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有雅兰的博客

质朴、自然、不事雕琢,内心浪漫,与世无争,强调个性而不张扬。

 
 
 

日志

 
 

对南怀瑾先生评价之个人观点---转发  

2013-12-11 11:40:41|  分类: 永远怀念我们的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由南吧发表

南怀瑾先生去世后,我关注了下网上的评论,毁誉呈两极化,对于许多品评,我看了真的只能苦笑一下,南先生在这个时代,敢于坚持己说,不为时代所转,真的需要很大的愿力和悲心。我虽不才,但对于许多集中的意见观点也不妨发表一下自己的认识:


南怀瑾究竟是不是国学大师?要承认或者否定这点的先决前提是:你究竟是否承认中国文化的内核是“心性之学”?是以“直觉性”为基础,而迥异于西方以理性逻辑展开的文明体系。1958年元旦,唐君毅、牟宗三、张君劢、徐复观四人联名发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 》一文,其第六节”中国心性之学的意义“中明确指出“我们从中国人对于道之宗教性信仰,便可转到论中国之心性之学。此心性之学,是中国古所谓义理之学之又一方面,即论人之当然的义理之本源所在者。此心性之学,是为世之研究中国之学术文化者所忽略所误解的。而实则此心性之学,正为中国学术思想之核心,亦是中国思想中之所以有天人合德之说之真正理由所在”,由此在当代新儒家那里,或在南怀瑾先生那里,都承认“直觉性”、超验的“心性之学”实为中国文化之血脉,所以当你首先对此没有清晰的了解和肯认,而以为中国文化的核心只在词章之学,只在训诂等朴学上,如何能理解南先生思想的价值和意义呢?所以对于是否是国学大师的争论上,分歧点首先出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上。


南怀瑾先生从来没有过当学者的念头。今天他的书据我所知基本都是讲课所录而成,唯一撰写的就是那本《禅海蠡测》,当年南先生的书首先是复旦出版社引进的,引进的第一部书即《论语别载》,没有想到销售量大大出乎复旦出版社的意料,本意是想接下来把《禅海蠡测》引进来,但后来出版社认为此书太古奥,认为没有人看得懂,所以作罢。由此引进的第二部是演讲而成的《历史的经验》。时至今日,南先生唯一写的那本《禅海蠡测》是南书中最受人忽略的书之一,这就是悲哀之处,正如其在1981年讲述《中观与唯识》中所说:
“那么尤其这个份量非常重的课,是希望大家听了,以自己的修证,真能够求证到一点成果的。如果作为普通学术的演讲,我还不愿意讲。原因是什么?那觉得是浪费”,
“一个人讲一门学问,对别人没有利益的,对自己是光造成自己的讲学上课的威望的,那是犯菩萨戒的,那是不该的。所以一种课程的说法讲出来,是希望别人能够得到利益的。因此我对这个课程看得非常严重!”
“《瑜伽师地论》我们去年为一般同学们开(讲)短短的一点,只提到小乘证果的主要的法门。但是我看同学们接受的程度、接受的能力非常差。在一个人等于说拿出大量的黄金珠宝要布施出来的时候,结果碰到一批乡下老百姓,他黄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珠宝对他没有用,这就丧失了那个价值,所以这个课程赶紧就又结束了。”
所以我们所看到的书,都是在南先生如此一个讲学的机缘下形成的,他根本上本不把这些作为“学术性”的讲演,而是宗教学形态下的化众,你今天说这些东西浅显,这些不考究。你是从一个学术性著作的立场去看待,这是不谛当的。张中行先生说《论语别载》里面有很多的错误,他也是以训诂等朴学的观点去说的,但问题是如果按照清朝兴起的训诂等朴学观点,陆象山的《孟子》学也站不住脚,那王阳明呢?泰州学派呢?这些宋明知识分子的学问都没价值了吗?恰恰相反,在南怀瑾等人眼中,这些“学者”搞出的学问可能才是糊涂之学呢。举个例子,张中行先生写过一本《禅外说禅》,这部书中按照禅宗的观点,有许多的错误,这种错误不仅仅是字词考据上的,而是知见上的。那按照张批评南的方式,南怀瑾先生大可把这些谬误一一例举,如此岂不也可让张先生不堪?!或者有人说张中行那部书不是叫《禅外说禅》吗,已经道明了是站在禅宗立场外来看待此学,那南怀瑾先生哪部书又不是以别裁、他说、蠡测、旁通等命名之?我有一次听当今一位训诂名家讲某古学第一段,每个字都考究一番,旁征博引。然后讲出他自认为的那个意思,但最后把整句串起来,再把前后句串起来,根本不通。我相信,如果这些算“真”学问,南先生是绝对看不上眼的,也无心和这些学者辩驳。有人认为南怀瑾先生的书浅显,不深入。持这种观点的,往往属于看了一些“学术类”专著,感觉南先生的书不够学术化了。其实南怀瑾先生自身的经验已经告诉我们缘由了,他说“但是我看同学们接受的程度、接受的能力非常差。在一个人等于说拿出大量的黄金珠宝要布施出来的时候,结果碰到一批乡下老百姓,他黄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珠宝对他没有用,这就丧失了那个价值”,这不是自显其高明,而是的确如此,我相信他的内心是甚为孤独的。正如他自己写的那本书《禅海蠡测》甚少受人关注,而对普通大众讲演而成的书却大受欢迎一样,他内心甚明了大众的接受能力,所以我在他书中看到许多他对于佛家和儒家核心问题的论述,比如当年内学院欧阳渐和熊十力的论争等等,但可惜都是寥寥数语而过,但足以见到他对这些问题见识上闪光的智慧!但他明白许多这些深入的话题,听众未必能理解,不能让底下受众理解的事就不谈,所以不刻意展开,因此如果根据南先生的讲演内容认为他不够格为大师,那绝对是对他学力和见识的极大误解!






