起来。后来,几个人也都尝了尝,居然也没吃出南瓜味,真的很像红薯稀饭。
以后天有些凉了,怀师的稀饭便变为薏米小米稀饭了。
有一天,我想起从北京带来的云南酸菜,就考虑如何给老师和大家换换口味。这种云南酸菜极有特色,专以昆明郊区盛产的两尺多高的苦菜腌制而成,又酸又辣,且久存不坏。


次日晚餐我把酸菜汤端上桌,向老师和在座的诸位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时,坐在怀师身边的马有慧小姐马上给老师盛了一小碗。怀师尝了两口,连声赞道:“这个好,这个好。”这餐饭,怀师没喝稀饭,连吃了两碗酸菜汤泡饭,汤的确有些辣,但怀师吃得很舒畅,连鼻尖上都沁出了细小的汗珠。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