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时代需要真正的大师  

2013-12-11 11:06:16|  分类: 永远怀念我们的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需要真正的大师——缅怀南怀瑾先生
                                                                            陈全林(《益生文化》秋季卷卷首语)
    南怀瑾先生仙逝一周年了,我们缅怀一个真正的国学大师。过去、现在、未来,南先生都是中华文化养育出来的能立足千古而不朽的大师。佛教讲因果。南怀瑾先生生前所做的伟大贡献,他的人格,他的学问,他的著作,他的教化,他的影响,他的慈善,都是一个因,注定在未来的时空,他依然是国学大师。在这个时代,“大师”是一个泛化了的、缺少含金量,甚至带有贬义和讽刺意味的词语。气功热的时候中国出现过无数的“大师”,国学热的时候也有很多人自称或被称为“大师”。很多“大师”没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时代,需要真正的文化大师,科学大师,宗教大师,道德文章大师,哲学思想大师,也需要大师一般的政治家,引领时代的发展,引领民众的精神,引领民族、国家的方向。
    大师来自历史的积淀、时代的因缘和大师的发心。南怀瑾先生之所以成为大师,既有南家百年的书香家教,也有浙江千年的文脉影响,更有中国封建社会数千年的文史积淀。南先生出生在中国封建王朝没亡时的一个古老家族,接受了正统的、传承了千百年的“封建教育”。这样的已成历史的教育使南先生从小谙熟经史,四书五经,史书词章,是南先生的童子功。那个时代的读书人都要接受这蕴含中国数千年历史文化精华的教育。
    南先生青年时代正赶上中国的大变革,这个大时代,因为国家的灾难、民族的灾难、国民的灾难,必然会有很多人因救世救国救民而成为时代人物、历史人物。1949年之前,中国各界有很多群星璀璨的大师诞生,就是大时代的因缘所赐。而现在是一个安乐的、缺乏家国情怀的“小时代”,很难培育出大人物。
    在大时代里要成就一份伟大的事业还需要发心。比如鲁迅,原在日本留学学医,他看到:“其时正当日俄战争的时候,关于战事的画片自然也就比较的多了,我在这一个讲堂中,便须常常随喜我那同学们的拍手和喝彩。有一回,我竟在画片上忽然会见我久违的许多中国人了,一个绑在中间,许多站在左右,一样是强壮的体格,而显出麻木的神情。据解说,则绑着的是替俄国做了军事上的侦探,正要被日军砍下头颅来示众,而围着的便是来赏鉴这示众的盛举的人们。这一学年没有完毕,我已经到了东京了,因为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鲁迅弃医从文,成了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这种成就来自鲁迅先生的伟大发心。
    南怀瑾先生走上国学路,来自他的伟大发心。在《点灯的人——南怀瑾先生纪念集》里,南先生的民国故人在先生辞世后讲述了南先生的伟大发心。南先生看到“五四运动”打到孔家店、打到中华文化的结局,必然会毁亡中华文化,他要站出来,尽此一生弘扬中华文化,为往圣继绝学,为中华存文脉,为后代传精神,为世界传正道。他在峨眉山闭关时就在普贤菩萨像前发了大愿,请同道作证,大愿感得虚空生明。那年,南先生才26岁,直到他辞世的95岁,70年里孜孜以求,就为行愿。这也是南先生的修行与成就,更是他的寄命所在。他成了影响时代的大师,是把精神、生命、著作融化到中华文化、世界文化命脉的大师,更是能影响未来的大师,他给中国、世界贡献的是大智慧,传递的是正能量。中华文化会因南先生的存在而更辉煌,绵延更久。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