1















还有人以“证量”来看南先生是否为国学大师。这里我先摘一段南怀瑾先生讲课中的自白:“实际上在我个人讲这个课也很痛苦的,很吃力。比如像我现在昼夜给讲课的时间差不多占了大部分,一个礼拜都没有时间了,加上许多事务性,也就是可以说没有一点时间自己可以休息了。”
以下是《续高僧传》中天台智者大师晚年说的一段话:“吾不领众,必净六根。为他损己,只是五品位耳。”
南先生这么多年来,昼夜讲学,在90高龄还维持如此频繁的与社会各界人士的交流教学,老人家真是菩萨心肠啊!如果不是有很深的悲愿和真挚的宗教热忱,如何能坚持下来?这份体力与精力其实也得益于南先生的修养,但同时常年的讲学应酬,也耗去了他许多个人的时间,正如智者大师说的,只因“为他损己”啊!所以在宗教的立场,我们更应看到的是南先生“不舍众生”或者“不住境界”的悲悯之心,而不是去寻探种种异相,以此来衡量“大师”。
最后学术盛衰,当于百年前后论升降焉。对于南怀瑾先生的评价,我认为还是不要匆匆下一些不负责任的评断为好,对于这位智慧老人,我们应该更多的给予一份理解和尊重。历来持中国文化复兴论者,其信心其实都来自于中国心性之学,如钱穆先生晚年所论:“中国文化中,“天人合一”观,虽是我早年已屡次讲到,惟到最近始彻悟此一观念实是整个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之归宿处。去年九月,我赴港参加新亚书院创校四十周年庆典,因行动不便,在港数日,常留旅社中,因有所感而思及此。数日中,专一玩味此一观念,而有彻悟,心中快慰,难以言述。我深信中国文化对世界人类未来求生存之贡献,主要亦即在此”,在当今中国文化晦暗之时,无论是对于新儒家还是南怀瑾,都不可能有一个客观公允的评价。以上匆匆作文,只表心迹,不争是非。愿南先生乘愿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